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铁王的自我修养之第四章(4)

作者:柠檬树下 来源:飞卢小说网

“问你话呢,朕便是错了,又如何?”

“与民同罪。”文鸿山一字一顿地答。

“噢,要同朕讲律法呀。”姜平懒洋洋地看着他,似是回忆了一会儿,说道:“那怎么办?欺君罔上、弑君、谋叛……文将军,你说是你罪该万死,还是朕该死呀?”

姜平是个极聪明的人,谈判场上也能尖牙利嘴的,很是可爱,文鸿山有点走神地想,姜平扮的小皇帝一点都不昏聩无能,看上去就是单纯地……不喜欢他。

在被该死的系统戳破那层窗户纸之后,文鸿山心里倒是通透了很多。

那个会在长途飞行中,趁他戴着眼罩睡觉,忍不住偷偷亲他,在他耳边说“文鸿山,我真的好喜欢你啊”的那个姜平,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弄丢了。

把那么好的姜平弄丢了。

但文鸿山其实仍不理解,他仍不理解为什么。

但姜平在这里就好,没有记忆也好,他可以去学,去练习,去试着怎么让姜平喜欢上自己。

“臣虽万死,但还请圣上明鉴,还我母亲一个公道。”

姜平发现了,这个父皇在世时偏重,但自己却并没有怎么见过的文将军果真是个不通人情的大傻子。

他明里暗里给了他那么多机会下台阶,反问了他那么多次,只要文鸿山认一句错,服一次软,说是他错了,姜平就能既往不咎了。

但文鸿山偏不,非要和他对着刚。

其实姜平从接到他拦下蛮人的线报的时候,就没那么生文鸿山气了,毕竟文鸿山一家世代为将,如今边疆未定,战事未平,在自己培养出新的将领的力量之前,他不能动文鸿山,免得寒了边疆将士的心。

但文鸿山现在杠得他的火也起来了。

“行,你可以,你要查便查,尚公公,去把那串她送的佛珠拿过来。”

文鸿山接过那串据说某大师开过光的佛珠。

只听小皇帝冷笑了一声,道:“看到第三颗佛珠上的洞了么?里面养的是毒虫的蛊。”

“每一颗佛珠我请人重新掂量过了,里面都有。”

文鸿山咬开了其中一颗佛珠,里面确实掉出一只看上去还在休眠的虫子,那虫子又细又小,落在他手心之后才能慢慢苏醒,猛的在文鸿山手心咬了一口,很快钻进了文鸿山身体里。

尚公公连忙把佛珠装回一个盒子里,如临大敌,看文鸿山的眼神宛若看一个死人。

“哟,文将军也不用这么求死吧。”姜平紧了紧身上的动物皮毛,看着文鸿山单薄的衣物,心想这习武之人果真是不同,他裹得这么厚都觉着冷。

文鸿山活动了一下手掌,虫子钻进去时倒是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既然小皇帝敢拿出来给他,而且没有拦着他,想必也并非什么速死的毒物。

“其中必有奸人所陷,为保圣上康健,恳请明查。”

“谁来查?”姜平已经对于武将不抱信心了,懒得再和武将拐弯抹角。

方才他和人家尚书扯明年科举的时候,尚书就明白地看了一眼宫墙外文鸿山的方向,道:“明年加武试,选将才。”

但文鸿山却一点都不领会。

实话说,姜平那道圣旨,更多地是试探,若是文鸿山当真抗命,他便命人暗杀,但文鸿山回来了,他以为文鸿山是回来认输服软的,但也不是,文鸿山是当真回来讨要清白的。

姜平眼里含着困惑地盯着他。

文鸿山全然不觉。

对待姜平的时候,文鸿山一点心眼也没有留,他和姜平的工作室合作的时候,对待合同向来严苛的文鸿山只瞄了一眼,就随手签了。

那是第一次他意识到有人打破了那个公私分明的界限,如果知道姜平在外面等他,文鸿山整个开会的速度也会更快一点,他的合作伙伴会打趣说,小姜总在,文总更有人情味了呢。

“没有。”文鸿山总会显得有些冷硬地回答。

他不想让人觉得他对姜平特殊对待。

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姜平是个又勤奋又认真的小天才,他没有伸手帮他,对方也一样这么厉害。

文鸿山还没有来得及多说几句,姜平抱着汤婆子咳了几声,文鸿山皱了皱眉头:“你看医,不是,御医怎么说?不是说病好了么?”

“死不了罢了。”姜平满不在乎地抚了抚胸口,有些不耐烦地锤了锤。

“我认识一位了解蛊虫的江湖人士,若是不介意,我请他来。”

“你这话说的……”姜平不由得无奈地笑了一声,有些相信毒不是文鸿山指使的了,这人性子耿直莽撞至此,也多亏他还能守得住边疆。

他这番说的,若是有心的人听了,不知道要引来多少是非口舌。

但之前还教训自己的下属要谨言慎行的文鸿山浑然不觉,他在姜平面前智商完全下线。

说是要找人来,文鸿山才出了书房没几步,只觉得疼得心里发慌,踉跄了几步跌靠在墙边,姜平自然也看到了,疑心是那蛊虫出了问题,请了御医的同时,自己也捧着盏茶边抿边在一旁盯着。

他当时中那蛊虫时只是浑身发热,像是伤寒的症,随后起疹子,用了药之后头疼脑热倒是好了不少,就是时常胸闷气短的,也不知道是后遗症还是如何。

但姜平不知怎的,没觉得怕,只觉得得过且过着。

文鸿山昏睡不醒时也并不安稳,疼痛太明显了,他躺着只觉得被长刀穿透的位置像是有烙铁在烧,稍微碰着床的位置压痛格外清晰,疼得身体一直在发抖,直到御医和学徒将他单薄衣物褪下,露出绷带缠绕的身体才知晓一二。

腹部已经湮出了血,文鸿山呼吸断断续续,像是随时会背过气,姜平从线报里知道他受伤,却不曾想他伤得如此之重。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将军竟然是个残疾。

“启禀圣上,看他的创口愈合程度,恐怕……残了有一年甚至一年以上了。”

“荒唐!文将军重伤至此,然而朝中上下,竟然无人知晓?”姜平面色全然冷下来,太医噤若寒蝉。

病痛中挣扎着的文鸿山甚至听到了520该死的提示音,提示他由于向攻略对象卖惨,任务完成期限缩短为三十个任务日。

我不是,我没有,我真没想卖惨。

人间惨案,文总掉线中被迫卖惨。

御医终究是查不出所以然,只帮他的伤口重新处理,上药包扎,给他灌了两碗苦的要命饿不知什么汤药。

文鸿山醒过来时脸色黑得像锅底,看见姜平竟然还拿了奏折在旁边批注,亲自守着他。

往日里他身体还算得上是健壮,除了偏头疼,感冒发烧都几乎没有得过,所以他也不知道姜平会如何待他。

这会他看着昏暗灯影底下尚显稚嫩的姜平,不由得晃了晃神,又看到小姜平似乎是有点冷,手脚都缩在厚厚的不知道什么动物皮毛里。

未成年人怎么能乱熬夜。

文鸿山皱了皱眉头,声音嘶哑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520几乎已经放弃文鸿山了。

他不知道该从哪里指导起。

直男文总向他竖起铜墙铁壁,他觉得自己怎么都轰不开了。

“什么叫你在这里干什么!人家小皇帝!特地!在你生病的时候守着你!你睁眼第一句话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啊!”520痛心疾首,对姜平过于同情,疯狂按那个他按不了的惩罚键,别拦着他,让文总死,现在就死。

文鸿山很想知道系统有没有静音功能,太聒噪了。

“瞧咱们文将军这话说的,您可是咱们的大功臣,真在朕这里出了什么问题,你的兄弟们不得从边疆回来把我撕了。”姜平笑了笑,眼神注视这他空落落的左边的裤腿。

“不会。”

他若是要死,定然死得和姜平毫无瓜葛,不会害了他。

姜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说话,低头继续批奏折了。

“你为什么这句话只说两个字,文总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冷酷。”520去打了会连连看恢复了一下心态,被迫尽职尽责地提醒道。

“多的都是废话,他只需要知道我不会连累他就可以了。”文鸿山在心里回复520道。

文鸿山做事雷厉风行,怕夜长梦多,在从宫中回到府里的第一时间,便联系了自己那位好友,只是路途遥远,对方要一周才能赶到,同时,文鸿山也派人追查那串佛珠的来历,查都经过哪些人的手。

等那友人到时,天已入了冬,飘了第一场雪。

小皇帝且不论能力,勤勉倒一直称得上勤勉,这天第一次停了早朝,据说是身体抱恙,实在是起不来床了。

相反,文鸿山的身体恢复速度却快得极不像话,明明之前始终好不了的伤,一回来好的飞快,他一开始还疑心过是宫中用的药特别好,直到他再见到姜平。

姜平病得起不来,瘦的形销骨立,尚公公在一旁垂泪,姜平看到文鸿山也没力气了,只有气无力地咳了两声。

他带来的人蒙着面,低声说了句失礼,扒着姜平眼皮子检查了一圈,又看了那送过来的佛珠,问:“当时送佛珠过来的人说什么了吗?“

姜平说话也费劲,文鸿山看不下去,把人托起来揽在怀里,让他能靠着自己好把气喘匀。

“哟……将军怎么……”姜平有些吃惊。

“我不曾想过害你性命。”文鸿山道。

文鸿山如果真的对皇位有兴趣,以他这个兵权在握的权力,小皇帝在他手里不知道死多少次了,这一次通敌又拦下敌人,想必也是因为一时气急攻心。

姜平语气柔和了些,道:“朕对不住你。”

文鸿山突然就听到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但他却不觉得高兴。

友人在一旁忍不住打断他们气氛诡异的君臣情深,问:“这佛珠送来时有说什么吗?”

尚公公忽然想起来了些什么,开口道:“文夫人当时说,这佛珠是大师开过光的,说是让她戴着祈福七天,然后把它送给自己想保护的人,便有奇效。”

“果然如此。”

“怎么说?”文鸿山问。

“这虫子是蛮人那边的巫医会用的,我估计是为了对付你的,他们煞费苦心把这给到文夫人,本以你母亲会把佛珠给你,不曾想文夫人更心疼当今圣上,所以把佛珠送了过来,你又阴差阳错地被咬了一口,这会儿反倒是……”

“文夫人……心疼我?”姜平不敢置信地问。

“我娘常和我说,你幼年丧母,额娘换了又换,从没人真的疼过你,但你又是个好孩子,让我不要忘了初心,好生替你安/邦定国。”

“那你呢?”小皇帝问。

“我替百姓……的好天子,安/邦定国。”这句话,掺着原主和文鸿山的情绪。

“所以皇上这究竟是怎么了?”尚公公急得不行。

“这佛珠上是一窝的虫,叫菟丝虫,其实有两条就行了,只是蛮人可能不确定孵化的时间,所以才每颗都放了,他们一窝一般只活一条,理论上越弱的会活的越久,因为他们会从同源的虫子那里抢养分。原本大概是想用文夫人拖垮文鸿山的,只是……”

延伸阅读

狐妖小红娘之上善若水第九章  http://www.marzoe.cn/ydbi.shtml
虞明瑶准备把大衣扔回给楚澜扬的动作顿了顿,果然,不用她自己动作,楚卓已经气势汹汹地向

我是小说家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marzoe.cn/u2n1.shtml
听到广播里飞机即将降落的提示音,喵子推开遮光眼罩,睡眼惺忪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坐起来活

渣女绝不崩人设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marzoe.cn/am0.shtml
“再见我的爱…我的saygoodbay...…”一位穿着睡衣的中年妇女戴着围裙在厨房

喂!这是我的龙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marzoe.cn/n58x.shtml
16一听郭起克这话,心态向来平和,极少生气的洛辛亦变了,他顿感胸口一阵怒气上涌,冲上

万法归烬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marzoe.cn/d6s7.shtml
“我们去看看。”王文东立即说道,然后示意袁方继续拿着武器,可惜袁方有些犹豫,估计他还

鹿晗已有妻室Recover 3  http://www.marzoe.cn/xxez.shtml
心不在焉地上车,当提示音再次响起,我依然无法适应。满眼都是众人的侧目,在别人防备的眼

[HP]一个普通的跟班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marzoe.cn/1g5.shtml
如果说我不曾后悔过成为风涧语歆的话,那的确是有点自欺欺人的。但是此时此刻,我最后悔的

仙古遗尘第三章  http://www.marzoe.cn/gs51.shtml
“不好了!山贼来了!!”听到这呼喊,小云慌了神,忙握紧宋凝的手:“不好,小姐,我们要

森岛屿 树时光在线阅读(抓虫小修)  http://www.marzoe.cn/tap.shtml
“你表情和缓一点呗,看把人家小姑娘吓得。”长脖子的男人起身走到小耳钉面前,一把揽住小

穿书后我只想种地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marzoe.cn/xb17.shtml
伍叶没有打算马上摘下这些花草,而是打算在向里面深入,待把此处探查清楚后回来摘取也不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疯狂吞噬哥斯拉之契约

    空间断层中,一团小小的灰色雾状物缩在角落里安静的一动不动,像是无比确信的等待着有什么东西能够将他带出这片空间……远方,一道银光跳过一个又一个的空间终是来到了这个空间断层后毫不犹豫就向灰色雾状物冲去,然后同时消失在了断层之中。与此同时另一个空间中一个残破不全的灵魂醒来了。近乎透明的灵魂笑着将手缓慢的抬

  • 洪荒:开局吞了翻天印山脉深处

    暮色正浓,长河渐落,飞鸟已还。两道身影,一高一矮,正往平日里毫无人烟的山脉里走去,步履维艰。若是细细看去,就会看到一只鼓鼓囊囊的麻袋被那道高壮的身影扛于肩头。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渐渐深入山脉,四周早已是异于往常——高大茂密的参天古树将周围的一切掩盖,最后一点橙黄色的暖光恋恋不舍,透过几处略显稀疏的枝

  • 眉眼盈盈处在线阅读第7章

    曾扬说,不论哪种结果,只要不瞒着他,他就没什么可担心害怕的。“笨蛋。”舟新骂了他一句。而曾扬只管笑。“本来也没想瞒你,只是唐白刚好找我有事,我就想着顺水推舟一下。”舟新语调缓慢地说,“不过和我想的一样,根本骗不到你。”“你人都是我的,还想推给谁。”曾扬说。“……”舟新扯他一眼,“又跟我乱咬文嚼字。”

  • 养的小狼要造反之第四章(4)

    蒹葭看着桌上各色各样的糕点,抬起眼问:“自清姑娘,这是做什么?”苏自清笑容微微一僵,她虽然已经不是侯府的亲女,但爹娘也认她为养女,按理说,苏蒹葭该唤她一声姐姐。尴尬的神情转瞬即逝,苏自清立马整理好面容,温和地笑着说:“我听说妹妹在庄子里最喜欢鼓捣一些吃食,我们姐妹两倒在这处不谋而合。这些都是我现做的

  • 穿成豪门小可怜在线阅读狗眼看人低!

    这声暴喝,将林志飞和刘倩玲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穆如雪。“苏辰?”穆如雪猛地转过身,就看到苏辰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视线中,并且朝她快步走来。她就这么看着苏辰,渐渐的,破涕为笑。“如雪,你...哭过?”在穆如雪跟前站定脚步,看着她满是泪痕的俏脸,苏辰语气柔和,充斥着心疼,抬手为她擦拭去眼角泪痕。“没

  • 鹿晗,一路影随在线阅读第十节

    雷欧走在这个城堡内,感觉这个城堡死气沉沉,毫无生机,“为什么这个城给我一种大哥的感觉。”“背后说这个城的城主坏话,可是不好的行为哦。”“哇,金尼叔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被大哥听见了呢。”雷欧被吓了个半死,捂着心口走进金尼的工艺房。看着满屋各式各样的装备,雷欧咽了咽口水,“金尼叔叔这么多装备,给我两件

  • 坑人就变强在线阅读礼物

    沙漏倒转,时光回流。五年前的生日宴,犬夜叉拉着桔梗偷偷溜出会场,去了附近的神社。那里正在举办夏日祭,沿街挂满了灯笼彩旗,热闹非凡。夏日炎炎,两人穿着正式的礼服,既于人群中格格不入,活动又极不方便,互看一眼,颇觉好笑。桔梗卷起曳地的裙摆反系在腰上,露出光洁的小腿。犬夜叉则更是彻底,将外套一脱,随手丢在

  • 意大利不面在线阅读第十节

    于是乎,皇甫嵩将要收徒的消息在一众大臣中传出了消息....卢植,汉末三名将之一。字子干涿郡涿县人,东汉末年有名的儒将。卢植性格刚毅,师从太尉陈球、大儒马融等,为郑玄、管宁、华歆的同门师兄。曾先后担任九江、庐江太守,平定蛮族叛乱。后与马日磾、蔡邕等一起在东观校勘儒学经典书籍,并参与续写《汉记》。黄巾起

  • [全职高手]山有木兮之选峰,夺花

    在经过了几天的考虑之后,赵牛选择了一位名叫孙亮的长老。这是岁月峰上的一位长老,听说有结丹初期的实力,在众多的长老当中,赵牛所选择的这一位实力并不怎么强悍,算是一个十分低调,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长老了。并且虽说岁月风在以前也是十分的出名,听说甚至还出过化神期的长老,不过这都是不知道多少年以前的事了。现

  • 渔夫的宝可梦在线阅读第九章

    “我,我,可以吧?”王宥林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谨慎,他是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说错话。“太好了,谢谢你。”李安晓兴奋的说道。见她脸上露出了笑容,王宥林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幸好这次没有在说错话,否则他就真的要就地找颗树撞上死算了。相比王宥林,李安晓现在的心结可是放下了,只要今晚能把她老爸给应对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