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无法错过的你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猫又又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乾隆二十二年,四月下旬。

经过舟车劳顿,程沅沅平平安安到达京城,一路所见不过是生民安居乐业,竟连个小蟊贼都没遇上。

不过,比起西北的黄沙漫天、大漠戈壁,京城的旖旎繁华、酒楼林立是大不相同。被一众士兵围着的马车撵过青石板路,她掀开帘布,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却丝毫提不起兴致。

不多时,马车停在临近皇城的一座府邸前,她和札兰泰入府安置,而她阿玛不顾风尘仆仆甲胄未脱,便直接入宫觐见去了。

将军府的下人们手脚麻利的忙碌起来,札兰泰通体舒畅地与妹妹走进回廊,不无感叹:“我们可是有几年没回京了。佳宁,你说京城好还是西北好?”

“哪里还不都一样,反正我总要跟着你和阿玛。”程沅沅没心情闲聊,又不是来看景儿的,心烦地随手揪了把旁边的柳树叶子。

札兰泰讪然一笑,存心找茬道:“当然不一样,你若喜欢京城,不如趁早嫁了,那以后跟着的就不是我和阿玛而是你的夫君了。”

又来了,这个札兰泰,成天不拿这事笑话她就浑身不舒服!程沅沅使劲剜了他一眼,“你再说,我就告诉阿玛说你欺负我,让阿玛把你吊起来打!”

“好好的生什么气,你哥我说的是实话,看见好的得赶紧下手,不然被别家抢了去~”札兰泰倒不是存心调侃妹妹,而是他们久不在京,妹妹又早到了适婚年龄,谁知道还剩下多少好的没定亲。阿玛这次军功在身,真看上哪家小子,正好求皇上指婚。

程沅沅反唇相讥,“你少来管我,自己还不是光棍一个。”

“怎么说话呢。”札兰泰被妹妹的扎心话说得面子上挂不住,他也不想打光棍,是当年皇上说要亲自指婚才耽误至今,要是阿玛为佳宁的事求皇上,说不定皇上能顺道把他想起来。他心里打着算盘,面上却不显地对妹妹说:“行了,你快去收拾早点安置,明日还要进宫。”

程沅沅顿住脚步,“我进宫干什么?”

“你之前还心心念念记挂着,怎么进了京反倒把海兰格格给忘了?知道你入京,她少不得正巴巴地等你呢。” 眼见前面就是妹妹住的院子,札兰泰说完,转身朝自己住的东院走去。

第二日,阖府上下起了个大早。

程沅沅在她阿玛和哥哥上朝后,被府中的老嬷嬷打扮一翻,踩着花盆底由两个婢女扶着上了马车,然后一路缓缓地到了宫门前,等着递牌子入宫。

高高的朱红宫墙,在太阳的照射下恢宏壮阔,沿途遇见的宫女太监大都神情肃穆有条不紊,瞧着都觉得沉闷压抑。程沅沅暗自舒了口气便不再东张西望,只随着引路宫女走过夹道,再穿过一道道长得望不到头的回廊,终于到了翊坤宫。

她的手帕交西林觉罗.海兰格格就住在这里,因是殉国的参赞大臣三等襄勤伯鄂容安的遗孤,当年由皇上下旨让皇后收其为养女,虽同为满洲贵族的格格,但海兰深受皇恩又深得太后、皇后喜爱,所以在身份上是要高出她一截的。

随着太监的唱和,程沅沅由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带着走进正殿,一路上垂着头不敢多看,听见有人提醒立刻跪地行礼。待叫了起,便有人将她扶起,却正是海兰。

海兰与乌雅佳宁同龄,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生得眉目含笑,有点婴儿肥的圆脸上还有个梨涡,看起来十分讨喜。程沅沅看着她就不由得松了眉头,脸上带了笑容。

皇后在旁温柔端庄地瞧着,虽知她们一对小姐妹久别重逢定会有说不完的话,但还是提醒她们该去给太后请安了。

后宫中尊位最高的莫过于太后,皇后带她们入坤宁宫时,各宫的娘娘们、未成年的阿哥格格都在。程沅沅看着满屋子的人有些头大,但她还记得札兰泰的提醒,他们家虽久不在京但宫里哪家是热灶冷灶还是要知道的。

如今那拉皇后主理后宫,而最得盛宠的是令妃,其他排得上号的也就是舒妃、嘉嫔等人。她向太后行了叩拜大礼,然后由皇后引荐与各宫娘娘见礼时,紧着把几个重要的记住了。

受宠的几位不见得是胜在容貌出众,而是瞧着都很温婉,尤其令妃一双含情的丹凤眼,温柔中又带着妩媚,接人待物很是周道,不摆架子又有几分爽利。或许,当今的乾隆皇帝喜欢可心懂事儿的类型吧……程沅沅如是想,在应对太后以及各宫娘娘高频的问话面前越发觉得心累。

但因着皇后和海兰的关系,她又不能装透明,只好别人问一句,她中规中矩地答一句,尽力做到不出错。没成想聊着聊着,前朝传来了消息:

兆惠晋封一等武毅伯、授定边将军衔,连一众将领富德、阿桂等人也跟着加官进爵。为救兆惠突围阵亡的和起不仅被追赠一等伯,更有其子和隆武世袭一等子爵,合家从镶蓝旗抬入了正黄旗。除此之外,前定边将军达尔党阿,此次因贻误军机放走叛首被夺爵贬谪,两相比较,更显得乌雅氏得脸。

一时间话匣子又打开了,也不知是不是程沅沅的错觉,她觉得好几位娘娘看她的眼神放光,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好东西惦记上似的。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一点也不喜欢皇宫。”御花园中,带着程沅沅出来透气赏花的海兰幽幽叹了口气,“虽说明年选秀,但兆惠将军定要返回西北统领军务,你总能跟着走的。即便到时入宫,只要皇上下旨赐婚,其实在这紫禁城也待不了多久。”

“什么?选秀!”程沅沅震惊地瞪大眼睛,不知海兰为什么好端端的提起这茬。

怪不得札兰泰说那些话,连她那阿玛都侧面问过,是盘算着提前为她选好人家吧。若她正经等着嫁人,自然要先下手为强选个最好的,可她志不在此呀。

那刚才瞧着她两眼放光的娘娘们……程沅沅赶紧摇了摇头,选不选秀得跟目标任务挂钩,说不定选秀前早就完成任务功成身退了,何苦现在提前着急。

她兀自松了口气,正打算跟海兰解释自己的异样,却见她根本没放在心上,反而神情落寞郁郁寡欢。想到她父母俱亡,一个孤女独自在深宫中,不禁起了恻隐之心,“我没觉得紫禁城不好,不过你若想从这里出去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海兰疑惑地问:“有什么办法?”

“嫁人呗,我选秀还不是为了嫁人?等皇上皇后为你选了额驸,照样可以出宫。”整天被札兰泰取笑,程沅沅这会儿调侃起别人倒也驾轻就熟。

“你呀……”海兰面上一红,娇羞地要打她,却被她灵活地躲开了。

御花园中漾起的欢笑声让准备向太后请安路经此处的乾隆皇帝不禁驻足,问道:“与海兰格格一处的姑娘是谁家的?”

李玉躬身道:“回皇上,那是兆惠将军的女儿,佳宁格格。”

乾隆含笑地点了点头,径自从旁走过。既是兆惠的女儿,他心里有了数。

都道世事难料,各家秀女入紫禁城一遭,这因缘际遇都是各不相同的。

……

此时,宫门外,等着的兆惠和札兰泰见佳宁迟迟未出,正想找人去打听的时候,翊坤宫的太监就来了,

“主子娘娘留佳宁格格陪兰格格一晚,两位大人请回,明日再来接格格出宫就是。”

送走了翊坤宫的人,兆惠先上了八台官轿,札兰泰对身边的人笑道:“福康安,劳你在这儿候着,想见佳宁也不容易吧?”

锦衣华贵的年轻侍卫负手而立,眉宇间难掩桀骜,斜眼看向马上的札兰泰,“我明明是向你阿玛请教准噶尔平叛和西北的局势,关你妹妹什么事?”

札兰泰心想:小子,接着装,你不就是承袭父荫,年纪轻轻当上了一等侍卫,跟爷在这儿装蒜!

他兀自翻身上马,“不是就不是,反正等佳宁出宫,我们即刻返回西北,你想见还见不着呢。”说完,扬鞭打马,追着前面的轿子而去。

福康安目送他们离去,又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宫门,心里到底有几分失望。当年的约定虽是童言无忌,但好歹舍了贴身的玉扳指出去,总得见上一面才好……

……

延伸阅读

每次轮回都在凶案现场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bocaa.cn/uflv.shtml
伴随着一阵摇晃,柳卫再次恢复一些意识。“啊,头好痛,怎么回事,我是死了吗?但是感觉好

小富婆来到阎王殿  http://www.bocaa.cn/uifa.shtml
齐飞虎驾驭着自己的魂魄元神急匆匆的寻着黑白无常的踪迹追去……。一路上卫梦娇不断的喊叫

穿成霸总的佛系情人之县主帖(9)  http://www.bocaa.cn/gkd8.shtml
镇北侯才回到府中,便听说了女儿被刺杀的消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自己的仇敌。去问

冲出太阳系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bocaa.cn/a4rc.shtml
“谢谢你,程更。”顾臻并没有责怪程更的意思,这句话他也是发自内心的。他方才的沉默不是

他只喜欢我的钱之第九章(9)  http://www.bocaa.cn/dqsr.shtml
和唐缇一起回到教室后,李珍玛和她两个小跟班才才刚刚到教室。顾我将作业交给了课代表,翘

开局从吞噬开始之胜与负  http://www.bocaa.cn/nhb8.shtml
强盛的火光淹没了符羽,谁都不知道,在那灿烂的火光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有符羽才知道,自

凶君少一加入跑男  http://www.bocaa.cn/pxmo.shtml
有人觉得进度有点慢,所以打算快些加入跑男,有些事情回忆插叙的方式写出。还有记得加群,

至尊狂兵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bocaa.cn/uax.shtml
一阵耀眼金光之后,东皇钟便瞬间失去了光华缓缓落入若水河中,原本彤红的天空暗了下来,奔

梦魇追凶两人一起洗的澡?  http://www.bocaa.cn/6t0j.shtml
阎笑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哪里见过这种混乱场面,吓得腿直打哆嗦都快哭了,连连向南宫希佑问

穿成恶毒男配后我攻略了男主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bocaa.cn/yf8o.shtml
第四章城隍施粥谢崇华回到家中,还在门口便听见里头有说话声,母亲的声音听来十分高兴。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诗情意入三分第六章

    虽然黎九九现在都是早出早归,但并不妨碍她每天定时定点的抽出时间,蹲守在沈映阳的家门口。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沈映阳渐渐的被她磨得没脾气了。“诶,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和阿晏说是我说的啊。你要是出卖我,我就打你,知道不?”黎九九重重的点头:“沈映阳叔叔,你说吧,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你能别叫我叔么?

  • 挥别男主,拥抱反派[末世]在线阅读第4章

    “看你MB!”李逍遥心里骂了一声。他知道,这黄铁匠是真的看不起他!李逍遥走到柜台,扫了眼货架上的东西。刀枪剑戟,盔甲,战靴等等,一应俱全。看到这里,李逍遥寻思着,系统送的那些破烂,也该换换了。想到这,李逍遥瞄了眼黄铁匠道:“黄铁匠,听说你骂我了?”黄铁匠呵呵了一声,道:“骂你又怎么了?”“不怎么,我

  • 玄菟少年天香酒楼

    上河郡,作为北城王朝仅次于帝都的第二大城市,其繁荣度让得沈腾这个乡巴佬叹为观止街道上人山人海,几乎每个人穿的都是锦罗绸缎,极少能看到穿着麻布衣衫的行人,除了乡下过来给各大商铺供给肉食,鱼类的农夫,沈腾走在街上不断被人打量着,他这身行头就差一个饭碗,就成了典型要饭的。上河郡分为东西南北四条主街道以及密

  • 从零开始的假酒生活忽然而已

    “下班了!走了走了!”周围的同事们一个一个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寒冬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墙上挂着的时钟,时间不早了。寒冬慢慢走回家,像之前每一天那样重复做着一模一样的事情,连顺序都没有变过,好像从一开始,很多东西就没有变过。寒冬眨了眨眼睛,躺在床上,把被子拉到下巴,侧头看了一眼窗帘后的光线,才闭上眼

  • 原来我是男主的作精白月光之回到帝都

    亮蓝的涟漪在深红的酒液里荡开,乐声震耳,觥筹交错模糊了长夜漫漫。伊蕾莉雅一身浅紫晚礼服立于灯火阑珊处。纯黑的花边从高开的裙摆一直蔓延到胸前。白皙双腿露出,脚踝系着条玄色纱巾。皓腕举杯,墨发错落出千般璀璨。她上半脸盖了白银面具,薄唇勾起,疏淡高贵若寂夜女皇。这是化妆舞会,这场舞会,为即将离开Area-

  • 大千永鉴书生的烦恼

    碗里的姜汤还剩些许,衣服上的湿气也渐渐被炉火逼了出来,掌柜的望着一脸苦闷的书生,似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似是漫无目的的看着书生,张口说道“大家同坐一席这么久,竟忘了问公子大名,不知公子贵姓?”“呀,是在下有些失礼了,初临贵店,叨扰许久,却连自家名姓都未告知,实在失礼。”书生有点惶恐的说道,继而说出了自己

  • 丞相前妻想篡位之猛虎出击

    黄昏时分,余热消退,残阳如血,秋叶飘零,凉风习习,枝鸟鸣归。罗月松报仇心切,在丛林中碎步疾行,四处找寻着日军的踪迹。忽觉身后有动静,月松立即警觉地闪身藏到一片灌木丛中。不一会,一队日军出现了。月松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而今又是只身作战,虽然报仇心切,但月松知道要想多杀敌人,必须得先保存自己。那队日军

  • 梦黑异界大混战在线阅读第1章

    公元2050年,南极洲“再过不久我们就要到南极点了”也许是因为一路的寂静,旅游团队长雷诺忍不住发出声音,甚至忘了在恶劣的环境中要少说话节省体力的守则了。他看了眼一男一女的两位团员,又瞅了瞅比团员还多一倍的队员叹了口气。几个小时前,这对青年男女找到雷诺说要去南极点,南极点虽然被开放了,但因为南极越来越

  • LOL:巅峰王者蠢萌戴小果【第三更】

    餐馆之内,吴凡郁闷的顶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而坐在对面的戴小果连连道歉。“真的很对不起,对了表示我对你的歉意,请你吃饭吧。”吴凡嘴角一阵抽搐,用盖伦拿来的冰毛巾敷着红肿的脸颊,一脸哀怨的说道:“真是的,看你个子不高,没想到力气这么大。”戴小果嘿嘿一笑道:“哪有,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啦。”吴凡果断石化:我

  • LOL:开局杀了乌兹在线阅读第10章

    斯科特的咆哮之后,黄蜂队的进攻明显改变了不少,他们的进攻更加的凶猛,伴随着黄蜂队球迷的嘶吼声,他们在第二节最后一分钟的时候,终于追平了对手,并且在结束的时候射手佩贾在三分线左侧命中一个三分。比分也变成了39:36。黄蜂队领先三分,这个结果让斯科特的脸色好看了不少,也让替补席上的氛围解冻了不少。沈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