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悲剧才是重生的正常开局在线阅读前因

作者:死于起名 来源:17K小说网

吞没在一个乌黑的洞中,无所闻无所见无所感。

与先前的红烛幔帐大不相同,这里的时间仿佛永无止境,魏子喻兀地出现在黑暗中,及其不适应。

这更像是亡者最终的归处。

多年前的她,孤僻抑郁,曾畏惧死亡,也憧憬死亡。有人说因果循环,轮回不断,人在死前会回光返照,甚至有人可以见到前世或来世的情景。

那么,刚才看到的,会不会是前世呢?

她思考着,却发现了一丝光亮,冲破了黑暗。

不管其他,她在黑暗中挥动双手,抵挡未知的阻碍。一步一步小心翼翼,顺着那丝光亮前行。

本是一个小小的光点,慢慢放大,变成白亮的大片,直至完全没有阴暗的存在。眼前豁然开朗,她逃离了黑暗,踏入进亮光中。

猛地睁眼。

竟然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魏子喻赶忙摸了摸周围的事物,感受它们真实的质感。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切平静如常。

跳河,女鬼……所有恐怖的情节都是噩梦,可以随时弃于脑后。

只是当她摸到脖颈处,黏腻熟悉的触感。

几道红痕突兀的鲜明。

一切又了然于心。

她往后挪动手腕,碰到一个硬物。还好,手机还在,那时急得躲女鬼,没有来得及拿。

“7:45。”

是明媚的早晨。

白天总给人莫名的添了些勇气,魏子喻坐起,身上隐隐有股水腥味儿。

昨日,河边根本没有人,除了女鬼,谁也不能从冰冷的深渊中把她拖出。但是,女鬼的初衷,不是要害死她么?为什么又要救她?

也许是良心发现……

也许是想亲手弄死她……

魏子喻一头雾水,无尽的猜测也解决不了她的疑惑。她甚至想大吼一声,叫女鬼出来扯扯清楚。

不过此时,她的脑子中还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河川算命的主人。

魏子喻也不知自己怎么想起这老无赖来,他们先前闹得很不愉快,本应该躲的远远的,不再与他有任何纠缠。

但她觉得,老无赖似乎是崇德寺步行街上最有能力的一位了。

都怪自己做的太绝,没有留条后路。现在去找老无赖,不是自打脸吗?

魏子喻权衡利弊,左右揣测,细细地思考了一会儿,忽地站起,往门口走去。

要命不要脸。

今日阳光分外灿烂,灼伤着人们*露在外的肌肤。水气褪去,空气又干燥起来。

经过几次堵车,公交车比预定晚了十来分钟到达目的地。魏子喻从车上跳下,急匆匆地寻着老无赖的店铺所在地。

可惜老无赖简易的算命铺子是流动的,她走到昨天的地点,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架子。

她不甘心,又在步行街上左顾右盼,期待着老无赖的现身。

阳光强烈,刺得眼睛生疼,魏子喻向后退了几步,想要被阴暗遮蔽。

缓步退着,却不小心踩了别人的脚尖。

“不好意思。”

魏子喻回头,表示抱歉。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看着点路!”

那人声音低沉,正低下脑袋,目不转睛地拨弄着手中的钞票。欣喜之意从心间溢出来,魏子喻眼冒精光,如饿狼扑食,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

“干嘛呢!”老无赖匆匆护住自己的钱财,急急忙忙地往兜里揣。光天化日,还有抢钱的,这世道……暗骂了几声,向上瞥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就更烦躁了。

“我就说,你肯定还会来找我。”

老无赖的眼睛眯成两道细缝,不知在做什么打算。

魏子喻松开手,有些难以启齿:“大……大师。”

“得嘞,我可不是什么大师,是抛弃妻女,欺骗钱财的无耻之徒。”老无赖挥挥手,侧身欲要离去。

前面确实是她胡诌的,但是欺骗钱财绝没有错。魏子喻心中这样想,嘴上却非常诚恳的向他道歉:“先前是我胡闹,这次真有急事。”

“胡闹?”老无赖话音上升了几个高度,气愤地说:“那行,你把欠我的两百块还了。”

“是一百九。”魏子喻纠正道。

老无赖瞪了她一眼,继续敲诈:“还有我的精神损失费,怎么也得给个百来块的吧。”

魏子喻咬咬牙:“行,你帮我这个忙,我就把之前欠的钱全还你。”

她握紧了自己的手机,卡里还有一两千,是整个学期省吃俭用省下来的,本来想着终于有钱买套高端成品汉服,去参加来年的西塘汉服文化节,现在看来又要打水漂了。

爱好总比不上性命,万一老无赖帮不了她,那也别想拿钱。

正想诉说前因后果,老无赖却打断了她,提起两根粗糙的手指,在路旁捻了片落叶,放到嘴边轻吹一口气。

叶子随着气流浮起,悠悠荡荡飘向远方。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魏子喻一怔,陷入回忆。

这句话之前出现在她的梦境中,是一位拥有恐怖面貌,与红衣女鬼一般无二的女子所说的。老无赖何从得知,这其中又有何关联?

“你听过这句话吗?”老无赖转头问她。

“嗯。”魏子喻点点头。

“此句出自诗经名篇《野有蔓草》,是有关男女之情的歌谣。”老无赖顿了顿,缓缓吐出了一个词:“零露。”

魏子喻疑惑不已,原先梦中的女子似乎也叫这个。

老无赖伸出方才捻叶片的指头,戳在了她的眉心:“零露是你的妻子。”

啥???魏子喻揉了揉被戳疼的眉心,满脸黑人问号脸。她母胎单身快20年了,汉子都瞧不上她,更何况妹子。

平白无故哪掉来的妻子?

“我是女的。”魏子喻开始怀疑自己的女性特征是否太不明显了。

“废话。”老无赖没好气的望着她:“我是说,零露是你前世的妻子。”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让喉咙畅通无阻,又接着说道:“红衣女鬼叫温蔓,零露是你前世给她取的字。”

“她虽为恶鬼,也没有胡乱害人。你前世负了她,她徘徊了千百年才寻得你,定不会轻易放过。”

“千百年修行的恶鬼,逃也逃不掉的。”

魏子喻脑门上冒出冷汗阵阵,她抚住胸口,喘了口气:“所以我前世是一个渣男,还要间接害死今生的我?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吗?”

“准备后事吧。”老无赖摇了摇头:“说到底,你活该!”

他轻蔑一笑,眼底竟是小人得志的嘲讽之意。

千年恶鬼。没救了。没救了。之前救她的命,大概是仇恨太深,需要反复折磨泄恨,不能随意让她死去吧。

魏子喻丧气地低下了脑袋,既然没办法,不如早些回去,拍个好看些的遗照,日后也给家人朋友祭拜时留个好念想。

“哎,你等等。”老无赖叫住了灰溜溜准备回家的她,忽然奇怪:“照理她早该找到你了,为何拖到现在?”

“我怎么知道啊!”魏子喻欲哭无泪,甚至想找棵树吊死算了,至少这样不会死的太惨。

老无赖带着疑惑,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番。须臾,指向她的脖颈处,若有所思:“你以前脖子上是不是挂了个什么东西?”

魏子喻脊背兀地挺直,恍然大悟。

是呀,怎么忘了?

她的脖子上,原来一直挂着串玉珠。小时候她高烧多日不退,送医治疗也无果,快下病危通知单了。无奈,爸妈只好封建迷信,从崇德寺的一位大师那儿高价求得这串玉珠,祛除了邪祟,身子才渐渐好转。

她一日日长大,未再遇到过灵异邪门的事情。这串玉珠,就像首饰般可有可无。

放暑假时,同宿舍的吴湘语提前回了家,说是老家那个村子出了些古怪的事。村中小孩无聊,在村前的小树林中挖地坑玩,比谁挖得深。他们年纪小不懂事,好死不死,掘了人家的坟头。

一掘就出事了。村里的坟大多迁走,留下的都是有些年头,无名无主的旧坟。旧坟无人祭拜也罢了,还被人挖开尸骨,暴尸荒野。不知是恶灵愤怒,还是巧合,那小孩当晚就变得神志不清。第二日他父母叫他不起,伸手一探,早已暴毙多时,医院也给不出合理的解释。

过了几日,他的父母突然像他一样,神志不清,不停地发出阴森恐怖的笑声。再过几日,无关的村民也染上了怪病。村子里人心惶惶,生怕一个不小心得了病,或疯或猝死。

吴湘语的爸妈已经在城里买了新房,遇到这事,火急火燎地就要搬走。爷爷对这片土地有感情,不舍得搬家,吴湘语此去就是若磨硬泡,给他做心理工作。

魏子喻想着自己挂的玉珠能辟邪,也用不上,吴湘语这事邪门又不好说,便让她带上,给个心理安慰。

似乎就是回家以后脱离玉珠,她才开始做起了噩梦,遇到了红衣女鬼温蔓。

原来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在作死。

“你还有救。”老无赖见她呆立在那儿,掐指一算,猜到了二三分,说:“那玉珠是百年前道家的宝物,流落世间到了你手里。佩戴者邪祟之物不近身,所以温蔓之前没有发现你,她虽然道行高深,也伤不了你。”

“要自救就把东西找回来。”

魏子喻回过神,眼中闪现出一丝希望,吴湘语的城市离这儿不过两个小时,她等不及了,巴不得快一点去吴湘语那儿,把东西要回来。

掏出手机,订了张最近的高铁票。

老无赖看着她焦急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奇怪的笑意。然而很快,他又恢复了无耻的面目:“如果活着回来,记得把旧账清了。看你可怜便宜你点,加上这次帮忙费的话,一共一千。”

“等你回来噢!”

魏子喻一阵鸡皮疙瘩。她赶紧和老无赖道谢告别,冲上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延伸阅读

全朗空气净化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4bc.shtml
全朗新风系统诞生于德国,全朗高端工业制造的高贵基因,几乎是与生俱来。在随后几年的不断

玖哲洗衣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ecc.shtml
由于市场的急剧扩大,玖哲洗衣的“阳光、活力、时尚”的品牌形象和专业规范高质量的服务,

kailier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pu5l.shtml
桑拿(Sauna),又称芬兰浴,是指在封闭房间内用蒸气对人体进行理疗的过程。通常桑拿

小哈津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gnk7.shtml
qudao

三洋洗衣服务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sam8.shtml
北京三洋干洗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京城第一家“石油干洗公司”。公司拥有世界上最

广东糖水技术培训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gy21.shtml
俗话说:国内外糖水在中国,中国糖水在广东,广东糖水在化州。言下之意就是说化州糖水不仅

好彩妹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y5he.shtml
其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地处各省市发达地区之一,珠江三角洲顺德商业重镇

壹和园水晶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skc2.shtml
壹和园工艺礼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诞生于著名的中国水晶之乡——江苏东海,并立足

祥光水晶饰品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dxxq.shtml
祥光水晶饰品针对18-28岁年轻都市女性,关注时尚,对生活有追求之人士及倾向接受时尚

烤布岛烧烤加盟  http://www.beyoglu-documentary.com/b8py.shtml
内蒙古鼎盛小蒙羊商贸有限公司总部设于中国乳都呼和浩特,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子随风而去野外偶遇

    “玉瑶,你快过来,你看啊,多好的一只鹿呀,赶快过来帮你小姐抬过去,咱俩把它架起来给烤了!”玉瑶听见沈池嫣一直在喊她便走了过去,“哇,好大一只鹿呀,小姐,你这可有口福了!”沈池嫣得意一笑,“何何止是我呀,你也有口福呢,一会儿把它烤了之后咱俩一块吃,这么大一只鹿,我一个人可吃不下!”“谢谢小姐!”古代里

  • 变形吧战魂校霸

    等袁丽丽好不容易骂完迟到的三人,第一节课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她板着脸带着他们回教室上课,又当众重复了好几遍校规校纪。“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都把卷子给我拿出来摊到桌子上,”袁丽丽环视一周,眼中的警告意味十足,“没写完的自动给我站起来,不要等我检查到你那里亲自把你揪起来。”教室里响起一阵哗啦的翻书声

  • 无效契约在线阅读第二章

    青黛做了包子和面条,给还在上班的同事们分了分,又单独留了一份给陈果。陈果下来的时候就看见青黛已经在工作了,“老板娘,才起床呢。”正好要值班的小林看着陈果乱糟糟的头发说道。“你在吃什么呢,不好好工作。”陈果没好气的说。“小黛做的包子啊,可好吃了,对了,她还给你留了一份。”小林指指桌子上。陈果挥挥手,拿

  • 不好好分手就结婚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一脚废了你可是,还不等他继续震惊,陈逍却已经率先停稳,再度冲了上来。顾不上手上的酸麻,林宇连忙迎了上去。不过,这一次林宇学乖了,陈逍力量如此之大,显然是天生神力的那种人,跟这种人肉身搏斗,纯粹是自己找刺激。所以,在冲上来刹那间,林宇手中多出了一把寒光闪烁的长剑!长剑一出,立即以一往无前的气势,

  • [火影]千手扛把子惊唬

    魔力怪虎良杞望着二仙圣,还象那三头魔兽,一声怪叫,嗷吼咆哮一下,望了望后山坡,竟直下跳了去,一溜烟不见了。国师元希道:“不知魔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一百单八名妖魔全都堕落人间,是不是天下大乱了?”“哎,元师弟多虑了。自从师父鸿蒙圆寂以后,由我二人控制着圣魔,休得他们张狂,为害众生。”“元师兄,如果一

  • 奇幻漫游大吉大利,晚上吃鸡!【求收藏】

    在AWM加98K的疯狂狙击下,江楚和张灵又乱枪打死了两队从东边山坡,一队从西南房区企图蒙混过来的人。已经是倒数第二个圈了。白圈刷到了寡妇村旁边带瞭望台的小shan丘。场上还存活着7个人。江楚和张灵已经转移到了仓库旁边的乱石堆了。他们知道在他们左边低坡和对角线的斜坡里都有一队,还有个独狼不知道在哪。时

  • 尘脉之医院与幸村

    “系统,这算是什么?”在医院里,手冢国光醒来后微微皱眉,问到。“体质的升华,血统的提升,生命层次的牵跃,借助宿主你开始第一次换髓来重新造血。”系统回答道:“神遗一族是神明的后代,神明遗落在人间的后代,并且不是那种半神之类的存在。”“而是更加高级的,能够被称作神遗一族的,除了祖上第一代是神明以外,后辈

  • 末世冥君在线阅读第三章

    等了几秒钟,何曼曼见她不应答,语气更差的说:“没有好利索就跑,另一条腿也想断?”夏幼薇不恼,淡淡地问:“伯母是有什么事情吗?”何曼曼被噎了一下,今天这是怎么了,拖油瓶还敢反问自己了?她想到还有正经事,压下了心中的不悦,又说:“有个长辈的生日会,你最好快点回来,我有话和你说。”“好的,我现在就回来。”

  • 最后一只鲲第五章在线阅读

    “十脉,竟然是十脉……夫人,你看到了吗?我们的玄儿不是怪物,他是个天才,真正的天才。”林乾坤呆呆的看着林玄的变化。全身因为激动,微微的颤抖起来。口中还不停的喃喃自语。“父亲,我是神脉吗?”林玄呆呆的看着林乾坤,楠楠问道。大眼睛中带着一点茫然,但更多的是期待和开心。“是是是。我的玄儿就是传说中的神脉。

  • 大唐:老婆太凶了怎么办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家又休息了几个月,爷爷跟我说清明节快到了。听到这个,我自是不理解是什么节日,但我并没有问。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阴雨连连下了好几天,我的胳膊因为湿冷而疼痛阵阵,妈妈在我胳膊上抹了一些药,稍微好了点。天空连续好几天都没有放晴,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过完一天就发臭变质。窗外滴滴答答地滴着雨水,我坐在轮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