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大秦之王者白起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秋昆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章:葱花儿

自从上次王家降了那鬼童,一星鬼血溅到蒜瓣儿身上,随着蒜瓣儿一天天长大,头顶的桃心儿形越来越明显了。

老婆让我想想办法,不过我并不着急,那鬼童的精气十成被我收了九点九九,只需要等蒜瓣儿再壮实些,身子扛得住了,我请一道符,把这点煞给它化了。

今天爱妻休息,由于近来王家那次露脸,找我出山的人可是不少。最近活多人忙,夫妻二人也是聚少离多。今天难得休息。早上早早起来,给老婆做个炒饭。

“老婆,咱家没有葱了,没法儿炸锅啊,我凑合凑合给你做行不?”我在厨房,冲着客厅里的老婆喊道。

“不行,蛋炒饭没有葱花儿怎么吃?”老婆敷着面膜,仰在沙发上,刁蛮地说。

“你吃葱花儿啊?哪回炒完了菜,你不是把葱花儿全都挑出来?”我垂死挣扎。

“你给我少废话!下楼买去,我可以不吃,但你不能不放。”老婆说。

“大冷天的,放不放葱又没什么意义,我说少奶奶,你吃的是鸡蛋炒饭,不是葱花炒饭。”

我老婆起范儿了,把面膜一揭,正襟危坐,拿出教育小朋友的派头对我说:“小关同学,这世上有许多事都是这样的,乍一看没什么意义,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但却是不可或缺的,就像这葱花儿,它是蛋炒饭的灵魂。”

“行了,闭嘴吧!和我一个干白活的讲什么灵魂?你有我明白什么是灵魂吗?我下楼买葱去得了。”我纵有一身本事,降妖伏魔,唯独降不了我老婆。无奈只能关了火,脱了围裙,下楼买葱。

巧了,店里来了客人。

我们这店,人家不说话,我们不能搭茬,这是规矩,免得出岔子。

这人三十出头,女性,相貌平平,属于那种扔在人群中发现不了的类型。只是,身上的头发茬子可是不少,我扫视了一下她的全身,目光定格在她右手食指第一节和中指第二节上。我确定了他的职业——理发师。这就是相术。其实不过是些细心加上经验。

“您就是关大师?”女人一开口,我差点喷了。

“什么称呼这是,我这人不看重这些,您比我大,叫我小关就行。”

“关先生,我是王老板介绍来的,有点事情找您帮忙。”

“先坐,慢慢说。”

“我是个开理发店的,店面就在你前面那条街。”

“前街?我知道,那可是一个大店面,上下两层,十几个小工呢。”

女老板忙说:“您去过?”

“去不起,我这脑袋,自己在家,老婆剃完了狗剃我。”我笑道:“不过说真的,您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门面,了不起啊!”

“您是不知道我从几岁开始干的。”女人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这哪是三十来岁妇人的手,说五十也不夸张,指节上的茧子像只青色的大田螺子。“十五岁啊!我这人不爱动脑子,也不爱学习,初中毕业就辍学了,然后学了美容美发,就开了店。起早贪黑,日复一日,才有了今天,没办法,不爱动脑就得挨累,这就是命啊!”

和女人聊天,最容易跑题,她们的脑回路比妖精还难琢磨。

“您还是说说找我做什么吧。”

“店里丢东西。”

“那您走错门了,出门右拐是派出所。”

“我报过案了,没用。”

“怎么能没用呢?丢了什么啊?是钱吗?”

“脑袋?”

“什么玩意?你们店里外卖猪头肉吗?”

“假人脑袋,就是给小工练手的那种塑料人头。我们店里要是有什么新款发型了,就会用塑料模特做一个,然后放在临街橱窗里展示,那东西也不值钱,外人也没有什么用,晚上闭店了也不收拾,就在橱窗里摆着。但是最近总是丢,刚开始我还没在意,后来更奇怪,就算是不丢,第一天摆好了,第二天也会被翻乱。说来那东西塑料的没几个钱,警察说也不够立案的,他们说我要是在想知道怎么回事,不如装个监控器。我装了监控之后,还真看到些不干净的东西。”女人压低了音量。

“啥?”我来了兴致,这才是我的本行。

“给。”女人将手机递给我,让我看里面存的监控画面。

我吓得一把扔了手机。虽说干我这一行的,妖魔鬼怪见了不少,但是这样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见。

监控视频右上角的时间显示十一点五十五分。过了五分钟后,从街对面来了一个人影。从身形上看是一个男的,光着膀子。最吓人的是,无头。以乳为目,以脐为口,穿墙而行。进了店就开始玩假人脑袋,一个一个往自己脖子上戴,但好像没有找到满意的,又穿墙消失了。

“关先生,你认识这是个什么东西吗?”女人问。

“这是个什么鬼我还真没看出来。《山海经》里讲过一个刑天。说什么和黄帝打架没打过被砍了脑袋,就是这个样子。但那是个传说啊,这世间鬼自人,妖自兽,魔怪天地而生。不管他是个什么,都得有脑袋,因为这些妖邪修持,那点功力全都存在天灵盖里。这东西连头都没有,我还真不认得。我这人吧,就是爱挑战,您等着。我收拾收拾去您店里一趟。”

我上了楼,找葫芦,找剑,找那条内裤。虽说我也知道那条内裤没用,但是我相信它是幸运的。葱花儿是没有了,我先去会会这只刑天吧。

到了理发店,老板给员工都放了假。我看着那些假人脑袋说:“丢的都什么样的?”

“都是男款的。”

“这怪物,还真是不**,我要是他,有这穿墙的本事,就去你们隔壁了?”

“怎么讲?”

“隔壁是浴池啊。”

我收了嬉笑,掐诀念咒。这是祖传的另一套秘术。叫做问道心诀。在想知道的妖怪出没的地方念动咒语,眼前就会出现这个妖精的来龙去脉。这妖怪来历,会以幻象的形式出现在念咒者眼前,不过旁人是看不见的。你走在街上,要是看见谁站在那叨叨咕咕,自言自语,那他不是精神病就可能是我同行,呵呵。

恍恍惚惚,我眼前出现一位身着龙袍的人,一位华冠丽服的丰腴美女和一个奴颜媚骨的中年无须男人。

我好像在什么电影里看过这个场面,对,《妖猫传》。

唐,开元年间。

皇宫大殿之上,玄宗李隆基端坐龙位,贵妃侧坐其次,高力士侍于下首。

殿下跪伏着一位道士模样的人,又立着一位钦天监的监司。殿外,站着一头白鹿,因为我这法器的缘故,我看到鹿就愿意瞄它的裆,看看世间究竟有没有母鹿长角,这只鹿还真是!

皇上沉吟半晌,事先好像经历了激烈的口角。我法力有限,这幻象只能从这开始。皇上说:“刑监司,你身为钦天监一位小小监司,一只上奏国师张真人所施之法术俱为障眼之法,参国师并无异能。今日,朕请你们二位来,若国师之术你能参破玄机,朕必赏你,并诛杀邪术之人一正视听。若你不能,又当如何?”

“微臣愿自刎谢罪。”

斗法,这可有意思了,我搬了个椅子坐下,口中咒语不停,因为我一旦停咒,一分钟内幻象停止,一分钟后,幻想消失,再次念咒的话,又得从皇上开口重新看一遍。我估计老板娘应该是看傻了,因为这幻象我看得见她看不见,但是她看得见我口中喋喋不休,面对着她店里墙上时钟的样子。

那老道起身,谢过皇帝,对那监司说:“邢大人,不信我仙家法术,这本无可厚非。毕竟是红尘中人。不过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而已。但是,诋毁我全真大道着实让我不能答应。今日,我也请皇上移驾渭河,刑大人也一同做个见证,我让你看看什么是仙家法术,什么是障眼法。”

皇上一听,饶有兴致,六军护驾来幸渭河。渭河之畔,龙驹凤辇,伞盖旌旗,好不壮观。

众人望见河面,潮平风正,不起波澜,并无异样。只见不多时,自苇从里游出一只野凫来。

那凫鸟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样子,向人群处张望。只见那老道快步走向河滩,长剑一甩,抖出一朵剑花来,大喝道:“泼魔!休得无礼!今有大唐皇驾在此,岂容你一窥天颜?速速退下,安守本职!”

道长喝毕,那凫鸟一声嘹唳,一头扎进水里,不见了踪影。

老道回来,跪在皇上面前说:“陛下受惊了。”

“国师,朕见那鸭子听了你的话便扎进水里,你叫它安守本职,不知是个什么变化?”

“陛下,恕臣无礼,那就是一只绿头野凫,出苇荡觅食,任是谁喊上一声,都会沉下去的。”刑监司说。

我越看那监司身形越像晚上来这理发店找假人脑袋的怪物,原来这次的妖怪比那个生桩子难对付多了,开元年间算到今天,怎么的也有上千年的道行了。

张老道见自家法术被刑监司拆穿了,不服道:“既如你所说,那只不过就是一只凫鸟,那为何,听我一喝,它不是惊飞,反而入水呢?”

刑监司说:“如果那只鸭子飞了,你又会问我它为何,不是入水反而飞了吧?总之那只鸭子受惊必有所动,至于如何动,你都可以说是你使然,因为只有你吓到了它。”

有理!我不得不佩服刑监司的头脑,冷静,善思。在大唐年间,能有这样热爱科学的人着实难得。不过我看见,皇上的表情似乎并不舒展。

“一派胡言!陛下!那只野凫分明就是这渭河龙所化,想出水一睹陛下天颜,被我喝退。”老道说。

“你既然说它是河龙所化,你又有这降龙之法,为什么不叫它出来相见啊?”刑监司步步紧逼。“只怕是鸭子入了水,你便说是龙,若是振翅飞了,你要说是岐山凤凰了吧?”

“好!监司大人,我如能拘来那龙,你可自刎?”

“我愿自刎!”

“三日之后,万岁为证,我拘龙来见!不过这龙体大,从云雨而出,到时,陛下只可远观,不可近前。”

皇上眉头这才舒展,说道:“好!朕虚度天命之年未曾见过真龙,国师如能拘来那龙,朕重重有赏!”

高人!前辈!我这青罡剑诀,自命不凡,不过是召来一头不男不女的鹿来。这老道张口闭口拘龙面圣,真是人外有人,看来今天我要看一场大戏了。

我将咒语快三倍念,三天之事在我眼前瞬息而过。对,就相当于看视频时的快进。我越发的佩服研究出这个咒语的祖宗,他还设计了快进、快退和暂停。也就是,快念,倒念和不念。

三日后,隔江五里,皇帝升坐步辇之上遥望。刑监司陪同,贵妃、高力士在侧,六军俨然。

张道长来到河边,天空之中早已阴云密布,大雨欲来之象。

老道不急,时时望望空中黑云,不多时,见水面上出现泡泡儿,他便在地上搅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坑,用剑一划,坑于河水相通,河水缓缓灌进坑里。

老道退了十步,按剑在手道:“渭河小龙,听我号令,出水来见!”

说来奇怪,老道话音刚落,一条白鱼,三寸来长,从河里游出径直游进坑里。翻腾打滚,口唇翕动,似吐人言。

“陛下,渭河龙来见!它说,真身庞大,恐惊陛下龙体,故化白鱼,为陛下贺,为娘娘贺,祝我大唐国泰民安!”道长说。

说真的,我也是会法术之人,但这老道怎么就挖了个坑便来了一条鱼,我也没懂。有心把咒语停了定格看看,但是正思索间,刑监司已经说话了:“陛下!这是假的!”

“这难道也是障眼法吗?朕分明看见那条白鱼溯流而上啊。国师,你可否将白鱼取来,让朕瞧瞧?”皇上对真假没有兴趣,他的兴趣在鱼身上,在国泰民安的谎话里,皇上要看的不是真相,而是乐子。

而此时的刑监司,倒成了那个在别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看魔术时拆穿魔术师的人。他的坚持和耿直是不合时宜的。

“陛下,这白鱼是那渭河龙所化,虽然三寸来长,但是千斤重。贫道也拿它不动,不过,绝非刑监司说的什么障眼法。今天,我为证明我的清白,得罪这龙,取它逆鳞,献于陛下!”

绝了绝了!我真是赚了。《韩非子》上说龙有逆鳞,长在下颚,只要你不碰它的逆鳞,这龙可以豢养,可以嬉戏,可以骑乘。一旦触碰了逆鳞就会不能控制。韩非子应该是用这样的故事告诉人,人人都有不愿意提及的范畴,劝谏诸侯时注意语言的艺术。所谓逆鳞,不过是一种象征。但是今天,老道居然说能取下这龙的逆鳞。应该也是刑监司触碰了他的“逆鳞”了吧。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场面是电影里也看不到的奇幻啊!

只见那老道俯身,按住白鱼,硬生生在白鱼身上拽下一片鳞来。那白鱼挣扎几下,伤口处渗出血来。我确定,这不是障眼法,鱼是真的!

道士回到皇帝身边,跪拜献鳞,刑监司看了看说:“不是障眼法,鱼是真的。”

“那就请刑监司自刎吧!”老道说。

“我说鱼是真的,没说龙是真的。陛下,天阴云重,水中天气稀薄,鱼儿不得喘息,因而浮头吐水,之前国师迟迟不施法,就是在等这水面上的鱼星儿,坑与河流相通,鱼儿逆流而上岸,不过就是憋闷而已。老家在阴天的时候**,常用的就是这招,所以说鱼是真的,龙是假的!”

“刑监司你好刁的嘴!我怎么就知道我挖了坑,就一定会有鱼进来呢?”

“坑是你挖的,又只有你一个人在岸边,不管里面有没有鱼,有只螃蟹、蛤蜊、蚯蚓什么都行,到时候你只要说他是河龙所化即可。你在河边站了那么久,找一个活物不难吧?”

厉害了!厉害了!原来是一条缺氧的鱼。我们在阴天的时候也时常会看到河边的鱼浮头或者跳跃。钓鱼选钓位的时候,先看水面鱼星儿,也都是这个缘故。只不过唐朝的时候没有氧气一说,人们也不知道氧气是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看来不动脑就是不行。

刑监司又拆穿了老道,这回,老道终于要出绝招了!

“陛下!既然刑监司步步紧逼,今天我如能拘来真龙,其人自刎已不足解我心头之恨!”

没等皇上说话,刑监司说:“你想如何?”

“枭尔之首,悬于长夏门,以正国法!”

“悉听尊便!快!拘龙!”

“龙来——”

老道疯了,被发跣足,抽剑踏罡步念诀。

只听一声响雷,接着狂风让人站立不稳,见一大白龙自渭河中蜿蜒而出,头入云中,尾在河内,是触天触地。河水绕体而升,直入云端,为其护体。两岸树木尽折,飞沙走石。临近河边一名金吾卫,连人带马被卷上天去。

“回鸾!护驾!”高力士大喝。

雨住云收,白龙入水。

我算看明白了,刑监司死定了。白龙来了。我认得那龙,狗屁白龙,就是龙卷风而已。但是唐朝,没有龙卷风一说。史书上记录的龙卷风,也大多叫做“龙挂”,说成是天龙吸水。

“刑监司死了?”一日后,皇帝在梨园问高力士。

“回皇上,如之前所说,自刎之后,枭首于长夏门。”

“他死前说了什么?”

“他说那不是龙,是风,大旋风,叫龙挂。”

“一意孤行,穷途末路,死不悔改。小小监司参奏国师,且不论国师法术真假。其人根本不懂,朕在乎的是真假吗?无脑之人,做事执着,最终自寻死路。不过说来,国师的坐骑倒是有几分神奇……”主仆二人继续聊着,渐行渐远。

皇上的话也让我来了兴致,我改念咒语,去老道的道观看看那鹿。

“师父神力啊!弟子请教那白龙您是如何拘来的?”老道回观,两个小童子迎上来问。

老道呷了一口酒说:“龙个屁,那是风,旋风。至于怎么知道有风,还是皇上让我看了钦天监的观星记录才知道的。我算准了今天长安附近必有龙挂,不过刚好出现在渭河上,也算上天眷顾吧。这该死的刑监司,处处和我作对。陛下早就想杀了他。又怕落下冤杀忠臣的话柄。不过这回好,这个无脑之人,自己玩死了自己,这回也真的成了无脑鬼了。童儿,我告诉你们,我们有脑子的人,做事要思考全面,不要死钻牛角尖。像他这种人,就是死了成鬼,将来遇到驱魔人收他,也会死战到底的。我累了,去睡一会,别忘了给我的鹿上点药,最近又有点流脓了。”

说罢,老道进了卧房。

好一盘大棋啊!伴君如伴虎啊。前辈算准了这无头鬼将来遇到驱魔人会死战到底。那好,我可别做这个驱魔人。我决定,不杀他,劝他走就好。我也不想得罪这么一个死脑瓜骨的鬼。对,现在是一个没有脑瓜骨的鬼了,不得比活着的时候更犟?谁会是那个倒霉的驱魔人,我就祝他好运吧!

两个道童拿了药出来,一个说:“师兄,师父这鹿到底怎么回事啊?世间哪有母鹿长角的?”

另一个说:“神奇吧!这是灵兽啊,哈哈。你来观中晚,还不知道,这鹿其实是一次我和师父进山采药的时候救的。当时这头白鹿遇到了豺狗。豺狗这东西比狼小,咬不死鹿啊,羊啊,牛啊之类的大兽。但是这畜生有脑子,从屁股后面扑,遇到母的,就从肛门掏肠子,遇到公的,就直接咬那东西。然后一路跟着。那受伤的兽不能排便,或者伤口溃烂,死了之后它们就吃。这鹿发现的时候,那个东西给豺狗咬掉了。当时师父就说救了它。日后必有大用。这不,天天上药算是没死,但是从外表看,就是个母的了。其实就是个阉鹿罢了,哈哈哈哈!”

天啊!我着剑柄上的鹿角不会就是它的吧!我就说这事蹊跷。没有粉***结就是不可信。我记得鹿角第三根杈上有一个咬痕。我看了看剑柄,又看了看这鹿。得嘞!是它!

等我停了咒,天都黑了。女老板都睡着了。

“关先生,您这法术厉害啊,就是坐着叨咕就行是吗?”

“见笑,见笑。这是心决。召幻象的,您不会法术看不见。我已经知道这个妖怪的来龙去脉了。我今晚就抓了他,不过,这驱魔捉鬼的事儿,您一个女人还是别看了。明天早上,我给您看葫芦交差。”

“好的,关先生小心。”

这无头鬼就是那个刑监司,因为冤死,冤灵不灭,故而成鬼。再加上被枭了首,尸体不全,阎王不收,只能在这人间飘荡。当年的脑袋挂在了长安城长夏门。风吹日晒,乌鸟啄食早已不见。等刑监司修炼能动之后,便只能以这“刑天”的形象存在着了。

人都走了。我倒了两杯茶,手指敲敲桌子说:“刑监司,来都来了,现身聊聊吧。”

不多时,对面椅子上出现一个人身。那人下身青布钦天监监司裈裤,黑色官靴。上身赤膊,以乳为目,能转。以脐为口,能言。是真他娘吓人。

“刑监司,幸会啊。”我说。

“你是来杀我的吧?”刑监司肚脐张合地说。一口大唐官话。

“本来是,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我们这行业有规矩,鬼不害人,我不杀你。怎么,监司,来着理发店剪头啊?你也没有脑袋啊。”我这一行,干的就是斩妖杀鬼,阴阳两道的活儿,妖魔鬼怪见得不少,书上写的,图上画的,电影里演的,一般我都见怪不怪。不过,长这么大,生平还是第一次跟一个肚子聊天。怎么都觉着别扭。

“我只想找一个能用的头,这些我都不能用,跟我的身体无法相容。”

我心说,这没脑袋就是不行,这玩意都是塑料的,能相容就怪了。除非你是一个塑料成了精。

“监司,这些都是假的,在我们这个年代,这个材料叫塑料,你是用不了的。你也没作恶,我也不伤你。我就求您一件事,在我这葫芦里给我吐一口鬼血,我好向老板娘交差。然后咱可说好了,以后就别来了行吗?”

“不行!我必须找到我能用的头!”

“你这鬼怎么这么固执啊,不都和你说了吗,这些都是假的,塑料的。你不懂什么是塑料我理解,可是您想想,这些东西要是真的,天天这么放着,还能不烂了?你动脑想想!”

“我动得了脑吗?”

“跟你这无脑鬼真是无法沟通啊。”

“我也不是为了用脑。就是觉得有头好看,省的光膀子冷。脑袋对于我来说就是个摆设,我不会再用它了。当年就是因为太爱动脑死的。”

我真的觉得,当年的他和现在的他没有两样。这一根筋的劲头让人想骂娘。不过还真别说,像这种有脑子不用的人大有人在。脑袋对于他们而言除了好看没啥用。

刑监司继续说:“有脑就得思考,思考太累。我宁可用体力,用蒙、用胡猜去解决问题,也不用脑。用脑太累。”

“什么理论这是。我真是服了。我懒得和你废话,我就问你别来了,然后给我葫芦里吐口痰行不?我是为你好!”我真是第一次这么苦口婆心的劝一个鬼。

“我也不听你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也不想搞懂。思考太累。你也不必理解我。既然今天在这遇到了驱魔人,咱俩必有一个死在这就完了。”

“非得动手?”

“我无脑,不思考。别人说什么我都只按照我想的去做!”

“妈的傻鬼!得罪了!”我彻底没了信心,也懒得和他废话。古话说得好:井蛙不可与海,夏虫不可语冰。和无脑的人讲道理就是一种煎熬。遇到这种人能躲则躲。躲不过,又惹到了你,直接削完了再说。

“看招!”刑监司怎么说也是一个千年加的无头鬼,一千多年不白练,一声断喝,那身形长高六丈,绿光灿然,一身肌肉虬结。

“绿巨人的电影你是没少看啊!”我后退一步,祭出剑来。

这绿巨人和鬼童不一样。那个是幼稚,不停地炫技。这个是一根轴,站着不动。

你不动就别怪我宝剑无情,我一套剑诀,六六三十六式使完,刺便他周身大穴。六丈高的怪物,虽说站着不动,但是我要点他穴道,一顿的上蹿下跳累得我直喘。但那绿巨人毫发无损。那同样也变大了的肚脐子冲我说话:“你师父没教过你降妖捉鬼要刺它哪里吗?”

我这才明白,这个绿巨人为什么这样有恃无恐,父亲告诉过我,妖邪鬼怪的元阳灵气都聚在头盖骨里,所以这头盖骨又叫天灵盖。什么时候修炼的本事到家了,天灵盖打开,钻出一个小童子来,这小童子,就是这修道之人全部的功力了。只要这个小童子不死不灭,肉身子彻底就成了一副躯壳,任肉身受到怎么的损伤,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怕。所以降妖除魔之时,长剑击顶,一击必死。可是这个绿巨人,没有脑袋,我便无处出招。就像美国大片里的丧尸,不砍脑袋,怎么也死不了。难怪当年老道会早有预言。

这货,杀不死!

“哈哈!”刑监司大笑:“我也算因祸得福了,没有脑袋,你请下九天荡魔祖师来,也奈何不了我!”说着,一拳打过来,那拳头小轿车大小,就那拳风扫过,足以让我的真气散了一半。别说打在我身上了。

祖宗啊!祖宗啊!你们这降妖的法术也不知道与时俱进。你们那个年代无非就是抓个长虫、狐狸啥的。我这不是哪吒就是绿巨人。书上也没写过怎么打啊。这还是绿巨人puls,没脑袋打不死版本。

“出窍!”我叫了一声,只见又一个我从我身体里出来。一样身形,一样长相,一样拿着剑。我祭出了自己的元神。这就是我的一点灵力,不是血肉之躯不会累,也不怕疼。我让他和这绿巨人玩着。我则来到了理发店的洗头椅上躺下想想办法。想着想着,我好像睡着了。

天快亮了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叫我。

“起来!起来!”

我睁眼一看,是我的元神。他提着剑回来了。

我收神入窍,绿巨人已经不见了,晨光熹微,地上是一只葫芦。

我也不知道我的元神是怎么收的绿巨人。毕竟我玩忽职守地睡着了。不过我有心诀,念动咒语看看就行了。我这一看,差点笑死我。原来这绿巨人没脑子,做事一根筋。我是睡了,但他生生和我的元神斗了一宿,杀虽杀不死,但是给累死了。

我想起了店主的那句话:不动脑就得出力,这就是命啊。

我向店主交了差,去早市买了葱,回家。

我在厨房切着葱花,继续昨天早上没做完的炒饭。妻子倚着门和我聊天。

“现在你明白葱花的意义的吧?”“嗯”我点头。

“给老师说说心得。”

“就像这个绿巨人。没有头一样修行,一样活着。但是少了灵魂。世上有些事就像葱花,不能改变菜的味道,但是却必不可少。因为葱花是炒菜的灵魂。而思考,就是我们的灵魂,是人之所以是人的原因。鬼童虽说没什么本事,但是知道吸人灵性炼甲,这是用脑思考的缘故。这监司虽说修行千年,身高六丈,无懈可击。但是最终累死,这便是不用脑思考。不思考的鬼看起来是鬼,其实不堪一击。不思考的人,也能像人一样活着,但只是像人一样活着。”

“可怜啊——”妻子又多愁善感了。“谁可怜?老刑啊?”

“刑监司无脑可用,累死也没有办法。我可怜的是我的学生,他们有脑不用,最终走上社会也是废物,虽说不能累死,但是要多吃多少苦啊,就像那个理发店老板娘。”

我则笑笑说:“这样的孩子不是可怜,是可恨。”

妻子虽不愿意说得这么恶毒,但是也点了点头。有脑不用,自己挨累的人不值得可怜。

我放下菜刀,将葱花下锅说:“所以说,你当老师的才是真正的驱魔人,你遇到的才是这个世上最难对付的妖魔鬼怪,你能度化了他们,才是大大的功德!你比我厉害啊!”

葱花的香味出来了,今天的菜,是有灵魂的。不过最近,我看我的剑越来越不顺眼了。

延伸阅读

纽思达英语教育加盟  http://www.ptcccsa.com/6rdq.shtml
纽思达英语教育招商加盟。纽思达英语教育是长沙市小新星卡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品

新歌声迷你唱吧加盟  http://www.ptcccsa.com/uwkj.shtml
新歌声迷你唱吧,中国新歌声移动迷你自助K吧,配备优良卡拉OK设施,提供独立演唱环境和

慧润福加盟  http://www.ptcccsa.com/g5sm.shtml
慧润福检测仪专注于研究现代化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监测手段及现代化的农业质量安全服务

瑞丰加盟  http://www.ptcccsa.com/xgld.shtml
瑞丰衣架是北京金星瑞丰塑料衣架厂旗下产品,总部创建于1998年,主要生产衣架、裤夹、

果多果加盟  http://www.ptcccsa.com/uqgn.shtml
南昌名果贸易有限公司创建于2009年12月20日,旗下品牌有“名果·果多多”、“名果

小心眼加盟  http://www.ptcccsa.com/u8s5.shtml
小心眼的英文标识“Leye”,loveyoureyes,关爱您的眼睛。从20世纪至今

G点网加盟  http://www.ptcccsa.com/u7c0.shtml
G点简介关于商城-3年行业运营经验,中国成人用品具诚信品牌G点商城为中国成人提供专业

北禾速读速记教学法加盟  http://www.ptcccsa.com/yff1.shtml
北禾速读速记学校总部位于河北省省会——石家庄,成立于2004年,是由教育主管部门批准

兴红头饰加盟  http://www.ptcccsa.com/nxwd.shtml
兴红头饰是一家生产饰品的工厂。本公司响应国内外上环保无污染之要求,擅长生产无铅无镍环

悠仕风美容院加盟  http://www.ptcccsa.com/ssjc.shtml
悠仕风美容院加盟_公司简介悠仕风香港控股集团总部位于香港,是一家多元化产业集团,其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脉风云在线阅读第7节

    徐念念思考了好几天,她胆子不算大,所以,想到最后,也只有一个结果——在黎明到来之前,她只能是先趴着。真的,听说革委会里可阴暗了,囵囤一个人进去,出来可能就是零散的了。只是,这日子,是真苦啊。她上辈子再穷,也还有白面大馒头吃,可现在,一天活儿干下来,连点儿白面汤都喝不上。早上玉米面汤,中午三合面面条,

  • [综英美]什么?我才是反派大佬?!在线阅读第五节

    下午,林依依先去幼儿园接姗姗小朋友放学。孟姗姗是在家附近的私立幼儿园上学的,学校看起来不错,教学楼和广场上的设施整体看上去也很新,安保也做得非常好,孩子是老师一个个亲手送到家长面前的,挺负责任。当老师看到林依依来接孟姗姗的时候,倒是多看了几眼。以前都是她家保姆阿姨来接送,这是老师第一次见孟姗姗的妈妈

  • 异能女的修仙路第十章在线阅读

    孟云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路过客厅,垂着脑袋低低的打了声招呼,“爸爸妈妈晚上好,我回来了。”孟天兰知道今天是女儿放假,特地腾出时间亲自下厨,刚摆上碗筷,“云云,快来吃饭了,妈妈做了你最喜欢的鱼。”一边的林东平最是宠爱孟云云,立刻起身走过来,“怎么了宝贝女儿?是不是在学校被欺负了?”“跟爸爸说,谁欺负了

  • 余生无归期之木铁(7)

    “呼……”看着怀里的颖儿,燕尘的心终于安稳下来。怀抱着颖儿,燕尘退到街道一边安稳了下来的人群中,注视着场中对峙的石狼和大汉。此处乃是一家店铺的门前,大部分人已经躲入了店铺之中,但是还是有少部分人一脸兴奋地分散在店铺门前观看,这些人看着燕尘过来,连忙给其让出一处地方,虽然燕尘看上去很年轻,但是据刚才硬

  • 为何系统选择我在线阅读第四节

    翟玉莹心中倏地涌起一阵怒火:莫不是苏媛早就准备好了那劳什子的留音玦,只等着自己送上门往坑里跳?简直欺人太甚!“你……”“够了!”翟玉莹才要反驳,不想一个熟悉的声音便打断了她即将出口的话。翟玉莹抬眼望去,却是她的爷爷翟长老出来拦在了她的身前。“爷……长老?”翟玉莹差点就将平日祖孙私下的称呼唤了出来,话

  • 傲世尘途旅馆躲猫猫(3)

    在这种情况下被人封为贴心同学,叶思恨不得自己真的活见鬼。哪怕到时候他被吓破本来就不大的胆子,那也比现在他尴尬的想哭强。错把人认成鬼,还脑补了那么多剧情,他现在都想给自己跪了。“没什么,”叶思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摆摆手,“这都是应该的应该的。”本来叶思对车上其他人都避之不及,如今知道真相了,他都想

  • 我家那小子是天才来了

    “嗷呜。”大约是看出沈惜不高兴,二黑也不疯跑了,跑过来就直接躺在地上开始打滚,还蜷缩着四条狗腿,露出柔软的肚皮。以前沈惜不高兴的时候,二黑就会跑过来打滚,这还是他小时候就学会的技能,就这样一直用到大。大狗不再是胖乎乎还没长开的小狗,尾巴跟毛刷似的,大张着嘴巴露出锋利的犬牙,不过沈惜知道自己就算把手伸

  • 扶柳在线阅读第五节

    萧澈捂着肚子狂笑,笑的肚子在抽筋,他很多年没这么开怀的笑过了。顾安这家伙竟然做出了一个跟他自己一模一样的等比例人偶,最重要的是,人偶身上穿的是三年前自己亲手顾安做的熊猫睡衣,记得当时他特想看看面瘫脸的顾安穿上,蠢萌蠢萌的熊猫睡衣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到最后他都没有实现,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看到了,虽然没

  • 大概名为喜欢第8章在线阅读

    “要不然您来?”柳卿音弱弱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比武广场上面响着,一望无际的黑压压的众人都在沉默着,思考着。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要不然长老您亲自来?”“是啊!长老这真传弟子的名额我们不要也罢,但是我们的命也不至于贱到为了门派的面子而丢掉的!”“我辛傅师兄既然已经断去

  • 杀鬼就能练神功答应他的要求

    明芊羽不自觉的皱起眉头,略微迟疑的说,“能不能别总是去那个地方?”虽然去红钻是对身份的另一种炫耀,但是对于那里,她始终没有好感。“那去哪里?”易风扬随口反问,目不转睛的开车,似乎并没有将明芊羽的话放在心上。明芊羽也不知道去哪儿,以前下了班都是直接回家,大晚上的,有时间出去玩儿,还不如回家看电视呢。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