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亲下我呀第六章

作者:陵渡 来源:晋江文学城

“师兄!加油啊,可不要辜负了我的期待啊!”临走前,洛轻霜嘴角的笑意都要咧到天上去了,却仍旧是死命憋着笑重重的拍了拍秦玖的肩膀,做出一副我看好你的神情。

秦玖知道洛轻霜纯粹就只是想要看好戏,并没有真的多担心他的感情,无奈的甩开洛轻霜的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先管好你自己吧,臭小子。”

洛轻霜要参加的这个**考是好多门派同年纪的弟子一起考试,考得不好丢的不光是他自己的脸,还有他亲爹,他家仙门的脸。偏生他爹对这个三儿子从小就寄予厚望,要不然也不至于让他离家十几载跟了燕陆这个……看起来像世外高人的名师,为的就是能看到他儿子一鸣惊人。

所以,洛轻霜先前一直都挺担心这个**考的,前段时间一直被秦玖威胁也是为了求他师兄帮他应付这个考试,只不过,秦玖清楚得很,尽管洛轻霜这些年确实因为各种原因挺荒废的,但他天资极高,稍一点拨就会一点就通,修炼的法子秦玖都已经告诉他了,而先前,秦玖已经暗中调查过他们**考的难度还有此届一些名门弟子的水平,深知洛轻霜想要应付这个考试绝对没问题,这才安心让他回家备考的。

眼看着那个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孩子颤颤巍巍的乘上御剑,挥着手跟他们道别,身影离他们越来越远,不得不说,他还真有点伤感。

但是伤感片刻后,他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正事上。

现在,整个家里,可就只剩他跟师父两个人了——

正在吃饭,秦玖装作漫不经心的冷不丁问了个问题:“师父,你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谁?”

燕陆的筷子顿了顿,那是相当远古的往事了,光是提起来,便如一座压在心头的大山,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只是简单的吐出五个字:“你不认识的。”

秦玖察觉到师父在提及那个人时的疲惫,心里忒不是滋味,但仍是接着问道:“哦……那,有空可以让我见见他吗?要是您不方便,告诉我一个地址,我偷偷的在远处看一眼也行,毕竟是您的**,我们这些做徒弟的也想了解一下我们师母。”

燕陆的手顿了顿,阖眼道:“不是师母,而且,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尽管师父此刻的神情很是悲哀,但不得不说,秦玖的心情却因此而澎拜起来了,原来他真的有机会!

“哦……”秦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没有那么明显的兴奋,“那师父,这些年你就没想过再找个人吗?就算是寡妇也有守寡三年后改嫁的权利吧?”

师父出神的望着前方:“忘不掉。”

忘不掉啊……

秦玖心头的喜悦又沉了下去。

你要怎么跟一个死人争?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秦玖已经不想再问有关那个人的问题了,只是悲伤的心情想要换个角度倾泻,他忽然调转了话题,问道:“师父,能给我讲讲你的过去吗?”

虽然打小就被师父领养在身边,可他从不知道师父从前是怎样的,也从没有那个心思去问,在他看来,师父就是师父,是给他命给他恩给他情的师父,他不需要了解那么多的过去,只想抓住和师父的未来。

可是,现在头一回,他想要知道师父的过去了。

“说来话长……”燕陆放下手中的碗筷,伸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仿佛有什么极深的痛苦让他不想去触碰,“也就不说了罢。”

“可是我想知道!”

燕陆拿开挡住眼睛的手臂,睁眼看着秦玖真挚的闪着光的眼睛,悲伤的摇了摇头:“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的生平而已,你不会感兴趣的。”

“不!有关师父的一切,我都很感兴趣!”

燕陆的神情哀伤,摇了摇头:“我可以不说吗?”

“为什么?师父,您过去曾经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吗?”

“先别问,好吗阿玖?”说完,燕陆便转身离开了饭桌,朝着他自己的房间走去,秦玖跟着起身,却看到师父笔直的走到了门前的那颗大槐树下,蹲下身缩成了一团,那模样,就像是婴孩回到了母亲肚子里时的样子。

秦玖知道,他没办法再问下去了,光是看到那个人那样脆弱的模样,他就知道,他没法再继续问下去了。

师父过去曾经经历过什么呢?看师父的神情,那似乎是相当痛苦的经历,甚至连提及都会让他觉得疼痛。

尽管可能会揭开师父的伤疤,秦玖却是更加好奇了,他想要知道师父的过去,想要为师父分担,想要离师父的内心更近一些。

从师父这里知道估计是没戏了,只能从侧面入手,至少,要不当面提及师父的伤疤,可是他从来不知道师父有什么亲人朋友,从那个角度着手估计也难。

“师父,您还从来没有说过,您的老家是哪里的?”似乎,只有在吃饭的时间,他才有机会跟师父说上几句话。

燕陆头都没抬:“你们就是我的家。”

……这个人啊,总是不自觉的就会说出一些那么戳他心窝子的话,实在是让人招架不住。

因着那句话,秦玖的手抖了抖,但随后又镇定下来,继续追问道:“那,在找到我们之前,您是从哪里过来的?”

“四处流浪,走遍了这世上的每一寸土地。”

“……”

秦玖仍不死心:“那,您是在哪里出生的,这您总可以告诉我吧?”

燕陆认真回忆了一下,对啊,他是从哪里出生的?

这不是多么不能说的问题,只是,他还真的有些记不清了,这辈子走过的路太多了,而他跟家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太深的回忆:“这个……记不清了……”

“哪有人连自己家乡都记不清的?”秦玖觉得师父肯定是在敷衍他,小声嘟囔道。

燕陆笑着摇了摇头:“真的记不清了,都是好久前的事了,我都离家多久了。”

“那您却将那个人记得那么清楚?”

“他不一样……”

他不一样。

秦玖呼吸一滞,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不知道为什么,秦玖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好像对师父了解得越深,他就会离师父越远。

秦玖有些烦躁,又随口问了个问题:“那那个人长什么样,您还记得吗?有轻霜好看吗?”

秦玖一开口,就故意将臆想中情敌的标准飙到了天花板,实在话,这辈子他还真没见过有人能跟洛轻霜比容颜,只可惜这小子实在太皮,他要是不会动,不会开口,坐那活脱脱就是一副画,可他偏生得太过活泛——算了算了,动起来的画也没有太难看,只是他太过聒噪让他觉得烦而已。

如秦玖所料,师父摇了摇头。

秦玖满足的笑了笑,正想嘲讽一下不过如此,却见燕陆又开口了:“但也不比轻霜差。”

那一瞬间,秦玖的心是拔凉拔凉的。不比洛轻霜差的样貌啊,那他这辈子还能有戏吗?

忽然,秦玖仿佛使坏似的,学着洛轻霜那样说了句特别欠的话:“那……那种人怎么看上您的?”

洛轻霜向来对秦玖将燕陆捧到天上去的行为特别不解,每次提到师父嘴都特别毒,秦玖每次都会逼着他改口,但是秦玖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对师父说出这种话。

师父的神情凝滞了,渐渐垂下眼眸,太阳穴的两颗红痣好似也黯淡了:“他当然看不上我了,我这样的人,就只配跪着看他。”

他听到了什么?那个人看不上师父?那不就是说,这完全就是师父单恋那个人?那不就是说——自己还有戏啊啊啊啊!

尽管师父现在表现得很难过,但是秦玖心中却是按捺不住的喜悦,他尽力使自己的面色平淡,装模作样的道:“您这是什么话,哪有什么配不配的,只要被爱着的人,都是宝贝。”

燕陆愣了愣,望着秦玖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当年,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

秦玖的脸色登时就冷下去了,为什么他随便一句话就正好让师父记起了那人的好啊?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吗?

碗中的米饭都要被秦玖搅成一团了,心中烦躁不已,越听师父提到那个人,越觉得自己是一点优势都没有了啊。

察觉到秦玖面色不佳,以为是自己刚刚的话打击到了秦玖似的,燕陆又拍了拍秦玖的肩膀,道:“阿玖没必要跟别人比,你也很好,那个人可不会这么细致的伺候人,别看轻霜平时受你伺候惯了所以没什么,等到他回家就会念起你的好了。”

好的,不管秦玖说什么,都能扯到洛轻霜身上去。

秦玖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脑海中浮现出洛轻霜临走前的嘱托,看这个情况,我怕是根本搞不定师父啊,轻霜……

两月的时间一转而逝,原本是洛轻霜专门提前回家为他俩留出来的好时光,结果一眨眼的功夫就全被秦玖浪费掉了,他跟师父之间,一点进展没有。

师父对他紧闭心门,不跟他讲从前的事,只是时不时的会提起那个死掉的**。

秦玖觉得自己也是没事找事,要是当初没问师父是不是有**反倒还好些,现在啊,他仿佛是专门给自己心里安了根刺,一提到那个人就心头不痛快,偏生得自己又相当介意,时不时的就要提一提那个人,跟那个人做个对比,这越是对比就越是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如师父那个梦中情人,自虐极了。

有那么几次,秦玖还怀疑过,这莫不是师父随便编了一个借口在让他死心,可当看到师父脸上那满脸的憧憬,又觉得应该不是,那神情是装不出来的。

到后来,秦玖实在是撑不住这般自虐了,也懒得问那些事了,日子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平淡,每天就是吃饭练功睡觉,时不时的跟师父聊会天,聊的也都是有关洛轻霜那个臭小子,也不知道那小子在家备考的效率行不行。

秦玖忽然觉得,平淡其实也不错,至少,不会总让他的心一阵阵的抽痛……

延伸阅读

靠种田走上人生巅峰之第九章 超次元的画面,她的字典里没有失败  http://www.wohao365.cn/a5u4.shtml
天空中,若隐若现的的巨型时针刻印像一只只激光剑洞穿了异形生物们的身体。转眼间,战场上

三国修仙之全能系统花的一枚吻  http://www.wohao365.cn/761.shtml
这是一个一面世背后就有大家族罩着的小花妖啊!优昙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然后放下手机,因为

玄幻都市之超神天赋之第二章(2)  http://www.wohao365.cn/x1dj.shtml
少年被这一系列的突生变故吓得几乎破胆丧魂,看到来人,顿时如蒙大赦,叫道:“神仙哥哥—

直播:极限运动第一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wohao365.cn/6aj4.shtml
谢乘胥做的第二款**原型是消灭星星,只不过做了些微调。地府的网络特别的质朴,谢乘胥第

包子造人计划(网王)之梦魇【一】(3)  http://www.wohao365.cn/g484.shtml
这时的慧妃转过身去吩咐了一下事情,在转过身来,去牡丹花丛寻找那一抹粉红色,结果就在眨

妖道长存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hao365.cn/sid7.shtml
混沌纪九千五百八十一年,天帝战于罗怮,怮以手持月,障蔽其光,形月食之威,战后,怮退隐

八荒古纪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wohao365.cn/63k5.shtml
第十章千万合约橄榄枝“主播太不要脸了,加了太多戏份,不过,我喜欢!哈哈哈”“要的就是

宠后开挂模式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wohao365.cn/g82o.shtml
半个月后,洛珞在金吒和木吒的帮助下,很快的在坛山上修建了一座庙宇,洛珞干脆就给这座庙

六零年代好生活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hao365.cn/g5sa.shtml
只见里面的字龙飞凤舞,非常不错。这让她有些惊讶。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基本上很少有人在

[综]料理巫女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hao365.cn/sxfo.shtml
“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他自己摔下去的!”黑暗中,一个阴冷的声音说道。叶青很奇怪。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昊宇星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冯宝宝混迹于村民中,一手劁猪的好本事得到了大叔们的一致认可与喜爱,并约定过几天还有猪送进村,请冯宝宝再来一展身手,冯宝宝答应了,开始了套话之旅。王震球就更厉害了,他成了村子里的妇女之友。老肖盯上了赵归真,恨不得每时每刻盯着人家看。张楚岚有事没事都去找马仙洪聊聊家常,看起来亲密无间。老孟隔三差五去看看

  • 少年时这茶有毒!【跪求鲜花、收藏】

    新书上传中,跪求一波收藏、打赏、催更、鲜花、Vip收藏、10分评价等等支持啊,谢谢亲们!……李智云这么说并不是想装逼摆阔,别看这枚葫芦形的琉璃坠子造型精细别致,可价格真心不贵,三十来块钱而已。“这……这……”“这什么这,这是我给狗蛋的,又不是给你的,让你收下就收下。”看着赵大宝的表情,李智云这时也总

  • 云端峡谷在线阅读第5章

    “你竟然还在乎名字好不好听……”系统的声音之中也带着一丝无奈。“对了!”赵祁这才反应过来,“他们都对项羽保持绝对的服从,那会不会对付我啊?”“系统出品,绝对是没有问题的!”系统说到,“他们会对你保持绝对的忠心的,不论是召唤出来的还是他们的附属。”“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赵祁长舒一口气。“由于你之前对系

  • 柒个我之本尊不需要道侣之我入队了(8)

    “罢了,不过,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名字。”303坐了起来,看着木星和迷路,还有地上趴着的木木。“呃,我叫木星,他是迷路,这是木木。”木星先是愣了愣,抢先迷路回答道。“嗯,木星……”303喃喃自语道。“这次你们做得不错。”恐惧魔王道。“啊哈哈哈,不用不用我们应该做的!”“木星,迷路。”303

  • 末世之铁血军人危险的世界

    漫无边际的黑云山中,怪石嶙峋,树木稠密。山中常年被毒气笼罩,山里数不尽的毒虫蛇蚁。悬崖峭壁,毒气弥漫,人迹罕至。这里的树因为生活在毒气里,树叶呈现怪异的灰绿色,树干则是灰黑色,上面布满了许多黑色的突起,这些突起里全是树吸收毒气转化出来的树液。这种毒气对于普通的妖兽或者修为不够的人类来说只要沾上就会被

  • 监护人[重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昨日一整晚,楚华都在不停的穿越,他已经计划好了,晚上穿越,学习各大门派武功。白天的时候就在店里练功提升实力。天刚蒙蒙亮,楚华从灵魂传送机中回到现实。楚华洗漱一番后,练了一会儿升级版的九阴真经心法,此刻已是日出东升之时,往常这个时候蕴儿也应该来了,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看着空荡荡的小店,楚华心

  • 夜乌啼之第四章

    “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啊......”让一边给荣纯擦着背,一边听荣纯给他说着今天在青道高中参观时发生的事情。因为见不惯在棒球练习场上三年级的正选学长欺负低年级的投手,荣纯不仅出言挑衅,甚至还和青道的捕手一起用投球三振了那个正选学长。“那个叫御幸一也的家伙跟你一样,可以接住我的全力投球!”看着镜子里荣

  • 偏执总裁有点狂之会面九叔!(求收藏!求鲜花!)(2)

    杨宏离开酒楼之后,就向着义庄赶了过去。义庄的方位,他早就一并向店小二打听清楚了。在他后面,那伙人跟了一会,渐渐感到不太对劲:“哪个方向……他要去义庄?”“不会啊?正常人谁没事去义庄啊?”“那怎么办?我们现在跟过去,就太显眼了。”“算了,知道他在哪落脚就行,我们晚上再悄悄过去,不留痕迹的动手。”这个世

  • 召唤!手办小姐姐第二章

    秋阳四处飞扬,所到之处尽是一片暖意。榕树道上突然蹿出一名白衣的青年,他如一阵狂风直卷而来。亚麻色的发丝在烈阳下张扬着它的美丽,紊乱的律动混着硕大的汗珠四处洒落。他白皙的脸上抹了几片红霞,柔和了那傲慢、轻挑的气场。此时,他无暇理会额间的汗水,继续以古怪的姿势往目的地飞奔。细心一瞧,他胸前抱紧一只玻璃小

  • 土味总裁在线阅读第8节

    图奇看起来是不常与其他人交流,他虽然会说话,但语法上面存在很多问题,表述的时候含义大多模糊不清,崔斯特有时候只能用猜的去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用了好长时间,通过图奇的讲述,和他自己的猜测,崔斯特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在位于司法局地下几米深的黑牢中,大概一天前自己被抓进来,就被关在这个小房间。据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