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夜中醉自流泪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龙志航 来源:纵横中文网

城墙上铺就的青石长砖在夕阳下泛着油亮的光泽,那是几代将士戍守边疆精忠报国一步步磨出来的。

“哎,”萧晫跟个小孩似的,拍了拍施云胳膊,飞快塞给他一个纸包:“给你。”

“什么?”施云接过来打开,一时间哭笑不得。是几块花生糖。

萧晫低头,那不经意的腼腆简直要杀死人:“你不是喜欢吃甜的吗?快吃吧。”

“嗯?”施云疑惑的重新包起花生糖,翻过来看纸张上面印的字:“京城的姚家糖铺?哪儿来的?”

萧晫皱着眉看他,像看个大麻烦,粗声大气的掩饰自己那点心虚:“你管那么多?我这又不是抢来的。”

施云掂了掂糖包,似笑非笑定睛瞅着局促的男人:“姚家糖铺可是京城最有名的老字号,每天光是排队都排死个人。据说宫里的六皇子最爱他家的花生糖——啊!!”

如同拨云见日,那刺亮如金的光芒一下子劈开了曾经的混沌迷雾。

他想起来了!那个眼熟的少年!啊啊啊!!

“萧晫你是不是疯了?!!”施云顾不得掉在地上的花生糖,紧张的一把揪住萧晫衣襟,拉到面前咬牙切齿的质问:“你帮着什么人把六皇子拐走了?!”

谁知道萧晫像是半点都不紧张,笑嘻嘻的:“什么拐走了这么难听,你松手我才告诉你。”

施云气的脑仁疼。果然远离皇宫那种尔虞我诈的地方,自己连思维都变得简单迟钝了。

当年在太医院,他曾经帮六皇子看过一次伤风。那时候六皇子才十二岁,讨喜的小脸肉嘟嘟的,跟现在不一样。所以他才一时间没认出来。

“萧晫你这行为是要杀头的!”

萧晫弯腰,万分珍惜的捡起糖包掸了掸灰:“六皇子自愿跟郎靳走的。”

“郎靳?”施云拧起好看的眉毛,再度大胆猜测:“西乐国二王子,被国主扔在京城那个质子?郎鑫眼中的废棋?”

“我就说你聪明。”萧晫打开纸包,粗粝的手指捏了一颗糖递到施云唇边,哄他:“你吃嘛,谢珏留给你的,不吃浪费了。”

“什么叫留给我的?”施云越听越糊涂,偏开头愈发不肯吃:“萧晫你是想急死我不成?话不能一下子讲完吗?吞吞吐吐的,哪儿那么婆妈!”

“吃了就讲给你听。”萧晫这种霸道的讨好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满意的看着施云吃掉一块糖,萧晫迫不及待的问:“好吃吗?是不是特别甜?”

直到施云不满的抬脚踢了他脚踝,萧晫这才慢悠悠开了口。

“郎靳这人有头脑也有野心,他在京城韬光养晦,不代表他不知道家里的杀机和相应的机会。你看到那四个侍卫是他的死士,这样的人,在西乐国都曲里还有一大批。总之,他知道了他大哥想他死在大楚,干脆提前动了手,一把火烧了质子居所,里面几具焦尸面目全非。有西乐国的二王子郎靳,也有过去听故事的访客、大楚国的六皇子谢珏。”

施云惊讶的屏住呼吸,瞪圆眼睛等后续。

“所以,眼下的京城,应该全城缟素在祭奠六皇子谢珏。你看到的这个,是放弃了尊贵的皇家身份,自愿跟郎靳回去的普通人。”

施云傻乎乎的问:“谢珏为什么啊?他就是个孩子,心思又单纯,帮不上郎靳的夺位战。”

“你说呢?”大咧咧的萧晫避开眼神的接触,脸上有可疑的难为情:“你不是聪明吗?”

施云要给他气死了:“我什么时候自夸聪明了?快说!”

“真凶悍。”萧晫嘀咕着,脸上却没有半丝不耐,甘之如饴:“郎靳跟谢珏,是,是那种关系。”

豁然开朗!

施云懊恼的拍脑袋。自己怎么就忘了。明明送行那天早上,他都看出来了,那两人之间的关系。

两人一下都不说话了,某种暗中凝结的情绪呼之欲出。

“咳,”萧晫清清嗓子,俊朗的脸上难得带了赫然:“你知道……那种关系?”

施云嘴角抽了抽。纯情的萧将军,我比你懂得多好不好?

“就,”那个愣头青居然误会了施云的缄默,还好意思说下去:“谢珏是郎靳的……”

“别说了!”施云差点伸手捂住他的嘴,俊俏一张脸红的跟天边晚霞有一拼:“我知道了。”

这种氛围太尴尬了。施云绞尽脑汁,骨碌碌转着眼珠,顾左右而言他,拼命想把话题拉回到正路上,远离这奇怪的暧昧旖旎:“那个,他们逃出来时候受伤了?我看你让魏叔进去。不过看上去,两人还好嘛……还有,你这人也太小气了,什么伤是我施云治不了的?非要劳烦魏叔?”

萧晫的脸色一下变得好奇怪。想笑又忍着,几分尴尬几分窘迫,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支支吾吾的:“魏叔看病的时候,我也出来了……不是,不是很清楚……”

这下不得了,施云的胃口给吊的山高,死活压不下去:“哎你不够意思,有必要跟我隐瞒吗?魏叔都说了,要问问你,你逼着魏叔下军令状不能泄露。”

“小祖宗。”萧晫一副不知道拿他如何是好的样子,低着头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动静说话:“我真出来了,因为不方便。不是郎靳受伤了,是谢珏。他伤在难以启齿的地方,不是被郎靳逼着,他都不肯让军医近身……我不是不叫你去帮他,是郎靳顾虑谢珏脸皮薄,要求我找个年纪大嘴巴严的。”

施云恨不能抽自己两巴掌。让你好奇!

这都什么奇怪的话风啊!欲哭无泪!

结果这还不算完,萧晫一不做二不休的,干脆来个竹筒倒豆子:“郎靳胆子大,是快到边界的时候才让人给我递的消息要求见面。我琢磨把他扶起来,一来对大金和西乐的联合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二来就算是对西乐国的老百姓,有郎靳把持朝政,总比郎鑫好很多。郎靳答应了我,他悄悄潜回国,里应外合夺回他的位置,罢黜郎鑫的太子之位,跟大楚建立邦交,永不进犯。其实,后面这条,真不是我的功劳,郎靳就是给个顺水人情罢了。他身边护在心头的谢珏,哪怕跟他跑了,到底是大楚国的皇子,怎么可能让郎靳跟自家父皇打起来?我猜,这条也是谢珏逼着郎靳答应他的,是他肯跟郎靳走的条件之一。”

“只是,”想到那个天真如孩童般的谢珏,施云有点黯然不落忍:“谢珏这么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他就不怕郎靳他日登上帝位,后宫三千的迎娶进门,徒留自己黯然神伤?”

“郎靳不会。”萧晫居然帮袒着西乐国的二王子讲话:“西乐国跟大楚不一样。在他们国家,哪怕是国主,也是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没有臣子们逼着国主迎娶纳妾开枝散叶。”

“就算这样,”施云忍不住:“谢珏是男人,又怎么能跟郎靳一生一世一双人?再开明的臣子臣民,不会连国主绝后都可以容忍。”

“这个,”萧晫眯着眼,干脆哥俩好的勾住施云的肩膀:“就是郎靳该去扛的责任了。不过我听说,西乐国有种巫术,我也不知道说巫术合适不合适。总之就是,西乐国有这种男子间的婚姻,所以他们有种秘方,能让男子受孕生子。”

施云风中凌乱了。医者的好学精神让他驴唇不对马嘴的来了一句:“天哪,这是什么神奇药方?真想去研究一下。”

萧晫笑的意味深长:“有机会。郎靳临走,邀请我们有空去玩。”

刚刚的信息量太大,施云一时间都消化不掉了。

晚霞一点点淡去,天黑了。

“你不是问谢珏为什么给你留花生糖吗?”黑暗中萧晫不紧不慢的又来了这么一句:“因为我有些一直想不通的问题,问了郎靳和谢珏,这才搞明白自己的心思。也正是因为这个,谢珏才给你留了他仅有的最后一包花生糖。”

施云慌了。他几乎能猜出来,接下来萧晫要讲什么。

“哎呀,突然间这么冷。我要回去打饭了,迟了厨房就没饭吃了。”

“等会儿再走。”萧将军的嗓音发紧,很明显他这会儿也没那么轻松:“听我说完。”

“真的好冷。”上下牙打架,施云知道自己不是单纯冷的。少年可怜兮兮的:“回去吧?”

萧晫那点不多的勇气一泄而光,一把抓住施云的手,闷闷的:“走吧,冷就回帐篷吧。”

……………………………………………………

当天晚上,专管通讯的副将颟顸带来了一则大消息——

西乐国老国主暴毙,从宫中传出的原委是因为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原因不明的死在了大楚京城,一时怒极攻心吐血身亡。而郎鑫借机点兵五万,以“为父报仇,为弟伸冤”的名号,气势汹汹的直奔大楚国境而来。

“大军压境,不会超过十天就到。”颟顸单膝点地,跟萧晫汇报军情:“西乐的老国主是被郎鑫毒死的,这不过是个发兵的借口。大金那边蠢蠢欲动,探子来报,国都扶夏城外已经整编了近八万的大军,待到跟西乐国军队汇合,一起往我边境压过来。”

施云呆坐在边上,目光盯着颟顸肩头蹲着的那个漂亮的猛禽。海东青吧,据说是千里难寻一个的好猎手,空中霸主,这种高傲的鹰隼难寻又难驯,不少在熬鹰的过程中,直接士可杀不可辱的死掉了。

真是神气活现,好看又精神。

大风带起的门帘钻进来一阵冷风,施云打个寒颤。

风云际会满城肃杀。变天了。

纵使同仇敌忾上下一心,萧家军只有三万人,这一仗怎么打?

郎靳,你的釜底抽薪,就不考虑并肩作战的萧晫怎么撑住?

延伸阅读

锁麟囊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a2ph.shtml
你了解证券公司有多收益吗?当年股票的旺爆程度,业务员年收入几十万,可想证券公司的利润

艾德沃国际幼儿园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uooa.shtml
华智教育集团直营连锁多元智能国际幼儿园艾德沃国际幼儿园-国际背景艾德沃国际幼儿园是由

麦酷128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p3j4.shtml
1、支持金(跳高返还)迷你店:12800元标准店:15800元旗舰店:18800元样

PINGMAR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pz15.shtml
PINGMAR手机壳是深圳市品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以精品手机保护壳切入移动终

福莱娃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yexo.shtml
加盟信息介绍:福莱娃婴童辅食一向坚持以高要求、高起点来规范自己,于成立当年就通过IS

奇卡国际早教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6ytv.shtml
奇卡国际早教潜心研究国际早教理论,以卡尔·威特、玛利亚·蒙特梭利教育法、罗杰·斯佩里

喧宇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yi1m.shtml
喧宇儿童家具有环保婴儿床、儿童餐椅和儿童自行车座椅等系列产品,经省、市质检部门多次抽

佳伦伯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dlvh.shtml
佳伦伯家纺是一家以机绣为主,集绣品、服饰、内衣、床上用品生产为一体的化生产企业。公司

汀汀小ai电销机器人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gq0j.shtml
暂无

希庆加盟  http://www.insideout-studio.com/yyxq.shtml
希庆电子拥有者可观的利润空间,市场前景广阔,成为广大中小投资者轻松无忧涨收入的。希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哀之柯南的选择在线阅读第4节

    这一夜谢小晚辗转难眠,她闭着眼睛数绵羊,脑海里却不停的晃荡着录取通知书的影子。直到凌晨,她才渐渐睡去。朦胧中,她梦到自己来到了梦想中的象牙塔,坐在宽敞的阶梯教室里听着老师讲课,教师的音响里回荡着老师讲课的生声音,滑动黑板上满满记录着老师所讲的每一个知识点,课讲到一半时老师转过身,手里拿着花名册点着

  • 科幻剧作在线阅读第八节

    事实证明,一部引发大规模吐槽的糟糕电影,其剧本往往也不怎么样。《只想和你在一起》的定位是青春偶像电影,内容讲述的是转学过来的酷炫拽校霸男主角对家境贫寒品学兼优的清纯美丽女主角一见钟情之后,穷追不舍,死缠烂打,修成正果后,却发现自己的继父是女主角的生父。于是男主角愤怒了,以为女主角是刻意接近自己,两人

  • 农女逆袭种田忙第十章在线阅读

    又过三年,安定繁荣的紫昌国遭北方蛮人偷袭,边关郡县百姓纷纷逃离南下。皇上特令秦飞的父亲秦天为大将军,李沁雨的父亲李义成为副将军,北上讨伐蛮人。一时,京城兴起了一阵阵比武的新潮。偷溜出来的李沁雨就是来看一看这比武到底热不热闹的。她女扮男装,化身为翩翩少年郎,混迹在人群中……“欢迎各位英雄好汉的到来!今

  • 寻找幸福的滋味在线阅读第3节

    待到别别扭扭的女皇来到御书房,苏修正单手趴在案牍上小憩。放眼望去堆积成小山的奏折已经处理过半,其间重大事件需要女皇亲自过目的,也被整整齐齐叠放在御案上,有盘龙镇尺压着。素修身处庙堂五载,是出了名的清冷,却丝毫不影响他人爱慕。世人皆道右相好颜色,未来皇夫非他莫属。因而即使趴着,他仍旧是令人移不开眼的存

  • 女相(gl)之有人在叶王府闹事(4)

    轰!叶尘的巨指和众多青年的攻击相撞,青年子弟们感受到巨指的威力,面色纷纷大变,他们纷纷运转元力抵挡,但是巨指的威力乃是叶尘将全身灵力凝聚起来的一击,不是他们能抵挡的,纷纷承受不住巨力,往后飞了出去,身上多处骨骼碎裂,嘴角溢出血迹,倒在地上起都起不来。巨指的威力慢慢消退,叶尘微微感叹了一下,要是自己没

  • 掉马就是修罗场在线阅读第2节

    至于那老道士说的六十七岁后怎么样,江罗就不清楚了。因为刚听到这里,急得七窍生烟的爷爷就已经从背后拎住了他的领子,然后就是一个威力十足暴栗,敲得他晕晕乎乎天旋地转,一直被扔上汽车才清醒过来。而几分钟前院子里听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神经兮兮好像电视剧台词的东西,也就基本上忘了一大半。————江罗的父母这一次到

  • 诸天归一在线阅读第四节

    “老板,不是我的事,是这姑娘她非要咱们把草鱼也收下,我都和她说了中收,可她还说我听错了,非要再找你来理论!”那老板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姑娘,你可能第一次卖鱼,这草鱼我们确实不收。。。”“老板,要是我知道一道菜,可以将这草鱼所有的美味都呈现出来呢?”“哦,姑娘还有这本事,要真是这样你的草鱼我全要

  • 我的初次强无敌在线阅读巴蜀之旅

    旅游,是快乐又痛苦的。快乐自然不必多说,美景加美食就足够让人心旷神怡了。而痛苦嘛……“天呐,我为什么要作死地穿高跟鞋出来旅游!”应云清一坐下就把高跟鞋一甩,光着脚丫子说。穿着运动鞋一身轻松的林初吐槽:“知道要逛街还穿高跟鞋,活该。”应云清从小就爱打扮,高考后立刻烫了个大波浪,每次见面都是高跟鞋加长裙

  • 我能扫描一切在线阅读第七章

    走到了转职神殿。张宸不得不感慨一下,真他喵的气派!到底是**,要是在现实里也就皇宫能有这个规模了。走进转职神殿,里面只有6个NPC,张宸一眼就发现了一个穿着武斗服的光头,正在围着一个穿魔法师袍的女性NPC转。大厅里的NPC看到张宸进来,都听停下手中的事情看向张宸。“哈哈,美丽的露琪亚,我就说吧,第一

  • 女尊之童养夫之第二章(2)

    结束午餐,我带梁小彦去市中心的商场逛街,却一直心神不宁。梁小彦知道我不喜欢逛街,也就没有多想:“大冰,你看这个好不好看?”“嗯,挺美的。”我指了指柜里的另一副手镯,“你觉得这个露姨会喜欢吗?”梁小彦说:“我妈不喜欢戴银饰,那对玛瑙的还不错。”闻言,我转头跟服务员要了那对玛瑙手镯,然后递给梁小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