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七零小锦鲤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满塘金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腹中胎儿头朝左脚朝右,硬是横在腹中,这种胎位哪怕经脉不碎,怕也是要难产的。孤松池捏着刀往林薇兰脐下三分,由右至左横切而去。这一刀没有伤到胎儿,但是这么大的口子出血肯定是止不住了。

“我看见孩子了!”主事的产婆凝着神,刀口刚开她就发现了胎儿的小脚。孤松池听言一惊,稳着颤抖的手放下刀,赶紧伸手把腹中的胎儿接了出来,产婆小心翼翼的抱着这小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皱巴巴的小人浑身青紫,小手小脚蜷着,胸口一颗红点格外明显,也不知道是胎记还是痣。若此时有人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这孩子背上还有一个与红点遥相对应的黑点,不知为何。

产婆按着孤松池的吩咐把孩子轻轻得放入药桶中,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我也有孩子了,是我生出来的呢!”林薇兰欣喜的想着,紧绷的神经在一点点的放松。

“孤松大夫,这孩子怎么也不哭闹呢。该不会是噎着羊水了吧?还是…”主事的产婆欢喜的想着是个男孩,突然反应过来怎么没有哭声,疑惑的看向孤松池。

产婆话音刚落孤松池就轻捏着桶里孩子的手把起了脉。“脉象平稳,并没有问题啊。”他也想不通怎么回事,这孩子就好像睡着了一般,安安静静的躺在药桶里,一呼一吸间皆是平稳。

“噗…”林薇兰一口鲜血喷出,已经不需要抵抗了,就任由这能量作祟吧,她知道自己马上要死了,就像当初的林薇兰一样,不甘心又舍不得。

“快去叫周仁化进来,这可能是最后一面了。”主事的产婆满脸的心酸,差了个人就去唤周仁化。

周仁化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和桶里的婴儿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呆在门口,愣了一会转眼才发现床上的林薇兰浑身血污苍白又虚弱的样子,顿时眼泪和不舍夺框而出。

“薇兰啊,你怎么了,你说说话,是不是累着了,你可千万不能出事,你走了我和孩子可怎么办啊,我…我还没和你过够呢!”周仁化埋在林薇兰的臂间抽啜着,林薇兰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周仁化微笑着,她必须省点力气了,孩子还没抱过呢。

周仁化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问向孤松池。“孩子呢,孩子怎么样了,怎么没听见哭声!”周仁化虚着声,心中十分不安。

“孩子没事,只是不哭而已,我把他放在温养液里了,待他身体舒化开便无碍了。”孤松池虚弱的很,过程并没花多大气力,就是心神损耗了太多,他瘫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眼神却没离开桶里的婴儿。

主事的产婆吩咐人收拾着,急忙道喜,“是个男孩,我刚抱过了,身子骨精壮,长得很讨喜呢。”言语中尽是替周仁化感到高兴。

“孤松…大夫,能不能…让我抱一…抱我的孩…子…”林薇兰满脸痛苦,体内的能量狂流已经快冲破她的心门了。周仁化硬生生的咽下去那个快到嘴边的秘密,一把把孩子从桶中抱到了林薇兰的怀里,孤松池刚欲张嘴却也没有阻止,想来孩子除了不哭之外也没怎么,就没多管了,任由着这一家苦命人诀别。

怀中的婴儿睡的沉稳,呼吸间节奏平缓,一点也不像虚弱的样子,她知道自己的孩子注定不凡,轻抚着稚嫩的小脸,想着长大了不知会是个什么模样,也会有他自己的孩子吧,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你…想好给他…取什么名…字了吗?”体内的剧痛已经让她没力气说太多的话了,注视着眼前这个相伴多年的男人,爱也爱了,恨也恨过,生命最后的时刻却也再生不出任何情绪了,她平静的询问着。

周仁化这一日真是激荡起伏不定,好像每句话每件事都容不得他思考和缓和一样,突然就出现了。“本来想了不少的,现在都忘了…”周仁化机械的回答着带着些许困惑和悲伤,呆呆的看着襁褓中的孩子。

其余的产婆们在孩子出来后就被主事的产婆差走了,一个个离了庭院就开始向围观的人们说着里面的发生一切。不过她们大抵也都不懂,只晓得是林薇兰身子骨不行孩子生不出来,孤松池剖宫接产了。街坊邻里也能听出个所以然,知道周家出了个小子,人人都替周仁化高兴。虽然久久没见几个话事人出来,不过知道了孩子出生这热闹也算是看完了,人群熙熙攘攘的散了去。

不复日是九个太阳中最舒服的一个了,有别于另外八个太阳,在有不复日的天气里总是晴空万里,微风徐徐。这种天气最适合睡觉了,困了就睡,睡多久也不觉得累,它就是这样想的,更何况生养自己的那个母体就在边上,它很安心,于是就睡的很死……

“你取个名字吧…”周仁化的眼里终于恢复点神采,“这辈子跟着我吃了很多苦,下辈子也不敢奢望在伴着你了。这孩子是拿你的命换来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这么些年,也没给你买过什么好物件,你就给他取个名字,就当给我留点念想了。”周仁化握着林薇兰的手,看着这对母子眼里满是不舍。

这具肉身契合了多年,早已同化,人身根本的经脉五脏都碎了,也意味着原本的它也将走到了尽头,强压着体内的灵气阻挡着能量狂流对心门的冲击,她还想多活一会。生为灵族,更懂得生而为灵的悲哀,她多希望自己生来就是一个人,可以感受世间所有的美好,如今有了自己的孩子,也算是有了寄托。

希望他能普普通通健康快乐的过完这一生吧,她想着这样简单点就够了。“就叫…周不二吧,像你说的,歪名好养活。生来就没了母亲,苦了一点,简单的长大**就行了。”话刚说完,林薇兰就缓缓的闭上了眼…

至此天地间少了一段哀愁少了一个人。

但从此天地间又多了一道心绪,它不悲不喜,清澈宁静。

周仁化正准备说不太好,林薇兰就撒手人寰了。他是痛哭流涕,呜呼哀哉。“我还没答应你呢,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薇兰啊,你醒醒啊,薇兰啊……”

孤松池看着这一幕心里也难受,想着今后凡是经他手里的草药一律不还价,这也算是能帮点忙吧。“夫人刚走,死气未凝,赶紧把脐带断了吧。”孤松池叹息到。

主事的产婆正盘算着接生的银钱该如何结算,毕竟周家出了这样的事,需要用钱的地方也不会少。“哎,少收五十银钱吧。这周仁化也怪可怜的。”产婆心想着。寻常接生一趟也才收一百二十银钱,这也是动了恻隐之心一下就免去了五十。孤松池刚说完,产婆动手就拿起剪子剪了下去。

周不二睡得正舒服呢,突然发现那个熟悉的气息一下子消失了,于是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他很害怕,努力的睁开眼想看看发生了什么,没想到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张硕大油腻的脸,还满脸的惋惜,他实在是吓了一大跳,哭声都瞬间小了很多。本来嘛,他连自己是什么都没搞清楚,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个陌生又庞大的东西自然是惊惧的不行。

水汪汪的大眼紧张的四处打量,眼角还挂着豆大的泪珠,两只小手紧紧的揪在胸前一颤一颤的,小声的抽泣着,这又害怕又好奇的模样是真的可爱。

产婆本想着自己多么慈悲如何如何,今晚去晦气该吃点什么,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得不轻:“这孩子刚出生就睁眼,刚睁眼就会看脸色了?这也太快了吧!”。

这周不二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产婆,他并没察觉到危险,渐渐的也没那么害怕了。只不过他实在好奇,我是什么,我在哪,这又是什么,她在干嘛…主事的产婆头一回遇到这样的婴儿也是惊异的很,想着林薇兰的尸身还在一旁又有点害怕,心里默默的又减了二十银钱。

孩子终于是发出了声响,周仁化看着这孩子也是又惊又喜,不过想着林薇兰刚走,心中又更悲伤了几分。

那一声啼哭让孤松池悬了半天的心也是终于放下了,“看来孩子是无事了,你夫人遗骸也需要安置。我知道你现在很乱,有什么需要帮衬的尽管来找我。我先告辞了,明日我再差人给孩子送点养身子的药来。”

孤松池起身便走,他知道此时不便再留,应该赶紧帮着找人来处理林薇兰的后事了。虽然他不是个正经医师,但十里八乡也就这一个,赚的多嘛。主事的产婆默默地跟在身后,这时候她一个人可不敢随便走动…

周仁化静静待在林薇兰身边,不知所措。周不二也不哭闹,只是好奇的打量着周遭事物。“孩子,这是你娘亲。她为了你丢了性命,记住这张脸,你今后可不能忘了她。”周仁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么一番话,孩子这么小哪懂得这些。周仁化把周不二放在林薇兰身边,起身便去房里寻了件素衣。

收拾好了一切,周仁化怀抱着周不二背着林薇兰往野牛山走去。他想把她葬在那里,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那天,他在崖上垂钓。

恰好,她在山涧洗澡。

风起,不复日终。

云起,天水将倾。

延伸阅读

巴比利时装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pgay.shtml
巴比利时装坚持化发展依托技术出众、服务出众、品质出众、成本出众之竞争优势深耕本土市场

柒道鲜果酸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s8a.shtml
柒道鲜果酸是南宁一家特色的茶饮品牌,将广西特有的风味小吃“酸嘢”与茶饮完美结合,因为

蝶妮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awsj.shtml
暂无

茵格兰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6v9m.shtml
茵格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迅速自主研发生产相关的洗涤设备,创新地开始了干洗店推广的尝试。

宝丽斯婷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uhvp.shtml
宝丽斯婷是专业孕产妈妈皮肤护理科技时尚品牌。宝丽斯婷从妈**洗发、沐浴Zui基础的清

和合教育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uk04.shtml
培养孩子的科学兴趣,满足孩子的好奇心、求知欲,激发孩子的探索精神。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

金甜梦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dqz8.shtml
暂无

帝龙珠宝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gz28.shtml
宝玉石加工厂,直营,代理

天坤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pjm8.shtml
天坤家纺是一家从事竹纤维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家纺企业。公司成立至今,坚持以

小海贝加盟  http://www.win-worthbetco.com/yrmx.shtml
小海贝美甲年销售额已经达到500万元。近几年,东南亚各国化妆品市场逐年增大,在这一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时只道是寻常GL在线阅读第10章

    有着巨型野兽的粪便,在魔兽山脉外围的营地中,众人是十分安全的。不同于白天遇到的兽豹,在漆黑的夜里,没有任何一只野兽在闻到气味后还会莽撞的冲到这里。众人早早的睡下,也许是因为队员之间的了解程度,铜女和卡蒙并没有过多的劝慰尤娜,而是让她自己在帐篷外待着,一方面也是有着几分守夜的意思在里面。可云童就有些睡

  • 穿越之将军再撩我一次(ABO)第九章在线阅读

    沐枫听完那个徐先生说的之后,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这个徐先生是野原郡的太守,而他到这里来的原因是这个蒋家家主打算对沐家采取行动,然后想彻底扳倒沐家。大概的行动就是杀了他们一家,然后再要这个太守从中作梗,把沐家的生意还有铺子都抢过去。沐枫听到的那些就是他们事后分赃的内容了。沐枫听完又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自

  • [金粉世家]重生秀珠第四章

    杰瑞觉得自己大概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它试探的问道;“你就是接线员?”它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伊森忽然抓住它放到桌子上。“你不会和我一起去抓凶手了,是吗?”杰瑞抓着伊森的袖口,悬在半空中大声的问道:“如果你觉得那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弥补一下呢?”一直沉默不语的伊森轻声说道:“我去了也没用。”任凭杰瑞如何劝说

  • 云和(女尊)在线阅读第3节

    两人拌了一会嘴,开始讨论正事。“前面十里地,在商路必经之路上,有一片便于埋伏的密林里,有一伙人。人数在二十五人左右,兵器多是长剑,有两支长矛,一张弓,匪人大多是精壮有力的厮杀汉。是杜贵的人报的信。看来这次对方非常重视,人数武器都比我们预想的厉害,要放弃计划吗?”赵小七禀报道。“不用,咱们也有十五个人

  • [综]今天的本丸依旧这么糟糕第七章

    北京近日来持续的高温,宣告着北京已经渐渐步入了夏天,可五月的天气却像个调皮的孩子,说变就变,原本还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的天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布满了乌云。王一啵坐在保姆车里,透过窗户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嘀嘀哒哒地拍打着冰凉的车窗,形成一圈圈大大小小的水晕,似是在代替他诉说着心底的伤痛,也许老天都在为他

  • 王爷总以为自己不是人在线阅读刺客

    八、自从十五岁那年他入了神武卫后,江宇便和他大吵一架。江宇觉得他自私无比,毫不顾忌家人硬要去当朝廷走狗,两兄弟可说几乎每次见面皆是不欢而散。而江宇的正妻又恰好是镇北侯长女,同时也是俞文渊的亲姐姐,之前楚依珞才差点嫁入镇北侯府,现在见面可说分外尴尬。楚依珞并不晓得这些事,只觉得江祈周身的气息骤然冷了下

  • 王爷他总在偷窥我(穿书)在线阅读第五节

    郑氏在沈念禾前边带路,小声道:“处耘他爹多年前就不在了,他娘改嫁得早,本要带着儿子去新夫家,偏他性子倔,怎么也不肯,一个人留在宣县吃了不少苦。”“到得今年,他继父那一门转来宣州城中做官,时时要管着他,叫他十分不耐烦,难免生出几分脾气,回头继安自晓得去说,你别理这个不知好歹的。”沈念禾只笑了笑,并不说

  • 缺哥哥么?(全员重生)在线阅读第9节

    冯聪黑亮的小眼珠,冷冷地盯了一眼肥胖少年。他没有一点动作,径直走向小花。受到惊吓的小花,看到少爷,顿时热泪盈眶,想要扑到少爷怀里。但是,她又看到少爷的个头,不由得哭声加重了几分。“乖了,小花。来,蹲下来,哥给你擦擦泪。”冯聪仿若无人的说着,小花也仿若无人的照做了。但这却让周围围观的人一阵无语,纷纷侧

  • 清秋[穿书]在线阅读只是一副皮囊

    女子一瘸一拐的扶着墙往前走,身旁围观看热闹的百姓见没有热闹可看,便推搡着彼此散了。段如思缓慢的跟在她的身后往前走,这一跟便是半个时辰,最后她的脚步停在街尾一户略显寒碜的小楼前。女子拖着两条腿走进去,不一会便端着盆走了出来,扬起手便要往外泼,见外面站着人吓一跳急忙收住手,但盆里的水却还是由于惯性打湿了

  • 给生命以时光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可怕的筑基丹啊呜,廖凡吞下一枚筑基丹,丹药入口即化、一股热流瞬间直达胃里。轰,一股狂暴的能量忽然从胃里爆发出来。廖凡的丹田也被这股狂暴的能量冲击的一下子鼓了起来。就好像一个快要临盆的产妇一样,啊.......廖凡痛的双眼都快突出来了。浑身上下的经络和皮肤,好像有人用小刀在一刀一刀割开一样。廖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