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在火星被挖出来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求鲜花求评价票 来源:飞卢小说网

说那李家死了的老头的曾孙女李红儿,在家里的帮助下在B市成功地做了一个模特。李红儿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个美人胚子,再加上本身很努力,也使得她在这模特行业上做得风生水起。

这李红儿自打20多岁出道以来一直风调雨顺,这么优秀的女人自然会有许许多多追求者,但她却爱上了一个有妻有子的演员秦驷。她忍气吞声作了他七年的地下情人,终不料怀上了他的孩子,纸越来越包不住火,事情传开了,一个是个很有名的演员,一个是一个很有名的模特,闹得满城风雨,而李红儿被人们评头论足,指手画脚,她自然是很委屈,想要名分,逼迫秦驷离婚。

可那秦驷有家还是公众人物,不但死活不肯,还强逼着她打掉了孩子,便与李红儿再也不来往。李红儿一直颓废着,丢了事业,丢了孩子,丢了**,丢了理想,曾多次威胁着秦驷自杀,而秦驷的妻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削了李家的势力后直接找人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李红儿在精神病院里受尽了折磨,被圈禁着,无人问津,反正她也是会在那里一辈子。她想起了曾祖爷爷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时候,那是她记忆之中童年唯一一个梦魇般挥之不去的场景。看到那个笑着的男孩的样子,他的笑是不同于常人的笑,眼中有凶恶的怒火,面部的肌肉几乎是扭曲着的,单看他的嘴角好像是在笑可更像是在威胁与恐吓,但是看他的脸那个笑更像是在看世界上最有趣最精彩画面的由衷的开心。她害怕地哭了,也是从那时起,每每想起那个画面她都会害怕地哭,她再也没为别的事情害怕过或者哭过。

可是就在她被送进精神病院以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个画面,她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总会感觉到死亡的逼近,甚至亦或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

一年后,李红儿28岁,陆江沅刚好30岁。

李红儿被护工们叫去,换上了一套红色的衣服,红色的鞋子,说是未婚夫要接她去国外治疗。她开始喜出望外,以为是秦驷,知道她上了那个男人的车,从车内后视镜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她哭了。

陆江沅把李红儿带到他的住所,很偏僻,车子要经过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周围了无人家,李红儿努力地想要记得这条路是怎么走想着逃出去,被陆江沅一眼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在树林中兜着圈子绕,终于到了唯一一所公寓面前停车,下车,李红儿,吐了。

陆江沅懂得医理,伸手把了下李红儿的脉,然后平静地说,

“你怀孕了。”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怀孕的!我的孩子早就打掉了!”李红儿失声咆哮。“我被关在那里整整一年,根本没人愿意接近我!不可能!”

说着,双手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肚子,像又想起了什么,使劲向上跳,变跳边呼喊着什么,就好像是着了魔,落了疯癫症。

“好了,你现在很累,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再看着我手中的项链,你要睡……”陆江沅双手接着睡过去的李红儿,将她抱进了屋子里。

那天夜里,陆江沅做了一个梦,模模糊糊之中他看到了一个祠堂,像是儿时村口的那座,阴阴沉沉的,一个巫覡原地闭眼打坐,前面是一对焦虑的男女,看这样子很熟悉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上前去,对方却感应不到他的存在。突然之间,那念念有词的巫覡突然之间张看了双眼,每只眼睛里竟有着三个瞳孔,冒着怒气红光,而那巫覡的声音也变成了三个少女的和声,呜呜啊啊个不停,身上被黑色的烟雾缭绕着,像是地狱派来怒斥人间的不公。那对男女竟面露心疼的神色,男人手中拿出了一把小刀,在小指之上剜开一个口子,随即女人也剜破小指,那阴魂附体的巫覡呜呜呀呀得更厉害了,顺着那小指,吸尽了男人女人的血,男人女人瞬间消失了。外面狂风大作,巫覡被一团红色的阴云笼罩着,可能是巫覡的灵魂苏醒的缘故,又出现了巫覡的声音,“我们不会放过你们!”震耳欲聋,白光一闪,巫覡晕倒了,陆江沅醒了。

陆江沅去洗了把脸,回过神,去看了看昨天被他催眠而熟睡的李红儿,依旧在安然地睡着,很平和的样子,而陆江沅看到了那李红儿一夜鼓起的肚子,像是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十月怀胎的孕妇,他想起昨天的梦,皱了皱眉头,觉得大事不好,带上熟睡的李红儿便驱车开往原先村子中的祠堂一探究竟。

路程很长,时间过得很快,到那已然是黄昏十分了。陆江沅怕李红儿醒来看到自己的样子在受到惊吓,便兀自一探究竟,找到破解之法再用催眠术将她唤醒。

他独自一人走进那祠堂,过了这么多年,这个祠堂已经荒废了,破败不堪的样子,到处是蜘蛛网,还有老鼠蟑螂四处蹿来蹿去,而那供奉的太乙真人的像,也落满了灰尘,掉了漆,失去往日的光泽,忽而一群乌鸦从这里飞了过来,在陆江沅头顶绕了一圈,消失了。

他走到梦中巫覡打坐的地方,一个被腐蚀得发了霉的垫子,不知是什么力量引领着他掀开一看,是一堆灵活的灰白色蛆虫,在啃噬着一张异常完好的老照片。陆江沅拿起了照片,抖了抖,将蛆虫抖掉,看得出神。

那张照片是一张类似全家福性质的照片。男人和女人,三个少女姐妹,一个小男孩,大家笑得很开心,陆江沅也笑了,那个笑容跟照片的小男孩一模一样。这时,陆江沅有些懊恼地恍然大悟,他看着照片中的自己,照片中的家人,觉得真相在一步步逼近,这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也使他觉得无法呼吸。

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应该做什么,他无力与父母的消失的真相,也想保住他不知被什么东西缠上的心爱的女人,一个人,站在祠堂正中央,拿着他的全家福发呆。

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引领着他一步步揭开真相了。

这个时候在车子里的李红儿因腹部的阵痛醒了过来。她看到自己那么大个肚子,而且肚子里面感觉有三股东西在来回游动,天瞬间黑了下来,周围静得可怕,她艰难地从车里出来,看到这是童年的村庄,心里不觉一惊,嘴里不停地嘀咕着报应,摇摇晃晃地向黑暗处跑去。

可是,跑着跑着天渐渐亮了起来,她回到了那个她宁可死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儿时的记忆又一下子奔涌而来,那天,她曾爷爷死了……

回到了童年的那天,李红儿吓得哭了起来,看着原地不动笑着的陆江沅,她跑回家去,可是家里没有人,她想起对她最好的崔爷爷,就跑去了邻村,还没到崔爷爷的家里,竟又听见几个小女孩大声呼喊救命,她静悄悄地走了过去,躲在角落,看到凶神恶煞的崔爷爷杀人的全过程,她觉得世界崩落了,再也无法相信别人,即便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崔爷爷离开后,她蹑手蹑脚地走进了那家屋子里。突然听到柜子里有些响动,类似**声,她害怕得跑开了。

后来她知道那家死了三个姐妹,后来后来,她还知道陆江沅被人装进了曾爷爷的棺材里,那家的父亲母亲被上了巫术当天就消失了,而那个巫覡就是她的爸爸,可是那天之后也离奇地不见了。

这么多年来,她活得一直很小心,一路的风调雨顺也更增加她的危机感,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画面一转,李红儿进入了陆江沅昨夜的梦中一样的情景,那个祠堂,她的爸爸在正中央年年有词地打坐,而那三个姐妹正向他爸爸走来,灵光一闪,他的爸爸不见了,三个姐妹依旧还在,向着她走了过来。

李红儿肚子疼得厉害,再也无力发出任何求救的声响了,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三姐妹面目时而狰狞时而又是可爱的青春少女的形象,一步一步地走向她,带着黑暗也带着光。

三姐妹来到李红儿面前,指着李红儿大得不能再大的肚子,念念有词,李红儿听不明白她们三个究竟在说什么,但是自己只能趴在地上,抽泣,哽咽,说不出话来,也发不出能让自己听到的声音,无力又绝望地看着她们,任由她们指着她。

突然间三个姐妹化作三道光,嗖地一下进到了李红儿的肚子里,李红儿瞬间就觉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痛,痛得她麻痹了全身整个神经,一下一下又一下,她出自本能地呼喊着,忘了呼喊着什么,只见得这些年来来往往的人的脸像走马灯一般在眼前不断快速回放着,这是真的要死了么?

此时,祠堂内的陆江沅听到了外面的响动,便又觉得不妙,就像是要出事了一样,迅速地跑了出去,看到车里睡着的但却一直呼喊的李红儿,越发地担心。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那胡子老头口中的“灵魂游走”。

陆江沅知道那李红儿的灵魂就在这附近,像是被什么缠住了一样,动弹不得,也无法发现那准确的位置,应该是某些“东西”制作的结界,把人的灵魂与肉体分离并且封印在两个世界,能够做到那个的,是必须带有极其大的怨气异界之物。

陆江沅知道现在做什么都于事无补,只能呼喊着李红儿,一遍又一遍,让她能够活下去。

终于,李红儿死在了那夜凌晨,她死的那一刻,从嘴里跑了一大口气,那大得惊奇的肚子也没了,而陆江沅在她身边执着地守护着,呼喊着,喊哑了嗓子,也喊碎了心。

陆江沅不甘心,他想李红儿也一定不甘心。

陆江沅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召唤回李红儿的魂魄,又能使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那就是结冥婚。

陆江沅带着李红儿的尸体,一夜未回,第二天,买下了村子里唯一一家寿衣店,因为只有那里才有冥婚所用的一切物品,尤其是充足的纸人。寿衣店老板是世代在那做活的,第一次遇见这种事,见那陆江沅很面熟,却又想不起来,但有这发财的事儿哪顾得上多想,便跟着陆江沅和那里的所有做白事的东西,又回到那个祠堂。

夜半时分,一切纸人、纸桌准备好了之后,由那个师傅吴老伯主持这场冥婚。

还是那个太乙真人的像在最里,下面两个金童玉女的纸人,正中央摆着一个纸桌,上面用纸碟子装有五谷杂粮各二两,四周是纸花,用鸡血染成红色,祠堂内摆了几十个纸人,纸凳子,还有一辆纸做的花车……破败的祠堂,装点得跟红色的灵堂一样,凄绝诡异。

深夜,陆江沅牵着固定好的李红儿,四周点满了香和蜡烛,在吴伯的帮助下,拜好了堂。在双方最后抬起头的那个时候,阴风四起,香和烛的光都灭了,四周漆黑无比。

新娘子突然亮了起来,燃起了红光,惨白的脸,纯红的唇,大眼睛一张一合,还不断地发着呜呜呜的声响,渐渐地,新娘子有了知觉,但身体依旧是那么白,那么凉。

“主人,我爱你。”魂回来的新娘子面无表情地对着新郎说着,像是一个瓷器娃娃,更像是一个傀儡。

陆江沅笑了,吴伯也笑了,只有李红儿目光滞滞地看着面前笑的两个人,祠堂的一切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内部的红光,血红的光。

吴伯看事情办成了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不断地挣扎着,这时,陆江沅笑得更厉害了,拉着毫无反应的新娘子绕着吴伯转了一圈。

“难道你不知道这冥婚是要死人的?可是我还不想死,那就只好你来替我死。”

“你……原来是你……孽障啊!”吴伯一脸诧异也一脸认命的表情。

“怎么?你知道什么?你说啊!”

吴伯不做声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陆江沅也问不出什么,看着边上冷冷的新娘,恨恨地拉着新娘走了出去。

走的同时,烛光和香也都亮了起来,像是在庆祝新娘的重生,光亮火苗越来越大,就在新娘最后一步走出祠堂之时,整个祠堂瞬间就被熊熊大火笼罩着。

是夜,陆江沅带着那冥婚妻子驱车回到了住处,而那吴伯也随着祠堂化作了灰烬。

话说那冥妻回到了家中,陆江沅便封死了所有的窗,为唯一一个通向外面的大门上了好几道锁。冥妻是不能见光的,所谓妖魔鬼怪见光死这一道理,冥妻介乎于魔和鬼之间,每天吃着香火勉强着维持肉身不腐烂和灵魂与肉体的联系,然而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精魄又不知被封印在哪里,这冥妻也是岌岌可危。

陆江沅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冥妻这么好,是第一次看见她红红的唯美,还是棺材之中老头的托付,除了父母亲,她就是他对人间的最大的牵恋了。他知道她心里只有那个叫做秦驷的演员,在他对她催眠的时候,他悄悄地潜入了她的梦里,是她在秦驷老婆的葬礼上跟秦驷举行着婚礼的画面,她惊悚可怕的样子在他的心中是可爱的。她和秦驷踩在秦驷老婆尸体上宣读着爱的誓词,交换着爱的戒指,天上飘满着眼泪,地上的人们欢呼着,围作一团,祝福着……显得那么和谐,除了黑暗角落旁的三个小女孩影子,陆江沅看不清她们的样子,大概是她在梦里都不会注意的这些致命的部分吧。

现在的冥妻李红儿是他的奴隶,对他百依百顺,惟命是从,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除了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江沅发现跟冥妻李红儿在一起愈发是一种无形的折磨,即使拥有了她的魂和身,她的心不在这。他每个晚上都会侵入李红儿的梦中,但无论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她的梦里有且只有秦驷一个人,陆江沅是在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

他伪造了一段秦驷已经死了的事实,用催眠植入李红儿的记忆之中,之后的日子,李红儿一直郁郁寡欢,对待主人也是不理不睬,这下陆江沅气得更加厉害,干脆在李红儿的记忆之中消除了对秦驷的记忆,然后强调着李红儿爱的一直是陆江沅。

李红儿病倒了,陆江沅置着气。他也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冥妻会突然之间变得很无力和绝望,她根本早就已经不是人了。他每个晚上都听着她在有他的噩梦中嘶吼着,对她这样的折磨,他很满意,也很开心。

就在清除记忆的一个月后,陆江沅去B市买必需品回来的时候,李红儿又死了。

她穿了一身红装,就是冥婚的那一身,甚至还带上了凤冠,吊死在大厅里。面无表情,毕竟她死之前也算是一个死人,吊死的样子依旧是冷冷的面无表情,闭着眼睛,但是两边眼角明显有泪水滑过的痕迹,就这样,又死了。

陆江沅惊异了一下,手里拎着的东西滑落在地上。“叭嗒!”是东西砸在陈旧地板上发出的不和谐的声音。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办法召唤回李红儿的魂儿了,面对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在那个冥妻面前竟是那样的一文不名。他又笑了。

为了庆祝他心情不好,陆江沅决定亲手做一顿大餐进补一下。

陆江沅背下冥妻的尸体,仔细清洗了她,剃了她身上所有毛发,拖到厨房,磨刀,把精心呵护的尸体砍成一小块一小块,由于是第二次死,这下竟没有流血,陆江沅还有些失望地把那些**的肉块子一块一块地扔进了煮沸水的锅里。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不改,若要改之,同物相食。

他忘记了是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但是他很庆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李红儿永远陪着她,并且合二为一,融为一起。

他用一周的时间吃光了她所有的皮和肉,腌制的内脏,清蒸的**,还把她的骨头碾成粉末,冲着水,也一并喝了下去。这样他的心里踏实多了,永永远远在一起,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吃过后,也使得陆江沅大病了一场,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每到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哼哼。陆江沅开始还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么消耗不起一个人呢?明明都跟冤死鬼一起睡过棺材的,后来他才渐渐明白,那是一个人的肉体,六个人的魂。

延伸阅读

影帝和他的大魔王女友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p12149.cn/y5il.shtml
三小姐回来的时候嘴角上翘,看到蒋嬷嬷,冲蒋嬷嬷直眨眼。蒋嬷嬷奇怪,不过想来不是坏事,

潜伏内线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p12149.cn/udjr.shtml
红豆刚得了消息就急着回去禀告,未看见楚氏刚出了芳韵堂,只走到后花园便停了脚步。楚氏偏

流云引之能量方块  http://www.p12149.cn/udn6.shtml
既然要做能量方块,就得先去购买相关机器,在网上查找了市场上的现有机器后,璇风打算购买

总裁的套路[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p12149.cn/n7lo.shtml
龙寒和姬梦瑶一起回到7班教室。胖子罗宏和瘦猴魏松看到龙寒,眼神里的担忧在瞬间烟消云散

她除了好看一无是处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p12149.cn/abnk.shtml
慕尚云本在垂天镜中看到刚刚那里,觉得这些关卡对于一些尚未有修为的孩子太过残忍,想来跟

玄幻:我培养了无数女帝两株茯苓  http://www.p12149.cn/s6yf.shtml
三人进了药店,只见柜台后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伙计,嘴角有一个痦子,这伙计便是雷子辰说的

末世之后两百年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p12149.cn/ufwr.shtml
第七章探索!!冒险之地在我康复的时候,我们也准备出发去收复变异之区了,但是我一直在心

我为反派流过血[快穿]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p12149.cn/dvyv.shtml
*“卿卿,走,一起去买吃的,我快饿死了。”上午十点,圣淮高中,早上没来及吃饭的言诺,

刷好感追星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p12149.cn/sj8h.shtml
“鬼府的人直接杀了便是,何必冒险带回来,若是让人知道这里,你我就是千古罪人。”熊大的

[综]反派洗白日常6九头虫  http://www.p12149.cn/bxk7.shtml
跟人家打听事就得客气点,杨戬虽然高傲可也不是混蛋,基本的人情世故还是要讲的。杨戬搀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盗墓:神级强化在线阅读第3节

    此时就阴冥老魔的脸色也忍不住巨变,心里怒骂道:“疯子,真它妈疯子,这是生命献祭啊,从此不仅不能入六道轮回,而且他也会自此消失,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他的足迹啊,真狠!”,阴冥老魔心里怒骂,可是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脸上的浓浓的不屑与鄙视早已被凝重替代,身上紫光一闪,一副本命铠甲完美贴合身上,并且手中多了一

  • 红尘寻仙在线阅读第8节

    教主被帝君的豪横发言糊了一脸,恰好小二端着酒摆上了桌,他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醇香浓郁的酒,一口干了下去。喝口酒冷静一下。这剧情不能朝着金主包养小明星一去不返!帝君想要提醒教主,那种修士喝的灵酒和凡酒不同,初喝的时候不显,后劲却很强。不过教主动作实在是快,在帝君没来得及提醒的时候,已经三杯下肚。帝君

  • 八零美厨小娇女旧视频

    邢烨然洗手,擦干,在餐桌的一边坐下,一副谈判的架势。他现在不发疯了,有那么一瞬间,莫名地让薛咏感觉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邢文彬的影子。邢烨然很是有自信地说:“我知道我直接这么说,你肯定不会轻易拿钱给我。但你可以当这是一门生意,我绝不会是一门赔本买卖。我以后将会成倍,成几倍地回报给你。”薛咏觉得荒唐:“你

  • 王二虎修仙记之第六章(6)

    想不出答案,龙星野索性把剑带回去慢慢琢磨。临走前从地上的人身上搜出20块钱,也一并拿走当做饭钱。只是若有所思地回到酒店,刚打开房门,就见龙小白朝他扑了过来。龙小白边扑边散发出怨念,“爹,你不是说要特训我的吗?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了踪影?我等您一整天了!”……糟糕!完全忘记这回事了!但是为了维持当爹的威严

  • 404号安全屋之第九章

    说顾凌白没本事的,她是第一个。顾凌白决定不跟她计较,任由她一个人‘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他一个字也懒得应。很快,他们回到府,这时天色已晚,林娇娇提着猪蹄道:“我回去睡啦,明天再来做你的侍女。”不等顾凌白回应,提着她的猪蹄蹦蹦跳跳去找小青。相对于昨天的冷漠,小荷和小玉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林娇娇刚踏进门,

  • 直播之说骚话成神在线阅读个性与才能

    一片惊呼声响起。倒计时的数字跳动到“——0”。至此,此次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实战演练正式结束。绿谷出久有些沮丧,他看到了小胜最后的策略,他用自己作为诱饵,让他以为他失去了耐心。其实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砸穿木屋救出人质,炸毁二楼也在计划之中。而因为临近实战的截止时间,他下意识的放松了些警惕,等到小胜忽

  • 称霸都市之神级科技库第六章

    缺肾缺肝缺骨髓还是缺心脏……短短的一句话,就宛如一只无情而粗暴的大手将苏家人硬生生地扒下了那层伪善的皮,只余鲜血淋漓。苏明鹏表情扭曲了一瞬,有些痛苦地、吃惊地看着温如瑾,他甚至往后退了两步,仿佛不敢相信温如瑾会有这种猜测一样,震惊得老半天都回不过神来。随即他用悲苦又无奈的眼神看着温如瑾,问:“孩子,

  • 殷·巫少年狂热团

    加格姆市,一个拥有着神秘色彩的城市,它被许多人称之为“夜之都”。正如它的称号那样,夜晚才是发挥它美丽的最佳时刻。红灯绿酒,繁尘涌动。白天的加格姆市是枯燥无味,冗杂寂寞的,而到了夜晚,万家灯火迎夜而亮,仿佛来到了属于他们的第二个白天,周围一切都像活了过来,无时无刻的充满着活力。在加格姆市的最东边,那里

  • 主神夏小博士有点方赛前

    半响之后,记者敲响了叶雨休息室的门铃。原本还倒在地上的欧阳宇颤颤巍巍的直起了身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又恢复到之前那个谦谦君子的模样。看着浑身不自觉颤抖却又强装潇洒的欧阳宇,叶雨心中一阵鄙夷,冷哼一声后,顺手将房门打开。场内记者看到年轻的叶雨后,就像一群闻到腥味的猫,立马长枪短炮对准他。第一次被镁光

  • 不朽神武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二星的是万花筒斑,能力的写轮眼变成了万花筒写轮眼,其他的没有变化,当然实际上,此刻的他查克拉要比少年多的多,忍术和体术也更加的强大。这个时候的斑,已经是忍界顶级家族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一身实力,已经到了忍界顶级的程度。羁绊也从写轮眼变成了万花筒,瞳力的增长效果提升了一倍。而在斑出现的瞬间,林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