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次元大爆炸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flysheep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旋即,整个角斗场上鸦雀无声。

无论是外围的观众还是比赛当中的人,抑或是主持台上的内院院长和两名导师,以及上一届的内院学员。

全都被震惊了!!

那斗天见了震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一名六转角斗士啊,而且,他一直以来不都是一名三转角斗士吗?他怎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了?

斗天是又喜又惊,那些和他同在南溪村的小伙伴们比赛回来了,见状同样是为之一惊。

“他......还是我们以前认识的斗荳吗?”

“难道他一直以来都是在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

“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变态啊......”

那叶轻灵导师被震惊后,俏脸上是绷得紧紧的,脑海里不断地去回忆,刚才那第七号角斗场上那名少年击败对手的片段。

“那股幽暗的灵力......”

像幽暗黑莲和奔雷黑炎这两款灵诀是叶蓁当年从一些诡异的深渊当中挖掘出来的,世人见之觉得稀奇并不古怪,但是连那有些资深阅历的叶轻灵都是没有见过,那就是世间罕见了。

那木叶导师和内院院长乔楚峰惊得脸色大变,还好当初没有将那认定了廋杆少年会输的结果说出来,不然真的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啊。

“铛!”

“1073号,胜!”

那冷面判官也被震惊了,迟疑了一下才想到要敲响锣鼓,最后扬声宣告胜者获胜。

而那些傻愣愣的工作人员早已忘记了自己的任务,那名彪悍大块头竟没有人去急救,都一个个傻站着不知所措。

不怪,这种场面着实难以让人置信,明明对手是一名六转角斗士,可他呢,外院组队赛时他的实力也不过是一名三转角斗士,才短短几天时间,他便能徒手让一名六转角斗士当场震晕,这斗荳着实是恐怖啊......

外围,那些比赛前非议的人如今都是把嘴巴捂得严严实实的,丝毫不敢再对第七号角斗场上那名灰衣少年做出任何的评论。

斗荳见得以前那些异样的目光如今都变为了惊羡和妒忌,他那漆黑眼眸反而扫了一眼人群,给了他们一个鄙夷的目光,让他们也亲身感受到被人嘲讽的滋味。

“哼,我看以后谁还敢嘲笑我。”

斗荳森冷的把这句话留在了角斗场上,旋即甩甩手便走下了角斗场地,朝着待考区里等待着他的同伴们行去。

斗天等南溪村的那几名少年都在,他们眼睛一直盯着往他们走近的斗荳,望着他那灰色的身影,表面山看似庸俗,但却又是隐藏着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见斗荳笑着走进来,那斗天往前一跨,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行啊你,你这家伙有这么强的实力我竟然完全不知道,害我刚才还白担心了一场,可真有你的额。”

“呵,我刚才都说了,只要不遇到你,我就不会输。”斗荳干笑道。

身旁,南溪村那几个小伙伴的目光都是一直盯着斗荳不放,脸上满是惊羡和妒忌,真是不敢相信他竟有这么强的实力。

斗荳瞥了他们一眼,冲他们微微一笑,旋即便被斗天拉到了一旁一个劲的质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为什么一下子就涨了这么高的转位?还心生怀疑他是不是用了什么违规药剂?

当然了,斗荳不会如实告诉他,他能有如此大的进步,是华夏帝国上赫赫有名的叶蓁教他的。因为幼年叶蓁早就告诉过他了,她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而且,他没有用违规药剂,因为这个可以在比赛之前就会被检测到。多年来,违规药剂从未出现过在斗破学院招生考核里面。

对斗天的逼问,斗荳只能简单的敷衍了他,说是自己平时的努力感动了老天,然后老天就把他自己两年来的努力全部都还给了他。

这话让斗天半信半疑,索性就不再问他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南溪村已经诞生了一名超级大天才了。

......

时间在角斗场上慢慢流逝,一场又一场的简单对决赛就这样过去。

初赛两千多名学员不到半天时间就已经折合对半了,还剩下一千多名学员,紧接着是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如往年一样,内院招生初赛总共耗费了两天的时间。

斗荳和斗天一直以来都没有在比赛当中遇到过,所以轻而易举就干掉了所有的对手晋级最后的决赛,而与他们来的那三名同伴都是在第二轮和第三轮当中败了去。

几家欢喜几忧愁,最终在今天筛选出了50名精英学员。

他们都是那两千多名学员当中的佼佼者,各怀天赋,据说这些学员当中,最低的转位也都有六转角斗士的实力。

初赛结束了,决赛将会在明天举行,届时,那些斗破学院里的终极人物——五大长老,将会出场观赛,也是每年招生最为精彩激烈的时刻。

...

傍晚,当天边的彩霞为古兰城披上了五彩缤纷的嫁衣时,夜,悄悄来临了!

每当这个时候,斗破学院外围仍至整个学院都显得格外的庄严,那气氛,仿佛要将那万物全都笼罩在黑暗当中,使得远方山脉上的魔兽见了都会忌惮几分。

所以,学院会如此构造也是有着很大寓意的。

而这个时候,恰恰是学院晚餐过后的时间点,大部分新生已经在学院食堂吃完了饭,此时正往自己的宿舍成群结队回去。

一路上,大部分新生都在讨论这个学院怎么样怎么样,那都是在初赛当中便败了的新生,他们已经没有了比赛,只能坐等着被外院的安排。

而些许学员会担忧明天的决赛,因为能进决赛的新生学员都是不简单,要想击败每一位精英学员拿到第一的名次,那就得花费不少的心思了。

由于新生刚进学院,需要有学院的人来带领,学院上面自然会派一些上一届的学长学姐去接待他们,为他们详细介绍学院以及学院内外院的导师,当然了,还有内外院的长老。

晚餐解决了,斗荳和斗天从学院食堂一起回来,身旁还有一位漂亮的学姐。

“怎么样,外院的食堂还可以吧?”漂亮学姐走在前面,回头冲他们甜甜一笑。

因为这个大宿舍都是给外院学员居住的,他们现在是新生,所以只能被安排暂住这里,吃的也是外院的食堂。

“嗯,挺好吃的。”斗天微微一笑,最后还表示了谢意,道:“若菲学姐谢谢你,没有你在这诺大的学院我们根本没那么快找得到食堂。”

这位扎着马尾,貌美如花,身材高挑的少女叫李若菲,她是上一届内院招生角斗赛当中第二名的选手,导师是叶轻灵。

在每年初赛当中,叶轻灵作为内院导师,自然会认真观看比赛,把一些比赛实力相当的选手都会记下来,届时,相反设法的把他们劝服收为自己门下。因为导师有业绩,业绩越高,获益越高,而业绩则关系到学员的优秀程度。所以,就会导致了内院当中那两位导师时常会发生争执。

此时,那李若菲正是奉了她导师叶轻灵之命前来搞好关系。

她导师如此看重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实力,更多的是因为她的美貌,因为她的美貌,叶轻灵时常会派她出去拉拢一些不错的学员到她那里去,每每接下任务都会有不错的收益,这就是为什么叶轻灵会如此看重她的原因。

那叶轻灵在这两天来已经见识了斗荳和斗天两人的实力,就像伯乐遇见了好马一样,伯乐自然会主动去与那好马讨好关系。

“傻斗天,我看你是见着了美女魂都没了。”

斗荳双手在后脑勺上十指插着头发,一边走一边眼睛不停地往四周打转,见们才相遇不到一个时辰就聊得这么嗨,他不得不怀疑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

闻言,斗天一脸尴尬,对着李若菲微笑的小脸瞬间僵硬了下来,他赶紧扯了扯斗荳的衣角,暗示他不要搞什么破坏。

“嘿嘿,你叫斗荳是吧,听说你在初赛里表现得很惊人哦,内院里很多学长学姐都有提到过你呢,说你很有天赋。”

李若菲瞥了一眼斗荳,觉得这两人颇奇怪,一个性情怪癖,一个性格很随和,到底是同一个村落里的,实力相当,性格怎么就差别就这么大呢?

“是吗?”

斗天假笑了一下,旋即阴脸抛出了一句话,“真是一群长舌之妇!”

“你。”

闻言,气得那李若菲俏脸阴沉,想凑他的冲动都有了。

“斗荳,你怎么说话呢?”斗天不得不赶紧制止,冲他道:“人家学长学姐热心招待我们,你就这么给人家回礼啊?”

“当我什么都没说。”见斗天的语气有些冲了,斗荳只好圆了去。

哼,这家伙还真是脾气冲啊,还没和他多说两句话就爱答不理的,有天赋了不起啊?内院里比你有天赋的人多了海里去了,有什么可神气的。

李若菲撅了撅嘴,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她也是内院当中有着不小名气的主,免强笑道:“阿哈哈,没事没事,时候不早了,也送你们到宿舍了,明天决赛要加油哦,学姐看好你们。”

“好,学姐辛苦了。”

说完,那李若菲微笑地转身走了,只有那斗天迎着笑回了她一致谢的句话。

一转身,李若菲的俏脸被气得鼓鼓的,恨恨的咬了咬牙,心道,哼,好你个臭斗荳,明天决赛诅咒你被打得像猪头!

延伸阅读

秉鑫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dn28.shtml
秉鑫童装拥有出众的设计理念,的管理团队、创新的做工和质量为客户提供出色的产品。“诚信

SUFANG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y9v1.shtml
SUFANG床上用品总部是酒店布草床上用品、床单、被套、枕套、被芯、被套、床单、枕套

群盛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dwdd.shtml
群盛手机壳总部是手机保护套、iPhone6手机壳、iphone6s手机壳、苹果手机壳

成都平面移动式停车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gtl5.shtml

华觅特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ge5d.shtml
华觅特(北京)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板式换热器(维修、清洗、制造)领域的实力企业。

洁奇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nn9g.shtml
洁奇水处理环保设备生产冷却塔。维修金日冷却塔、良机冷却塔等各种品牌塔。提供冷却塔填料

雅思菲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d1nq.shtml
雅思菲女鞋总部是豆豆鞋、高跟鞋、雪地鞋、凉鞋、单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华润包装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aymw.shtml
华润包装生产各种酒瓶盖重量级防伪盖多重防伪质量上承.品种规格多样.能为各种档次酒水做

润曦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dcxf.shtml
润曦渔具是渔具、渔具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献县润曦渔具厂的诚

温禾旗袍加盟  http://www.pulseofdawn.com/bo65.shtml
温禾旗袍加盟详情杭州温和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坐落于杭州环境优美的西湖区,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武道纪在线阅读第八章

    袁思越本是家中庶子,家大业大,内宅里便斗得凶狠,他娘三岁时给他送上了凌云境,便是不要他再牵扯凡尘俗世。他也算有些天赋,又十分努力,被掌门的大徒弟严修明收入门中,成了内门弟子。袁思越早已记不清幼时的事了,但心中却是清醒知道,他必须要做人上人。第一次见到苏玉时,他还是个襁褓中婴儿,丁倩将孩子抱给了掌门,

  • 御剑封天录之狂热的粉丝(求收藏 求鲜花)(10)

    胡一菲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跟至尊宝把这群混混扁成一群猪头,这群混混还要倒给自己跟至尊宝医药费。可是当她看到这群混混一脸心甘情愿的样子,她终于还是相信了这是事实。混混们没有带钱,强子让手下拿着他的卡,去附近的银行取了10000块钱来。至尊宝拿到了钱,仍然没有放他们走。“为了给你们一个教训,你们几个给我在

  • 战斗不休在线阅读第六章

    (九)王景彻是一贯拿白眼相向的人,如今没来由的有个人竟得他青眼有加,自然,大家都疑惑了。那个叫何之谦的,论人品,不见出挑;论文才,未列经传;论家世,更是不知要排到什么地方去,唯一还拿得出手的便是相貌了,只是男人,做为男人……开始时还忌惮着景彻不敢多做置评,再后来眼见着王家别院里再无什么动静,一下子都

  • 我在万界做配角第三章

    三天后,剧组收工,江灿回了酒店休息。他平时最爱吃小零食,在酒店的房间里跟仓鼠囤粮似的,存了一堆小零食。下工之后又没事情的时候,江灿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啃着零食刷微博,看他的粉丝们吹彩虹屁。不得不说,粉丝是真有文化,夸起人来一套一套的,硬是能把自恋臭美脸皮厚的江灿都给夸害羞喽。江灿啃完一袋薯片,又拆了个流

  • 开局假装是神壕在线阅读重生回来后

    “莫离,莫离,谢天谢地,你小子终于醒来了。”莫离醒来,他看到当初自己在学校的朋友,苏大山。“大山……?”“我的好哥们,你别吓我阿。”见莫离见鬼似的眼神,苏大山更加慌张了。莫离有个女朋友,叫周珊珊,就在昨天,学校年级实力到前十的陈强当众向周珊珊表白,并将就在旁边的莫离当众打昏,直到今天早晨才醒过来。虽

  • 网游玄幻之神级村长之印】(2)

    【公元2023年地球】“哥,我先去上学了!。”一个女生盯着少年的眼睛看了看说。“路上小心。”少年推开女生讲。“嗯!再见。”我叫樊栖梧.我们的父母,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挂了,老爸留下的戒指里只有一本古书名叫《虚空笔记》。这是我们父母最后留下的东西,虽然破破烂烂的,但我也宝贝似地收了起来。父母死后,我和我

  • 我在封神世界穿越神荒在线阅读第10章

    由于阿诺实在不太放心,于是就带着一队士兵跟着上山。这些士兵几乎都是2阶的,每位士兵身穿红色铁铠,左手持重型盾,右手持宽刃剑,头盔不仅紧紧的罩住面部,在后方还插着一撮马鬃,显得十分庄严。凯瑟一行人走在最前面,士兵们跟在后面,他们举着盾牌小心谨慎的前行着,因为他们都知道圣剑山谷里都是些什么,没人敢发出多

  • 霓裳记之新手指导(4)

    “算了,我还是试试这个《诸天》的登录器吧!”李玄看着右手中的戒指,笑着说,“据说这可是个好东西啊”就是不太值钱。李玄嘀咕道,“不过,为什么这个东西还需要滴血呢?”“算了,我还是乖乖的按照林瑶说的滴血吧”李玄摇了摇头,听话的用树叶划破自己的左手的食指。“这就是在灵气中长成的植物啊”李玄感叹,能用树叶划

  • 我的修仙模拟器在线阅读第3章

    林言握着天机老人干枯的手腕,就觉得这脉搏有一下没一下的跳跃,望向老人苍老的面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整张苍老的面庞显现出几分蜡黄,这分明是垂死的征兆。“师傅!”林言紧张的心脏狂跳。天机老人的手微微抬起,摸了摸林言的脸颊,面上露出了少许的笑容,“傻孩子,我已经油尽灯枯了,再也不能照顾

  • 骊骆传:繁花似锦终归处走!

    黑风寨几百米外,一条小河内。陈胜从河里冒出了一个头,舒服的呼出了口气。一个晚上的脱胎换骨,让陈胜终于拥有了自保的能力。这冰凉的河水丝毫亦是不受影响,反而让他更加精神奕奕,一直紧绷着精神,也总算是放松了下来陈胜擦拭完身体回到了岸上,坐在河边上。旁边的河面上,倒影着一个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少年郎。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