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利刃之秋婉八

作者:莫多 来源:晋江文学城

水银和章霖谈完离开,回去的路上,系统简直在她脑子里搞了个交响乐团演奏,警报没完没了地弹。水银的脑子要是个电脑,能被它这些弹窗搞死机。

要不是她没办法把这该死的玩意儿拽出来,水银一定要把它甩在地上踩成碎渣再烧成灰冲进厕所里。

【宿主为什么还要坚持打胎!现在章怀远没死,宿主不能一个人决定胎儿的去留!这是不道德的,打胎是残忍的!你不能一错再错,请珍惜改过自新重头再来的机会!】

水银慢悠悠走在游廊上,目光冷漠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你一个随便把人拉到这种世界里的系统跟我讲道德,你配吗?你不配,我呸。]

[打胎残忍?我觉得不让别人打胎的傻逼系统更残忍,怎么着,感情不是要你生要你养,躺着说话不腰疼呢,谁给你这么大脸,你要是真这么善心泛滥,与其给一个还没出生的胚胎,不如分点给我这个活生生的人,可怜可怜我把我送回去再说?]

【如果宿主是觉得章家望日后不孝才不想生下他,这边可以建议宿主教他成才,允许宿主适当偏移一点剧情】

对于系统这份“恩赐”,水银面无表情,毫不动容,甚至还想笑。

[我管他以后是人才还是蠢材,它在我肚子里,生不生它全看我心情,我要是心情好想生,它是条虫子我也愿意生,我要是不想生,肚子里以后是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我也不生,我现在心情就很不好,懂吗?]

[要我一次两次跟你解释这种简单的道理,你要是听不懂人话就早点说清楚,省得我跟你浪费口舌,你以为跟傻逼说话不累的吗?]

【宿主不仅不让主要角色章家望出生,还要和反派角色章霖同流合污,不符合系统规定人设!请及时改正!放弃这种可怕的行径!】

水银笑起来。

[我不,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系统真的无言了。它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宿主,其他的人都为了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或忍辱负重或消极地做任务,哪怕有不甘愿的,在电击教育下也会很快屈服,没有几个人敢和系统对着干——连重启任务世界都奈何不了这个女人,系统也没有办法了。

它可能遇到传说中的BUG了。

系统不吭声,水银倒是又满怀恶意地对它说了一句——[你不知道当个坏人有多快乐,我现在就感觉挺快乐的。]

她回到章怀远的屋子里,这位大少爷正在和老夫人说话。对沈秋婉横眉竖眼的老夫人,在唯一的儿子面前就像是春风那般温柔,小心翼翼地,声音大一点都生怕影响自己宝贝儿子的病情。

一转头看见沈秋婉进来,老夫人脸上神情立刻就变了,“你跑去哪里了?不是让你在房里照顾怀远吗,你倒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偷懒,娶你进门是为了怀远的身体,可你看看,进门这么久,怀远的病也没有好转,要你有什么用!”

水银低着头站在一边不说话,露出适合沈秋婉的委屈神色。

大少爷章怀远咳嗽了一声,“娘,秋婉总是在这里也闷,出去走走没什么的。”

老夫人:“怀远,你可不能这么纵容她,骨头没几两重,要是不敲打,她能飞天上去。”

说完又瞪沈秋婉,“怀远咳嗽了你没听见,还不快去端药过来!”

水银扭头就走,无所事事坐到水榭看了一会儿鱼,才慢腾腾去端了药往回走。

回去的时候老夫人已经不在了,章怀远接了药喝了,拉了她的手说:“娘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这么多年,她独自抚养我长大,受了许多苦,我们做晚辈的要多体谅她,我这身体也不能在她跟前尽孝,以后都要靠你了。”

孝顺的大少爷在原本剧情也是这么对沈秋婉说的,所以沈秋婉当了一辈子孝顺媳妇。

水银微微笑:“当然,秋婉一定会好好孝顺老夫人的。”

反正大少爷这破身体也活不了多久了,原本剧情他也就是过几天病情加重,然后突然恶化去世的——没错,并不是章霖气死的他,他就是自己病重,不过在一周目水银的哭诉下,所有人都相信了章霖才是凶手。

水银这个时候还必须要去伺候老夫人,其实老夫人也没什么好让她伺候的,只是自古以来当婆婆的大多要压服媳妇,以稳固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沈秋婉哪怕是什么都没做错也会被嫌弃责骂,更别说现在换了压根就没想好好做的水银。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啊?嫁进来没多久就原形毕露了,我可还没死呢,你这是敷衍谁?”老夫人丢下筷子,指着水银的鼻子骂,“出去跪着!”

水银一句话没说去跪着了。

她赤条条一个人来到这世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腔不甘的怒火和不怕死的心,但凡受的委屈吃的苦,她都要一一讨回,否则她白来这世上一遭!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自食恶果的。水银看着面前青石板上一滴滴绽放的雨点,冷冷笑了。

原本剧情里也有这一出,沈秋婉惹了老夫人不快,老夫人罚她跪在外面反省,天降大雨,沈秋婉在雨中跪了很久,大少爷赶来为她说话,才让她从雨中起身得以回去。

可能就是这一次,大少爷不小心受寒生病,之后缠绵病榻一直没好,病情反反复复,就那么去世了。

这一回水银来伺候老夫人之前,吃了打胎的药丸子。吸取上次的经验,这回她准备分作好几次吃,量都很少,不容易被看出来,到时候别人只会以为,这孩子是被恶婆婆给折腾没的。

就是不知道孝顺的大少爷,这个一心想要妻子包容母亲恶言恶语和折磨的大少爷,知晓自己盼了多年的儿子被母亲折腾没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大雨淋湿了周围的一切,屋檐垂下的雨水连成线,水银跪在一片濛濛的雨水中,感受着身上的凉意,心头也漫上一股凉意。廊下有丫鬟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老夫人身边伺候的惠红笑声格外清脆。

水银没有在意这些大雨中嘈杂的声音,她只是忽然想,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这个世界对她没有意义,这个世界的人对她也没有意义,只有脑子里那个试图改变她的系统,令人愤怒。

她跪了许久,大少爷姗姗来迟,管家和两个人扶着他,阿福和另一个丫鬟给他打伞,试图把雨水拦在外面。大少爷来到水银身边的时候,只湿了一双鞋。

他咳嗽两声看着她,为难地喊了声秋婉,然后叹气道:“我这就去和娘说。”

然后进了屋子,过了一会儿他才和老夫人一同出来,让阿福来扶水银起身回去。

刚回到屋子里,一群人在老夫人的呼喝下紧张地去找衣服鞋子端热水,伺候大少爷换上。

老夫人嗔怪地对儿子说:“你就是太心善,这么点小事还要你亲自去说,下着雨你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沈秋婉好得很,她这种做惯了粗活的,跪一下难不成还跪坏她了。”

“你还在这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收拾自己那一身水回来照顾大少爷!”这一句是对水银说的。

水银依言离开,冷静地又吞了几粒药丸子。

对啊,老太婆,沈秋婉跪不坏,你的宝贝大孙子是要坏了。

大少爷晚上又宽慰了她一通,还是那些老话,水银一派温婉笑着应和,没露出丝毫异样。章怀远这个人,她没什么感觉,只要他不为难她,她也懒得理会,跟他不熟,没什么好说的。

她躺在这个陌生人身边装作睡觉,脑子里的系统又开始劝她。

【章怀远对你这么好,不惜冒雨去接你,你心里都没有一点感动吗,他对你好,你就不想回报,还要打掉他的孩子,你不觉得羞愧吗,宿主现在停手还来得及】

哪怕见识过了系统的智障,水银还是被它这一通发言给恶心到了。

[“对我这么好”?你对好男人的要求还真是的低,比对好女人的要求低多了]

水银呼吸平稳,在脑子里说[你是见识少没见过真的好男人,还是对男人要求真的这么低?如果他能做到你要求我做的“宽容醇厚、温婉柔顺、忠孝良善、勇于牺牲无怨无悔”,成为好丈夫好儿子好父亲……我也能对他这么“好”,至少比他对我好一百倍]

[我还没做惯女奴,是个男人对我和颜悦色一点就感恩戴德。老夫人让我“跪”,章怀远让我“跪”的更舒服一点,我不会因此感激他,我只会想,我为什么要一直“跪”,我更想站着不是跪着]

[你不会懂,如果你懂,我就不会陷在这个世界里挣扎]

水银这个时候反而平静下来。愤怒虽然还在,却被她压在了心里,她冷静地感受到肚子的隐隐疼痛。章怀远在旁边因为病痛发出习惯性的呻.吟,病人总是这样。

他冰凉的手拍了拍水银。

“秋婉,我要喝茶。”

水银坐起身,给他倒热茶,倒茶的时候,她又吃了一点药,大少爷根本就没发现,他已经有些不舒服,接连咳嗽了几声。如果是原本的沈秋婉,会非常紧张地马上叫大夫,但水银冷眼看着,毫无反应。

第二天,大少爷果然病了。傅大夫来诊脉的时候眉头紧锁,又开了新药。

老夫人担忧过后,又把沈秋婉骂的狗血淋头。

“你是怎么照顾怀远的,他晚上不舒服你还能睡,你不会起来照顾吗,你是死人啊?”

她就是心情好也要折腾沈秋婉,更别说儿子生病,她心情格外不好,动不动拿沈秋婉撒气。

水银当着许多人的面,做足了一个被欺压从不反抗的柔顺样子,傅大夫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我看大少奶奶脸色也不太好,是不是照顾大少爷累着了,不如给大少奶奶也看看。”

水银当然不会让他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身孕,不然就不好玩了。只是还没等她拒绝,老夫人就先说:“她能有什么事,只知道偷懒的懒货,别管她了,再给怀远看看,怀远身体要紧。”

章怀远病了两三天,已经起不来床,比沈秋婉记忆里的还要更严重一些。

老夫人焦心极了,每天过来看,见到儿子难受,她就更难受,看到旁边的沈秋婉就要找她麻烦发泄自己心里的不安。

水银还想故意惹怒她,谁知道什么都不用做,老夫人就主动惩罚。

给章怀远端来的药烫了一些,老夫人接过去的时候烫了手,药洒了一地,她立刻就骂起来,“你是诚心想烫死我还是想烫坏怀远!还不把地上这些收拾了!”

水银跪在地上收拾,语气虚弱,“秋婉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有拿稳。”

老夫人听她还嘴,气不顺抬脚就踢了一下,“滚,赶快去重新熬药,别误了怀远喝药的时辰。”

水银撞到床边的一个小几,栽倒在地。

老夫人看她坐在那不动弹,还想再骂,忽然愣住了。她看到沈秋婉裙下的血色,整个人一惊,霍然站起,“你——!”

沈秋婉的孩子没了,大少爷本就病得厉害,这一下子受了打击,更是直接发起高烧陷入昏迷,老夫人又是痛心自己未出世的孙子,又是担心病情越来越严重的儿子,整个人也憔悴许多。

几天后,章怀远去世了,比原本剧情里的死期提前了好些天。

他死之前,水银在他床前哀哀哭泣,不断诉说着失去孩子的痛苦,章怀远比她想的更加难以接受,又听水银这么说,忍不住也对他的母亲章老夫人说了两句重话:“娘,你为什么就是容不得秋婉呢,我们的孩子没了,这可能是我唯一的孩子啊,你是要我们章家断子绝孙吗。”

老夫人听完就嚎啕大哭起来,又悔又痛。

更糟糕的是,章怀远说完直接吐血晕倒,晚上就死了,在别人看来,章怀远就是因为孩子流产受不了刺激病情加重而死的,而孩子之所以流产,都是因为老夫人对媳妇太苛刻,活生生把孩子弄没了。

听到儿子去世的消息,老夫人痛呼一声,晕厥过去,比上辈子还早地出现了中风的迹象。

延伸阅读

湘翠坊玉器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h9d.shtml
湘翠坊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66年,由海外华人周氏家族在香港创办“港龙洋行”,经

法国兰其尔国际洗衣干洗连锁店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sa3w.shtml
法国兰其尔国际洗衣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兰其尔洗衣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洗涤设备的研制

成远集团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ao5i.shtml
集团简介北京成远连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拥有,教育,美发沙龙,婚纱摄影写真,彩妆

得一庄奶茶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sy7o.shtml
得一庄奶茶加盟公司简介得一庄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于2006年注册了“得一庄”商标,采

优衣净干洗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g0ar.shtml
优衣净干洗加盟是集研发、设计、生产、营销为一体的专职品牌洗涤加盟企业,优衣净拥有丰富

缘汇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dsnc.shtml
缘汇纺织品位于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开发区,近邻江苏联发集团工业区,交通十分便捷,南距上海

青岛红狮洗涤机械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gkj5.shtml
青岛红狮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是由原国内贸易部直属的国有青岛饮食服务机械厂和青岛离心机厂改

依神干洗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p1c.shtml
现代生活节奏快,生活水平提高,高档衣物人手一件,价格昂贵的衣服不方便在家自己清洗,就

东瓯上邦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xtdk.shtml
东瓯上邦工艺品总部经销批发陶瓷工艺礼品、商务礼品杯系列、陶瓷套装餐具系列、礼品挂历、

美一天加盟  http://www.coulontourisme.com/prkn.shtml
美一天洗衣项目介绍:美一天洗衣产业连锁公司成立于2003年,为中国商务部备案跨省经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点墨天下(女尊)天下武功,惟快不破!

    晨光熹微,天际隐隐还残留着暮色,大多数人都还在梦乡中不曾醒过来。远在塞外的营帐里,兵将正熟睡着,来回巡逻的编队打着十二万分精神,伙营的伙夫正做着众人的早饭,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当然,除了那个边干活边碎碎念,还要在心中暗自腹诽的身影。此人背影显得消瘦而单薄,现在正提着一桶水晃晃悠悠地往伙房那边踉跄走去。

  • 卿墨学武丘处机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今天就是丘处机来接王天去终南山学武的日子。于是,今天早上王天早早就起了床,给包惜弱请了安之后就在茅草屋中陪包惜弱聊天。而聊天的话语不外乎是对王天说一些外出的嘱咐。王天在包惜弱说话的时候静静的听着享受着自己这份来之不易的母爱。而梅超风王天让她暂时躲了起来以免丘处机看到王天不好

  • 恶女素希在线阅读第九节

    我们这边也有,问什么都准,不信都难。很难解释吧!像我妈之前去叫通灵的人找我奶奶,问什么都能答上,甚至通灵的人准确的把我爷爷的也说到了。就是在问的时候我奶奶说到我爷爷。感觉他们就是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通灵的那个人,不单单回答话那么简单,她基本把死去的那个人模仿的很到位,特别是说话的语气,速度,都跟生前

  • 从前满鬼影兵团!参上!(4更,求收藏)

    “这种感觉,真是令我兴奋呀!”在吞噬完龙符咒之红,他不仅拥有了爆炎之力,还感受到了血脉深处澎湃的力量。那不是人类的力量,而是恶魔的召唤。真不愧是储存了圣主大部分神力的顶级符咒呀!在感受完符咒的力量后,那么接下来该试试鬼影兵团的威力了。想着,他抬手一招。那张军团卡片,顿时化作一道流光,飞到了他的手中。

  • 查理九世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早上。阿仑率先醒了过来,捂着隐隐发痛的头部。“哎呦,我这是在哪?我咋回的石头家?”说着就是要挣扎着起来,“哎呦喂,我的老腰啊。”阿仑和孙胖子昨晚都是睡的沙发,导致他的腰部异常疼痛。“胖子,胖子,醒醒…哎,石头,石头,萧石!”阿仑开始造作起来。“嗯~吵什么吵,大早上的…”孙胖子第二个起来了,“我

  • 告白送错情书之后第2章在线阅读

    “朴绿,朴绿……。”“呵呵呵,小帅哥,做春梦咯,爽不爽?”TP传送装置启动后张文就进入了一个黑色的旋涡之中,身体不由自主的旋转了起来,随即晕了过去,此时被一串女人的笑声吵醒,睁开眼睛看见之前在研究所内坐在自己身边穿着暴露的**女人正用手指来回摸着自己雄起的老二,不禁大叫出声慌忙的站了起来:“你干什么

  • 异界剑宗第一章在线阅读

    呼延飏和叶岚原是修真大世界的一对神仙眷侣。呼延飏是炼器宗师,叶岚是炼药宗师,两人不是那种天赋卓绝的人,却够努力,也肯吃苦。作为炼器宗师和炼药宗师,呼延飏和叶岚积攒了很多很多神兵利器,灵丹妙药,功法秘籍和天材地宝。两人在一处秘境里历练的时候,意外得到了一个空间秘宝,这个空间秘宝,自成一方小世界,只是没

  • [蓝胡子]论审美异常者的HE可能性陈荷莉

    周牧的讲话被猛地打断,不悦的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女生慌忙的跑了进来。脸上的表情惊慌失措,眼睛湿红,好像一会儿泪水就要掉下来似的,女生的五官谈不上精致,却也是好看的。而且气质楚楚可怜,清纯可人。身材也发育的很好,前凸后翘,白衬黑短裙的服务生制服在她身上穿着,极其贴身,清纯中多了一些妖娆

  • 丑闻(瓶邪)次遇见

    生日过后好几天都老实呆在家的莫心突然觉得闷得慌,因为看不见也就没有学古代女孩子学的针线活,所以没有什么能打发时间,便想出去逛逛,透透气,于是叫上竹一起出门。竹是从小就跟着她的,对她很是忠心,并且很多时候就是她的眼睛,很多不方便的事都是有竹替她出面,竹比较心细,可以把她照顾得很周到,所以很多的时候竹都

  • 他的陆小姐又美又娇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个冒着催泪烟的罐装物被丢进了二楼,迅速弥漫向整个楼层,在短短数秒钟之后又迅速的消失。“哒哒哒……”一阵急促有序的脚步声,警卫小队迅速冲上了二楼。安静——没有预想中的打斗声、喘息声,整个楼层只有催泪武器仍然在往外散气的声音。一上二楼,众小队队员小心翼翼地分散开寻找目标,这栋楼只有三层,出现战斗气浪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