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天元剑仙之在想什么(7)

作者:鱼人饮水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会儿之前,听到咚咚咚的急促上楼脚步,戴月光知道是她妹妹回来了,于是她和秦由简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话题,一同看向她。

因为知道妹妹是个强自尊心的人,所以就算发现她神色异常,为避免她在秦由简面前感到难堪,戴月光也仅仅只是避重就轻地叫妹妹吃晚餐,没想到却适得其反,戴曦光并不领情。

看着妹妹跑上楼的背影,戴月光犹豫了下没有立即追上去,决定给她时间让她冷静下来,同时也是给自己时间好避免被妹妹的愤怒刺伤,并消化戴曦光回来之前她和秦由简的聊天——

稍早,妹妹出去之后,戴月光上楼准备晚餐,她本打算一个人的晚餐就简单一些,一来她并没有觉到有多饿,二来今天她有些疲惫,打算晚餐过后早点洗澡休息。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有点多:杜比松显然对自己别有用心的约见、秦由简一声不响地出走、妹妹回到家之后似乎对自己有误解、她去郑誓瑜家显然遇到了不快的事情,这一切的一切弄得她甚至不想继续做进行到一半的晚餐,可就在那时,秦由简忽然回来了。

那时候戴月光正准备做蒸鸡蛋,她刚刚打了一个鸡蛋,听到脚步声,她停下来转回身,手里还拿着第二个鸡蛋,静静地看向他,一脸纯白。

“很奇怪,今天你怎么没说你去了哪儿?”

她一时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愣了下回道:“为什么会很奇怪?好像我们也没有约定去哪里都要详细报备。”

“以前你总会说,看来今天并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戴月光想不到秦由简的心这么细,她本以为不详说,对方一定会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如同往常一样是为工作的事情外出。

被他说破,一时间她竟不知该如何应对,明明那也不算欺骗,此刻她竟有一种谎言被对方揭穿的错觉,甚至产生了愧疚感,难道说他是因为自己没有跟他说自己的行踪才一声不吭地离开小树唱歌吗?

胡乱想了一会儿,她才接道:“确实不是工作上的事情,是去见一个朋友。”生怕秦由简会误会,她解释,“只是普通的朋友。”说完之后她才觉得这解释是多余的,他应该不会在意自己去见什么样的朋友吧。

“你去见什么朋友是你的自由。”秦由简越想装作满不在乎越是令戴月光感到不自在。

戴月光“喔”了一声,没再继续说下去,她也不想问他去哪了,尽管他曾跟她说过喜欢摄影,尽管现在她见到相机就挂在他的脖子上,但因为他刚刚说的“你去见什么朋友是你的自由”这种冷漠的话刺痛了她,于是她也不自觉地冷漠起来,觉得他要去哪里也是他的自由。

对望了差不多六七秒钟,两个人的眼睛都清清亮亮,将对方清清楚楚地倒映在自己眼眸中。

回小树唱歌的时候,秦由简的心情明明不错,甚至还有些期待地想着如今的戴月光是不是对自己依旧余情未了?

可是现在,他并没有看到戴月光的脸上有丁点戴曦光所说的为他牵肠挂肚的样子,反而是那种“我才不在乎你去了哪里”的模样,于是因为她外出时的反常造成的不安在他外出散心时短暂地离开之后,现在又回来了。

人心果然是最难以掌控的,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心。这就是一直以来他不爱与人靠得太近、总是独来独往和没有朋友的主要原因。

戴月光不想与他继续僵持下去,所以没再纠结他刚才的话。“你吃鸡蛋吗?”她收了视线。

“这什么问题?”

“记得之前你说过鸡蛋很腥,还有阿曦她说今晚不回来吃饭,而且刚刚你也没在,所以我没去买菜。”戴月光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已经不辞而别?”

因为被说中,戴月光的肩头僵了一下,她是不太会撒谎的类型。

秦由简从不安变得生气,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难不成她也像她妹妹一样并不欢迎自己?之前她所表现出来的友好和担心,有几分真实?本来他还以为在被家庭推开之后总算遇到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不否认我有那样的念头,但我并不希望你不辞而别!”戴月光的话打断了秦由简的思绪。

就像暗处忽然照进光,这句话令秦由简抽离了偏执和阴暗的想法,确定对方的真心实意之后,他瞬间又恢复明朗。

“我没有那种打算,你知道的,现在我已经无可去处。”秦由简将自己的脆弱没有保留地袒露,这就是他表达信任的方式。“所以,你别想赶我走!”

“我什么时候有过赶你走的意思?”

“你没有,阿曦有。”意识到自己有点像在打小报告,秦由简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你放心,我已经用了一张万能卡。”

“万能卡?”

戴月光将万能卡细细地给他解释了一遍。

听完她的解释,秦由简淡笑道:“这万能卡还蛮有意思。”而且得知戴曦光今年的万能卡已经用完,他顿时放心了。

果然,直觉告诉他戴月光可以信赖是真的,今年之内把这里当作避难所应该很稳。“家里没有其他菜了吗?我不爱吃鸡蛋。”

因为秦由简这句话的余音太过温馨,就像家人对家人一样亲切,戴月光情不自禁地露出温柔的神情,回道:“只有咸菜,还有牛肉干。”

“那我去买点卤味回来,有想吃的吗?”

“帮我买点毛豆,阿曦喜欢鸭脖,帮她买一点微辣的。”

……

一会儿秦由简提着卤味返回,戴月光已将将晚餐摆到餐桌上。

准备开饭的时候他问:“要不要给阿曦打个电话再确认下?”

“不用了,她去同学加补课,我们先吃吧。”

秦由简犹豫了下,并没提起在路上遇到戴曦光的事。

因为外出所激起的乌云已经尽散,他们晚餐的氛围还蛮轻松。

秦由简虽然挑食,但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食物总能留口德,对于喜欢的食物,他一向不吝赞美,虽然生于锦衣玉食之家,但他对食物有一种由衷的热爱和尊敬。

“乌龙茶泡饭很不错,这是普通人民的吃法吗?”秦由简的重点其实是前半句。

可是戴月光的重点却在后半句:“听语气,好像你是特殊人民。”

“我的意思是,我们家没有这样吃过。”他不露痕迹地将话题引离他的口误。

“我不知道其他人家会不会这样吃,以前戴女士春夏时节很喜欢做茶泡饭,所以我学会了。”

“我也喜欢,以后你经常做吧。”

什么叫做以后经常做?戴月光开始因此分神。

就是这个时候,戴曦光咚咚咚的脚步声传上楼。

紧接她妹妹那交杂着不快和懊恼的面庞便映入眼帘,两人吃饭的动作戛然而止。

戴月光当然知道妹妹外出的这段时间里一定经历了什么事情,只是碍于秦由简在场她才将大家的注意力拉到晚餐上,可戴曦光不只没发现她的好心,甚至还因为想起近期被姐姐冷落和疏远而生气。

她跑上楼之后,餐厅里的两个人匆匆地吃完饭。

“你上去看阿曦吧,厨房我来收。”秦由简早已察觉出她的担心,“十七八岁的小孩,整天都有精力怒气冲冲的。”

“那我先去看看她。”戴月光没有探究秦由简的话中话,起身上楼。

如果是以往,戴月光会将晚餐顺便带上去,可是今天,她觉得妹妹的心情真的很差所以就空着手上了楼。

到了戴曦光房门前,她敲了敲门,接着又敲了敲,里面没有回应。

“阿曦,我进去了。”戴月光一边说一边扭了门把,没想到反锁了,“阿曦你开门。”她加大了敲门的力度,咚咚咚的声音持续了一阵,“快点开门啦,你到底生哪一门子的气啊?”

“谁告诉你我生气了?”戴曦光的声音贴着门板传出来,“是你同学吧,除了说我生气,他还对你说了什么?”

“你的怒气全部写在脸上了,还需要谁来告诉我吗?拜托我又不瞎,你快点开门,今天我觉得你怪怪的,你告诉我补课期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告诉我你同学都对你说了什么先。”一回来她就见到他们两个人都换了一副面孔,戴月光不再沮丧,秦由简也是一派轻松,这时候她一惊,难道在路上对秦由简的威胁起了作用,而且他们两个早前果然吵架,现在和好如初了吗?她靠着门揣测着,将自己在郑誓瑜家发生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关于你的话他只说了 ‘你上去看阿曦吧,厨房我来收’,仅此一句,你对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所以你生气是因为他吗?”戴月光不过是声东击西,她才不会真的那样以为。

啪的一声,门忽然被打卡,戴月光到了口中的话被这声响吓退了。

“我不是对他有误会,而是对你有意见。”戴曦光抚着门沿,继续说,“自从他来了以后,你整个人都变了,而且、而且对我的关心也少了很多,有了心事也不跟我讲,我是为这个生气的。”

戴月光哑然,这么说的话,最近因为自己的心事,她对妹妹的关注度确实比以前少了一些,甚至她和郑誓瑜走得很近也没怎么察觉,不过她还是反驳:“我怎么可能会整个人都变了?你言过其实了吧,我承认最近晚上睡觉前没有上来看你,偶尔也会忘记问你的作业,我也不否认我同学住进来令我分心,但也和最近工作很多有关。我绝对还是原来的我。”她避开了妹妹提到的心事。

“简哥怎么令你分心了?”戴曦光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就是,又要照顾你,又要工作,家里忽然多了一个人很不习惯,光是饭菜的分量我就常常掌握不好,有时候洗衣服,见到他放在篮子里的衣物会不禁一愣,觉得很奇怪——”戴月光努力地解释着。

“得啦得啦,我知道了。”戴曦光很失望,她觉得姐姐说的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是她想听的。

“你和阿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铺垫了那么多,戴月光觉得是时候跳入重点了。

“你为什么这么问?”戴曦光本以为能逃过诘问,“我和他除了补课之外还能有什么事情?”

“说到补课,今天你是中途折返吧?所以,我这么问有什么不合理吗?”

“就是,我被他推倒,结果不小心被他爸爸撞见了——”

戴月光本来以为他们最多是发生了不愉快,结果没想到事情的尺度居然这么大,吓得她赶紧捂住妹妹的嘴巴,推着她进了屋,并抬起右脚将门关上。

好不容易,戴曦光挣脱了姐姐的束缚,大声问:“姐,你发什么神经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我想的是哪样?戴曦光,你最好快点跟我说清楚,你们到底进展到哪一步了?”

“阿月,你给我冷静下来,听我慢慢说!”戴曦光比了个暂停的动作,“首先,我和郑誓瑜就是同学关系,就像你和简哥这样的;其次,我坐在凳子上因为没专心听他讲题,结果他推了一下我的脑袋,我不防所以被推倒;最后他想拉我起来,结果被我踢到,他也摔倒了,我、我——成了肉垫,偏偏那时,郑叔叔出现了……这就是我中途跑回来的原因。”诚实是这个家庭里每个人共有的美德,这是以前戴女士耳提面命的教导,所以尽管在外面想了包括撒谎在内的很多种说辞,最终戴曦光还是选择对姐姐坦诚以对。

“这样子喔,我还以为你们——”

“姐,你可快点打住哦,我直接跟你说吧,郑誓瑜那种太过乐观的人应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喔喔,现在你们不能想那些事情,该好好学习的。”戴月光并没怀疑,“只不过这种事情,你为什么要对我生气?害我担心一场。”

“姐,自从简哥来了以后我发现你变笨了很多,”戴曦光顿了顿,“我生气是因为你、因为你为了他疏远我好不好!”

“没有的事,我跟你保证,秦由简离开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如初的。”戴曦光对妹妹的担心刚刚平息,这么一说想到秦由简迟早要走,心里又不是滋味起来。

“怎么,简哥说他要走了吗?”戴曦光一惊。

“目前没有,但他早晚总要走的,他总不可能一直住在这儿。”

“怎么,舍不得啊?那就留他咯。”

“我们的事情你不用你管。对了,你的数学补课效果怎么样?马上就要期末考,好好努力知道吗?”

戴曦光没有回答,她还在思索着关于能让姐姐开心的人要离开这件事,原来那并不是她所预期的那样是一件开心的事情,现在就算只是想一想她也能够确定,假如他离开,姐姐的笑容一定会变少很多。

“反正,我感觉他还要在我们家待很久。”她安慰戴月光。

“嗯,有他帮我搬花盆、提重物挺不错的。”

“还有,我终于不用再洗碗了。”

姐妹俩相视笑了。

延伸阅读

顾芷和总裁的甜蜜之旅在线阅读熊孩子有货  http://www.330i.cn/pmmm.shtml
“叮!大数据师分析启动,正在对元兽进行分析……。”“叮!分析完成!”姓名:蛮牛种族:

[口袋妖怪]皈依之欢迎铁板烧  http://www.330i.cn/uxbd.shtml
一声闷响,向阳摔在地上,空荡荡的客厅里传来一阵回音,过后又寂静的吓人。“我跟一个铠甲

无限奇迹l零体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330i.cn/ped4.shtml
“我从深渊走来,在茫茫人海追逐光明”“x_0293,怎样了,前川”“一切正常,佐伯博

神话之朕的大唐能发系统一片狼藉  http://www.330i.cn/xfon.shtml
晚上给知了讲了《小王子》的故事后,看着女儿沉沉睡去,宋清歌的心也沉到了谷底。知了三岁

无限成就法神第九章  http://www.330i.cn/dhm6.shtml
“江达集团?陆太太?”气冲冲的脑子“嗡”地一响。不可能的,陆太太她见过,虽然只是远远

高冷人设不能崩在线阅读胖僧三斤  http://www.330i.cn/blsc.shtml
施善一溜小跑回到了自己僧寮的小院,回头望了望没有发现方丈追来的身影,这才长吁一口气,

曲烈无双纪之第四章  http://www.330i.cn/sjt0.shtml
凌夕跌跌撞撞出了大楼。如果……如果不是艳阳高照在提醒她这是大白天的话,她真的会以为刚

PK吗?会怀孕的那种张云杰找上门了  http://www.330i.cn/n7qk.shtml
饭桌上,苏倩倩频频为陆余庆夹菜斟酒,宛如自家人般闲话家常。陆也觉得挺意外的,苏倩倩只

【中国有嘻哈】The one之私奔(3)  http://www.330i.cn/d835.shtml
全场只有晏父仿佛置身度外,时而帮晏母夹夹菜,时而和厨师交流几句菜色。吃完饭,大家重新

玄幻之问鼎天下妖女  http://www.330i.cn/pahq.shtml
李娇惊诧的内心,渐渐地平静了,她不是没死,而是穿越了!百花山的山崖那么高,掉下来怎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太监的艳遇在线阅读恩怨难平

    秦子默的事迹听的下面的姑娘们一片悠然神往心驰神荡,仿佛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那个一身白衣、面如墨画、恍若神明的俊美青年。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两眼冒着粉红色羞答答地问道:“那……第二名呢?”秦殊远含笑道:“第二名,就是北漠的现任国君,蓝照临。”下面立刻就响起了一片“啧”。有人小声不屑道:“北漠那群野蛮人,也

  • 饲养反派小团子在线阅读大梵天手

    灰衣老者冷哼一声,布满裂痕的茶杯被捏成了粉末,洒落一地。老者闭目起身,面色有些凝重,喃喃道:“南月阳,北沧海雄据江东是一方。别有洞天中神秀,剑埋孤冢不过江。能有如此内力的,请问阁下,乃是中原五大高手中的哪一位!”清风卷地尘沙起,落叶归根几多秋。不知何时,静心殿中,凭空出现一位老和尚,老和尚手持念珠,

  • 都市之时空作弊器在线阅读第6节

    鬼舞辻无惨,鬼的主人,世界上第一只鬼,因为太屑,所以外号屑老板。此鬼极度怕死,怕到哪种地步呢?四百年前遇到继国缘一,原以为此人只是个功夫稍微厉害点的武士,没想到对上后发现人家能把他吊打==在发现敌强我弱后,鬼舞辻无惨干脆利落的将自己分成一千八百多块肉块逃跑,虽然命是保住了,但受伤严重,加上继国缘一那

  • 我爹变成了系统之第三章 顾城?(9)

    见琀韵如此的反应,瑾泽无奈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喝多了点,去醒醒酒,琀琀怎么可以反应得如此可爱”。说完,便潇洒地走向大门出去了。……琀琀……这两个字在琀韵的脑海里无限循环播放,他怎么可以总是这样不动声色的就撩动我的心弦,他,是怎么做到的。记得他小时候是如此的可爱,可爱的像个女孩子,可是现在,他长得比我

  • 网游之干翻一切在线阅读第4章

    十六卫大将军之一郑仁泰,虽然在这长安城,算不上官居一品,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老人;何为老人?并非垂暮将死之人!而是在这京城之地,一种不成文的特殊待遇!即当年一起跟随李世民身边,发动玄武门之变的那一批人,便被称之为这长安城老人!有了这身老人待遇,甭管职位实权高低……在这长安城内,也都是可以横行无忌的

  • 玄幻之我全身都是宝第七章在线阅读

    30第二次任务,小组对决。这次不是等级再评,而是淘汰一半的人。回头想想晕晕乎乎的那几天,练习生们这才感受到,这真的不只是一档综艺节目,还是一场比赛。自由和散漫,只会让他们在这场斗争中,昙花一现。八首对决曲目,除了蔡徐坤是自主选择,被抽中球的是幸运儿,其他人可真是听天由命了。董岩磊站在半兽人的牌子下时

  • 和我搭档过的都入戏太深第七章在线阅读

    玉玄并不知道拜炎城主已经对自己起了兴趣,他现在和易天机正在回去的路上,在路上玉玄时不时的看着易天机,有些欲言又止,易天机看到玉玄的举止后笑着说道:“怎么了,难道我的脸上长了一朵花吗,哈哈。”“不是,我在想易大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看他们的样子你好像是一个挺尊贵的人,但我不明白,你我非亲非故…….”“

  • 火焰纹章之佣兵天下之家族族学(3)

    丁正义自八岁开始在家族族学接受教育,直到两个月前满十六岁自族学结业,这八年中从识字开始到修习功法和各类法术,后期学习各种修真技艺,中间还将族学中的典籍看了个遍。这段经历不光让其增长了知识,同时丁正义还学会了从不同的方面对生活和修炼进行换位思考,可见族学教育的必要性。丁氏家族的族学建在灵脉正中间的家族

  • 除我之外的人都重生了之惊变!(8)

    顺手打个的士,一路到了帝都大学。和门卫好说歹说,还出示了自己的临时文道证,他才把自己放了进去。看样子还不相信自己是新生的说法,只是看着文道证的面子让自己进去的!帝都大学太大,这时候还有许多学生并未回校,一路走来,见不到几个人影。眼看着天色渐暗,文尘也没继续闲逛。又从门卫那问到了接待处的位置,直奔接待

  • (第二部)奥拉星搞事之旅雨夜降世

    道家说,修真之人,过了三灾,才算是修成。非常之道,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所以鬼神难容。五百年,天降雷灾,见性明心,躲得过就是寿与天齐,躲不过便是覆灭之祸。五百年,遇火劫,非天火凡火,而是阴火,千年苦行,瞬间消散。又五百年,却是风灾,吹入六腑,过丹田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凡人修仙,仙人落难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