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正道记掌家

作者:大妖精 来源:纵横中文网

周围的小丫鬟并小厮们见三姑娘过来了,不免心中顾忌,也有些怕了,便不敢明目张胆地去看,只低着头继续洒扫,或者偷偷摸摸躲到一旁看。

王嬷嬷和这周姨娘正吵着的时候,忽觉得不对劲,周围很是安静,再转身一看,竟是顾烟立在那里呢。

这周姨娘见此,顿时一惊,她知道三姑娘顾烟素来是个宽厚的,敬重王嬷嬷哺乳之恩,并不会责备她,怕是今日自己和这王嬷嬷吵架,倒是要得她不喜了。

当下忙上前,赔笑着道:“原来姑娘病好了呢,原还想着,带着阿云过去看看姑娘呢。”

与周姨娘完全不同的是,王嬷嬷一见顾烟,面上便露出喜色:“姑娘啊,你快些看看,也就是这几日你病着,我这把老骨头竟然被欺压到这个份上了!”

说着,便亲自过去扶着顾烟,竟是要顾烟帮她说话的样子。

可是顾烟手轻轻一动,便将她躲开了,那王嬷嬷的手讪讪地僵在那里,一时有些不解。

顾烟此时,终于轻启红唇,凉淡地问道:“这一大早的,也不怕冷,就站在这风口上吵?”

周姨娘见此,忙上前道:“原不是要吵,只是今日个阿云的一个耳坠丢了,我这不是心急嘛,便多问了几句,谁知道竟然惊扰了姑娘!”

顾烟点头,淡道:“二姐姐的东西既然丢了,那必然要找。别说是一个耳坠,便是一块布头,主子的东西丢了,哪里有不找的道理,不然没得纵容了刁奴。”

这一行话说出去,犹如金石相击,清脆淡定,只听得王嬷嬷心中泛凉,小心瞥了眼自己旁边那兀自跪在那里的儿子,想着今日个姑娘莫不是转了性子?

顾烟清凌凌的水眸瞥向一旁的绿绮,吩咐道:“绿绮,扶我回房,今日的事儿,总是要细细盘问一番。”

回到西厢房,顾烟一边坐在那里品着茶,一边瞥向一旁恭敬低头立着的王嬷嬷和周姨娘。

那狗儿并没敢进屋,只在屋外静候着。

顾烟一盏茶品了几口,这才云淡风轻地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一时王嬷嬷和周姨娘争先恐后地说起来,两个人你一嘴我一嘴,渐渐地把事情说清楚了。

府里的二姑娘顾云乃是周姨娘所出,今年是二八年华,虽则订下了亲事,但还未曾出阁。今日个早晨,周姨娘发现顾云的一对儿翠玉耳坠儿,竟然只剩下了一个。

当下便问了房中的丫鬟,却都说没见的。周姨娘原本也是疑心房中丫鬟摘下来放在哪个角落忘记了,可是若说忘记,总不能只剩下一只啊?

因想着或许是丢在哪个角落,便将房中翻箱倒柜找了一番,却是并不见半个踪影的。

周姨娘讲到这里,便哭诉道;“三姑娘啊,您也知道,那翠玉耳坠儿,还是去岁二姑娘及笄之时,老爷命人给做的头面中的一对儿,不曾想才不过一年的功夫,竟然这么丢了,若是老爷以后问起来,可怎么是好!”

顾烟自然是知道那翠玉耳坠的,那翠玉上等极品,因得了两个雨滴那么大,只做了一对儿翠玉耳坠,父亲原本说是要留给自己的。可当时恰逢姐姐及笄之时,于是顾烟便提议送给了姐姐顾云。

上一世的时候,她就记得那翠玉耳坠先是丢了一个,后来剩下的那个也在顾家败亡之后,不知所踪了。

王嬷嬷此时已经老泪纵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姑娘,你可要为我这把老骨头做主,不过是昨日个去过二姑娘房中,怎么就把这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呢?难道姑娘房中出来的人,竟是像个做贼的样子吗?”

周姨娘一听这话,也是急了,指着王嬷嬷道:“你自己做了贼,可不要东扯西扯,没得牵扯姑娘做什么。”

说着,又急忙对顾烟辩解道:“姑娘,我可没有什么意思,并不敢冤枉姑娘房中的人儿,只是我房里,原本不过那几个人罢了,又不曾出过府,如今搜个底朝天,总不能是她们做的,而这几日前去二姑娘房中的,也只有王嬷嬷了。”

顾烟见此,垂眸,略一沉吟,便道:“今日晨间,你们二人在院中大声喧嚷叫嚣,扰了主子清梦,如今先出去站两个时辰吧。”

周姨娘不曾想到顾烟不提那翠玉耳坠的事儿,反倒提起晨间撕打之事,不由急了:“三姑娘啊,等老爷回来,总是要问起那翠玉耳坠的……”

顾烟手中的茶盏,轻轻扣在金丝楠木桌上,发出不轻不重地清脆一声。

这一声,虽然并不响,可是因了她那清冷的神情,却隐隐有几分威仪。

于是周姨娘顿时不敢说什么了,白着脸,不甘心地出去了。

王嬷嬷见此,自然是高兴了,只以为今日这事儿算是揭过去,想着姑娘到底是向着自己的,当下高高兴兴地出去站着受罚。

待这二人都出去后,顾烟命绿绮道:“去二门外找你的哥哥蓝庭,命他不许声张,速速去东二街的胡家当铺,问问昨日个可曾有人典当过一只翠玉耳坠,若是有,便把那掌柜叫过来当个见证。”

绿绮母亲本是顾烟那逝去母亲的陪嫁丫鬟,后来生下了蓝庭和绿绮后,因病去了。这些年绿绮一直陪在顾烟身边,而那蓝庭则是在府里当差,平日里管着几个小厮,出行之时为顾左相鞍前马后地伺候。

别看这蓝庭不过十七八岁,可是生得清俊,做事稳妥,是一向得顾左相倚重的。

只是这次顾左相前去边疆犒军,因不放心家里,倒是把蓝庭留在府中帮着照看。

绿绮得了姑娘的命令,当下忙点头,急匆匆出门去了。

而周姨娘和王嬷嬷,一个满心欢喜得意,一个沮丧不甘,就那么站立在屋檐前。

此时也该是用早膳的时候了,房中的两个三等小丫鬟烟锁和云封去了厨房,取了早膳过来,却是象眼小馒头、鸭子馅提褶包子、摊鸡蛋,几个爽口腌菜。除此,还有一碗鸡蛋牛乳羹。

那牛乳羹,要说起来也是顾左相心疼女儿,知道女儿一向体弱,又想起那早早离世的夫人,听人说牛乳补人,便特意命人养了一头乳牛,每日里让女儿喝上一盏牛乳羹。

顾烟此时也是饿了,便在大丫环青峰的服侍下,净了手,开始用起早膳。

顾左相是一个讲究的人,别看如今住着不过一个三进的宅院,比不得豪门显贵钟鸣鼎食之家,可是到底身份在那里摆着呢,权倾朝野,他要什么没有呢?

如今府里灶房的厨子,那本是一代名厨,便是宫里的都未必及得上呢。昔年圣上来府里用膳,还直夸府里的小腌菜别有一番滋味,不是宫里的能比的呢。

顾烟十年奔波劳累,过得是下层粗实仆妇的日子,如今喝了一口牛乳羹,品着那连圣上都夸赞过的独家小腌菜,不免感慨,想着这若是梦,未免太过真实了。

那牛乳羹香甜绵软,喝在口中,是浓郁的舒畅,顾烟一边品着,一边忽而开始想念起了父亲。

她努力回忆了下,隐约记起,自己未出嫁时的父亲,正当壮年时的模样。

一时用完早膳,眼看着也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顾烟不疾不徐地漱口净手了,又命人取来了自己的古琴,临窗抚弄。虽则数年不曾碰过,可这琴技不是记在脑中心里,而是铭刻在手中,流淌在血液中的,当下长指轻轻拨动,悠扬动听的琴声便从西厢房中缓缓流淌而出。

而屋外,游廊上的王嬷嬷和周姨娘,面上都有些疲倦起来。一早上,还未曾用膳呢,就这么站在这里,来往的丫鬟也竟然不敢过来送件披风衣衫。这刚刚入秋,天都凉了,若是走动着也就罢了,可是一直站在这里,只站得两只脚都发冷。

她们彼此看了对方一眼,王嬷嬷面上有了愠怒,瞪着一旁走过的小丫鬟烟锁,想着这小丫头也忒不识好歹,平日里对她也还算看照,小嘴儿吵嚷着还要认干娘的,如今倒好,竟然是看都不曾看一眼了。

也就在这时,绿绮回来了,走过西厢房这边的时候,面上绷着,看不出什么来。待到一进了屋,她就忙将刚才哥哥所汇报的都一一回禀了顾烟。

果然,昨日个府里的狗儿是去过胡家当铺的,还曾典当了一个东西。

“姑娘放心,哥哥已经把那胡家当铺的掌柜,以及亲自接待了狗儿的伙计,还有那翠玉坠儿,典当底票,统统都带了过来,断没有让他赖账的道理。”

绿绮干成了这件事,眉飞色舞的。

顾烟闻听,轻轻点头,不过眸中却是泛冷,想着这狗儿都不曾掩饰,便明目张胆地去胡家当铺前去典当,可真真是胆大包天,也不过是是仗着自己平日里宽和性软,有恃无恐罢了。

当下顾烟起身,走出房门。

站在那里的王嬷嬷和周姨娘见了顾烟总算出来,忙都上前赔笑见礼。

顾烟正眼都不曾看一眼,只是吩咐道:“随我前去二门外。”

说着这话时,便已抬脚而去了,徒留下一抹香影。

王嬷嬷和周姨娘都不知道这其中是什么古怪,当下也就忙跟随上了。

此时顾烟径自来到了二门外,那蓝庭已经领了当铺掌柜并伙计在那里候着。

这大昭朝因曾有三朝帝王皆是女帝的历史,绵延几乎百年间大力推行女官制度,并设立了女子学院,培养并选拔文武女官,以至于自这女帝开始,对女子禁锢束缚之礼日渐松动,女子并不拘囿于深闺之中,也因为这个,顾烟当下也并不顾忌,径自接见外男。

蓝庭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正候在那里,见了顾烟盈盈袅袅地走来,眸中微动,忙上前见了礼。

顾烟目光扫过蓝庭,却见那十七八岁的少年,脸庞上有着少年老成的稚嫩,想起后来的种种,不免心中感慨,当下微点头。

这边蓝庭见顾烟脸上清冷而苍白,秋日的阳光映过来,绝色的容颜仿佛一滴晨花上的露珠般。

一时他竟有些恍惚,莫名想着当日头炙热时,她会不会随之化作一缕轻烟,就此消失在眼前?

不过蓝庭到底是处事沉稳的,当下忙挥去脑中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恭敬地上前禀道:“姑娘,这是胡记当铺的掌柜,并当日的伙计,如今都在这里了。”

延伸阅读

粤港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nfr7.shtml
粤港银饰是银饰品、泰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则,赢得了广大

菇尔康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a8sz.shtml
菇尔康养生保健品将秉承“以人脉为根本,以市场为导向,以科技为支撑,以服务为中心”的经

御巢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dqgf.shtml
御巢床上用品总部是记忆太空枕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舒睡堡家具用品有限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南京金陵眼镜连锁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gnwe.shtml
金陵眼镜有丹阳金陵眼镜职业技术学院申请办理并在信息产业备案。计划在10年时间发展多元

希禾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x1ec.shtml
希禾儿童车车轮主要供应婴儿车轮系列、娃娃车轮系列、童车轮系列、行李车轮等系列、购物车

悦读书桥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n9b.shtml
“得语文者得天下”,悦读书桥致力于0-15岁儿童的语文素养的提升,全面培养孩子阅读和

振国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xpl4.shtml
振国香皂盒总部经销批发的家居用品、香皂盒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山西乐淘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g0l5.shtml
公司简介:2014年山西省繁峙县乐淘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美丽的繁峙县,注册资金人民币

香港华福银庄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u4fo.shtml
香港珠宝有限公司银庄---河南总代理批发连锁(以下简称香港银庄).经销批发的银饰、银

广润骨营养素加盟  http://www.kickstartpress.com/nbnp.shtml
招商[img=1]http://ims.jmw.com.cn/1129162955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开局就娶长孙无垢之第六章(6)

    夜晚,向小园在床上翻来翻去的。很久没进片场了,血液里仿佛还有残存的兴奋因子让她无法睡着。她干脆坐了起来,床头没熄灭的台灯洒开一团黄雾,窗外隐隐有虫鸣。小园呆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来,先是百度了下自己的名字,百度百科上作品介绍寥寥,打开豆瓣,也只有两部电影,一部短片的记录。一部还是大学时候参演的《小文》,

  • 无需重来第七章在线阅读

    前排提醒,本章结尾处极为震撼,作者与同学一同想了几十分钟才想出来那么几段,还请读者大人们做好准备,当心心中无名火起后收不住手哦,嘻嘻。———————分割线——————“唔,好刺眼…我怎么睡着了?”刺眼的阳光迫使天语然醒来,他现在正在一望无际的碧蓝海面上空飞行,显然他们已经穿过了黑洞,来到了碧蓝航线的

  • 以死搏命第六章在线阅读

    “清姐姐?”夜晚快走几步,迎上了正往她这边走来的司徒冰清。只见见来者一身翠色广袖襦裙,腰系碧绿锦带,越发显得腰若流素,仪态万千。仿若夏夜的盈盈满月,临水的踏波仙子。此人正是右相司徒家的嫡长女司徒冰清,不过月余未见,夜晚打眼瞧去,却觉得司徒冰清越发的如出水芙蓉般清幽。“没想到你今儿个也来了。”司徒冰清

  • 霸主盛宠萌妻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两兄妹正要出门赶路去镇里上学,小姑苏玉兰、姑父陈金水,带着两个女儿来吃早餐了。这家人懒到家了,几乎从来都没有在家里开过火,全是到苏家蹭吃蹭喝。偏偏奶奶对小姑一家特别容忍,没对他们说过一句重话。其实陈娇陈妮也是要去镇里上学的,但是她们可以晚一点出门,因为她们有自行车。湖山村的山路不多,出了田地的

  • 爱情公寓:咸鱼包租公在线阅读FM合照定格

    第10章FM合照定格但是厌学的想法也只是一时的,从小的教育让她无法说出不读书之类的话。更别提韩国人对学历对教育有多么的执着了,虽然以后柳世界未来不愁现在就可以看到她光明的未来。但是依旧需要学习,依旧需要读书上学。这同时也是...妈妈所希望的。不要因为家里的地位权势钱财而忽略自身的提高,这是妈妈曾经跟

  • 膨胀就变强在线阅读第9章

    “叶小姐!”在叶凉初到达医院并且得知崇光已经进了手术室之后的十五分钟,她看见了林萧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林小姐?”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林萧,叶凉初顿了顿,拍拍身旁的座位,“崇光手术要很久,坐一会吧?”“额,好。”林萧看了看亮起的手术室外面的灯,叶凉初这次的冷静和上次崇光被紧急送往医院像丢了魂一样的神情

  • 开局从陵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在夜晚的茂密森林里面,陈枫坐在月光照射的草坪上面。一脸茫然的,对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提出问题:“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身体里面;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还会有怪物……”。陈枫想知道的事情有太多了,他急切想搞清楚,现在自己在哪里和这里的情况。可是不管陈枫怎么问话,身体里面的那个苍老的声音,再也没回应陈枫的任何问

  • 畏宠潜逃:这个王妃有点刁第十章在线阅读

    崔玉珠自窗子里向外望去,一条两头尖尖的小舟上,一个年轻男子正坐在船头吹箫,淡淡雾气氤氲,笼着那人如画的眉眼。“你识得他吗?”滟来挑眉问道。趁着崔玉珠朝外张望时,她玉指轻弹,将“绮梦”的粉末弹在雪白如凝脂般的奶冻上。崔玉珠摇摇头:“从未见过,我该如何邀他过来?”连无瑕回京几日了,崔玉珠居然还没见过他,

  • 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之三英战凶兽(7)

    秦沐雨极为不情愿的吸纳回了秦兰汐手中的‘小葫芦’。秦兰汐一直盯着手中的‘小葫芦’,突然,她感觉手中的小东西突然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小葫芦’逐渐失去了重量,从顶部开始依次往下渐渐的失去了形状,化成了一颗颗极为微小的圆形因子,朝着秦沐雨的方向汇聚。秦宇眼中,看到了这个一小团因子,触碰到秦沐雨的皮肤,瞬间

  • 梦幻机在线阅读新生百强(第三更,求收藏鲜花)

    新生百强,不同的名次得到的待遇也各不相同,武当故意引起外门弟子之间的互相竞争的气氛,让新生百强小院一开启,便引发了新生们大战一场的热情。刚刚入门一个月的外门弟子,这时天赋与底蕴表现出了极为重要的地位。天赋好与底蕴深厚,出身好的新生,立即在一万新生之中脱颖而出。这场新生百强大战,同样引起武当上下不同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