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殇红尘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百里兮枝 来源:17K小说网

逍遥客栈位于九龙坡口,门口挂着两个昏暗的油纸灯笼,看上去有年头了。因为时常有过往行人深夜投宿,逍遥客栈索性便不打烊。无论何时,大门都敞开着。

景天与雪见进了客栈大堂,柜台上一灯如豆,掌柜的伏案而睡,睡得鼾声大作。

“掌柜的?”

雪见喊了一声,那掌柜的吓了一跳,不耐烦道:“什么人啊?”

“当然是客人了。有吃的吗?”

“深更半夜,哪还有什么吃的!要住店自己找个房间,要打尖去厨房看看,不要吵我!”

说完,那掌柜的打了个哈欠,又睡了过去。

雪见目瞪口呆,一向娇惯的她何曾受过如此冷遇,立时便要上前理论。忽的旁边帐帘一挑,一个青年店小二跑了出来。

“哎呀,两位客官!这么晚了还赶路呀,快请坐吧!”

那店小二似乎刚刚还在做活,累得满头大汗,却一刻也不停歇,扯下肩膀上的毛巾在桌面上擦拭着。

“来客官,请坐!”

雪见还在恼火那掌柜的态度,景天扯了扯她的袖子,雪见才怏怏不乐地坐在了椅子上。

店小二看了一眼酣睡的掌柜,皱眉说道:“掌柜的,您再总是这副样子,店里可就真的没生意了。”

“哼,店里本来就没生意!近来还闹什么妖怪,搞得人心惶惶,这店我看不开也罢!”掌柜的不耐烦地摆摆手,像赶苍蝇一般。

店小二叹了口气,对着景天二人赔笑道:“掌柜的一直就这样,您二位不要与他计较。想吃点儿什么?”

景天不由得好笑,想不到这店里居然是掌柜的偷懒,被伙计教训。

雪见却忽的有些惴惴不安,说道:“他刚才说闹妖怪,真的有妖怪吗?”

“谁知道呢?这两日渝州城里都传开了,说璧山上不知哪来了妖怪,可谁也没见过,八成是又是谣传。”

景天惨然一笑,心想你没见过,我昨日差点便死在那妖怪手中。

“我就说嘛,哪来的妖怪,哼。”

雪见轻哼一声,说道:“看你这儿也没什么好吃的,有什么就上什么吧,快饿死了!越快越好!”

“好嘞,您等着!”

店小二说着跑进了后堂,不一会儿就端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在了桌上,另又端上两枚切开的卤蛋,一碟咸豆腐,给景天两人各倒了一杯茶。

雪见笑道:“你做事倒比你们掌柜的麻利多了,我看这店干脆给你开,把这掌柜的赶出去得了!”

店小二笑道:“不满您说,掌柜的也有这个心思,店里生意不好他也不愿管事,就想把店卖给我。”

景天问道:“这是个好机会啊,给人做工哪里能挣钱,要挣钱就得自己当掌柜的。那小哥你的意思呢?”

店小二道:“要是能够自己当掌柜的也不错,只是我老婆有些不乐意。她怕这附近若真闹了妖怪,渝州也就待不下去了。”

雪见早就饿坏了,拿筷子夹起面条吃了起来。

景天却来了兴致,说道:“那怕什么,大不了换个地方开店就是。大丈夫四海为家,哪里还怕挣不到钱?”

店小二笑道:“我老婆也是这个意思。她近日临产,本想着孩子出世以后,就举家迁到她杭州老家去。”

“杭州?那是好地方啊。”

“是啊,听说江南那一带很太平,我又有手艺,去那里也能够开个铺子什么的。只是……”说道这里,那店小二似乎有几分踌躇。

“怎么了,我瞧这主意不错,川菜到了江南一定会受欢迎的。”

聊到生意上的事,景天便兴致盎然了起来。

店小二笑道:“只是,我还有一个心愿未了……倘若此事不能了结,只怕这一世也难以心安。”

景天忽的注意到,这店伙计一双眼睛十分灵动,仿佛在夜里也能够发出光来一般。

“什么心愿这么了不起,能告诉我吗?”景天问道。

这时,那掌柜忽然呵呵冷笑道:“又要搬出你那套鬼话出来骗人了。那故事你倒也真是讲不腻,可惜连小孩子都不信。”

店小二皱眉道:“谁说我编故事了,我说的话句句属实,从没有一句是假的!”

“真的?呵呵,你若惦记着那宝藏,为何不自己去找了来?”

“你当我不想去吗,还不是我老婆说危险,非不让我去,说我一去就回不来了她还不如悬梁自尽什么的……”

雪见听到这里,也抬起头问道:“宝藏?是什么宝藏啊,小二哥你讲给我们听听呗?”

见两人来了兴致,店小二似乎十分兴奋,用毛巾来回擦着手,在景天对面坐了下来。

“那就给二位客官说说。”

说着店小二摘下帽子抓在手中,似乎在想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小的姓李名澜,祖居川地。虽然到小人这一代没落了下来,但是小人的祖上,可是蜀中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

说到先祖时,店小二李澜不由竖起了大拇指,眼中光芒更盛,似乎这先祖的名号令其无比骄傲。

“是哪位人物?”景天问道。

“二位可曾听说,三百年前,在川蜀之地,有一位来无影去无踪的侠盗?”

景天没开口,雪见惊奇到:“你是说,巴蜀盗侠李寒空?”

李澜喜道:“正是!如今还能够记得先祖之名的人,可已经不多了。”

景天问道:“李寒空是谁?”

“笨!这都不知道!”雪见白了他一眼,说道:“李寒空李大侠,是名震川蜀的一位侠盗。传说他身怀绝技,轻功盖世,一生盗得的金银财宝不计其数!为人更是仗义仁心,一直劫富济贫,救济了很多穷苦百姓,在蜀地深得民心呢!”

景天叹道:“原来李大哥的祖上是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可惜,我从前竟然从未听过这人的名字。”

雪见说道:“其实我也是听爷爷说起的。只可惜,后来李大侠失手被擒,被官府斩首。据说当时还有上万人上书为他求情呢。”

景天说道:“原来是这样,真是可惜……”

李澜却摇摇头,说道:“这位姑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先祖父虽然不幸罹难,但是他死后,却依然也在劫富济贫。”

景天雪见都感惊奇,李澜说道:“传说中,先祖父死后,他的魂魄化作了一只猿猴,依然在救济贫苦的百姓。两位可曾听说过一个灵猴送宝的传说?”

“啊,这个我倒是听过的!”景天说道,“说是住在蜀地的百姓,如果在夜里听到小猴子的叫声,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定会在桌子上发现一堆财宝。而且桌子周围还有小猴子的脚印。”

“是了,这就是先祖父魂灵所化。”

却听那掌柜的又呵呵冷笑,一边随手打着算盘说道:“这种老祖宗骗小孩的故事,我三岁时便不信了。”

李澜回过头瞪了那掌柜一眼,掌柜的权作不见。

其实景天对这个传说也一直是将信将疑。虽然小时候时常听渝州老一辈的老人家讲这个传说,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过。

“你还没说你的心愿是什么呢?”雪见问道。

店小二两只手轻轻扯着帽子,想了想说道:“这也是我爹告诉我的。先祖父被官府擒拿之时,他一生所盗得的财宝,都藏在九龙坡一栋废弃木屋后的山洞里。”

景天说道:“就是往宾化县去的那条九龙坡吗?”

“是啊。我从前去过好几次,好不容易才找到那栋木屋。但是前前后后都找遍了,却连山洞的影子都见不着,更别说财宝了。”

李澜叹了口气,说道:“后来不知从哪传出来,那木屋周围出现了会喷火的妖怪,去过的人就都回不来了。我老婆胆小,从此就再也不让我去。”

雪见笑道:“哪有那么多妖怪,我看肯定是有人想要独吞那些财宝,才故意胡编出来的。不过李大哥,你又何必执着于那些宝贝呢?你看上去也不像那种把宝贝看的比命还重要的笨蛋啊。”

说着,雪见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景天,却见景天只是埋着头唏哩呼噜地吃着面,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其他的宝物我也不在乎,只是我爹临走前曾经吩咐过我,有两件家传宝物乃是先祖遗留给李氏子孙的,要我一定要找回来。”

“哪两件宝物?”景天问道。

“一样是先祖自创的绝学——飞龙探云手秘笈,。”李澜说道,“另一样乃是先祖父的随身宝物,摘星手套。当初先祖正是凭着这二宝,行侠仗义,得了巴蜀盗侠之名。”

雪见当即应道:“这好办!我明天就去九龙坡看看,如果真的找到了那两件宝贝,给你带回来就是了!”

其实雪见却是另有心思。虽然不知道这个店小二说的是真是假,她现在只盼望着能够离唐家堡越远越好,纵使白跑一趟也无妨。

倘若这店小二只是胡说八道,也可以顺势从九龙坡离开渝州,去往别处。

“景天你看怎么样?”

“这……”景天有些怕妖怪,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答应。雪见瞪了他一眼,景天赶忙应道:“去,去就是了。”

话音刚落,只见李澜起身便拜:“倘若真能寻回家传宝物,那小人感激不尽!恩公先受小人一拜……”

景天扶起李澜说道:“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李大哥,既然你只想要你的家传宝物的话,那如果找到了其他宝贝,能不能……”

“呸!你这个贪财鬼!就算找到其他宝贝那也是李大侠的,你别想私吞!”雪见看着景天一副贪心不足的模样,忍不住呵斥道。

“我也没说要私吞啊,既然是李大侠的财宝,那不是要分发给穷苦百姓吗?”景天争辩道。

“哼,你能有那么好心?我才不信呢!”

李澜叹口气说道:“能够寻回摘星手套,小人都不敢奢望了,哪还敢贪图其他财宝。”

“李大哥,你见过妖怪没有?”景天问道。

“嗯?倒是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听人说起过。哎,二位要去小人自是感激的,只是若真有妖怪又怕二位有什么危险。”

“不怕!妖怪见了我还要害怕呢!”雪见拍着胸脯笑道,“你就放心吧,我堂堂唐女侠一言九鼎,从不反悔!”

景天心道你若当真见到妖怪,只求别把我推出去做挡箭牌就行了。

李澜谢过景天二人,又回到后厨做活。景天雪见吃完了面,上楼各自选了一间客房睡下。

景天向来随遇而安,躺在床上没多久便睡着了。

雪见却似是有什么心事,在床上躺了很久,怎么也难以入眠。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这样的寂静总是让雪见感到不舒服。

正值夏始春余,窗外蛐蛐儿虫鸣不止,雪见愈发心烦,起身去关窗。

抬头看向窗外,但见黑夜中一片迷蒙,竹影婆娑,远处渝州城传来零落的更鼓声,忽然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涌了上来。

长这么大以来,这是自己第一次独自离家。雪见虽然强势过人,毕竟也是个女子,想着天下茫茫,今后不知何去何从,也不免暗自惴惴。

“花楹……你说,我们还能回来吗?”

关上了窗,雪见轻轻抚摸着躺在自己怀里酣睡的五毒兽,不由得看向自己的手臂。

小臂上一道并不醒目的伤口,被一块碎布包扎着。

想起家族中人决绝冷漠的神色,毫不留情射向自己的暗器,雪见仍然心有余悸。

虽然自幼生长在唐家堡,身为大小姐受尽讨好,雪见却始终感觉不到一丝真正的温暖。

年轻一辈的弟子希望当上东床快婿,而门中长老也因为爷爷的偏爱,纷纷将注码押在自己身上。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几乎没有人是真正关心自己的。

如今,爷爷病笃,他们便立刻为了争掌门打得头破血流。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罪名,甚至对自己兵刃相向。

这样的家,真的还有回去的必要吗?

想了大半夜,雪见只感觉心烦意乱,索性什么都不想,躺在床上被子蒙住头,终于一觉睡到了天亮。

延伸阅读

临世之军宇间第一大药,雷罚天尊来!  http://www.huazhongtong.cn/6ybt.shtml
“死了!混沌三百亿年,第一位混沌魔神丧命了!”遥远的混沌之中,时辰所化的男子站立在时

凰途似锦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huazhongtong.cn/dy9m.shtml
云伯走进客厅的时候,景阑正在发脾气。抹茶蛋糕几乎擦着云伯的脸飞过,糊到雪白的墙纸上,

向往的生活之超神宠爸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huazhongtong.cn/beg3.shtml
众人出得寺来,往山上撤去,各个人皆是面色凝重,似乎各有心事。楚子翼被潘浩踢中一脚,肩

后唐风云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huazhongtong.cn/an1x.shtml
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江月白迷迷糊糊的,见天明

向往的生活之女鬼管理员过往 (1)  http://www.huazhongtong.cn/6lul.shtml
太阳渐渐向西斜去,丞相府门前,投影出两道修长的影子。女子正欲踏入丞相府的大门,却被守

月亮心动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huazhongtong.cn/mdl.shtml
李辰一进入胡同,就感觉到了一阵迎面而来的冷风,顿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头皮阵阵发

婚不守舍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huazhongtong.cn/ncp6.shtml
又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小夏楚挥手扇飞面前的巨型荒兽,自他步入炼血境后,已有月余。如今,

小寡夫和他的七个切片攻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huazhongtong.cn/y8ow.shtml
我还是觉得有些局促不安,目光始终停留在黄褐色的地板上,两只手放在前面绞着裙摆上的那只

玩偶盗圣传人  http://www.huazhongtong.cn/smmm.shtml
第1章盗圣传人夜幕深沉,喧嚣了一整天的东南市,终于安静下来,此时人们正在熟睡中。街上

幼崽宠爱指南[星际]又是一年沙枣红  http://www.huazhongtong.cn/1oh.shtml
麦子熟了,大豆黄了,洋芋花也谢了,沙枣儿也红了!打沙枣的日子是全村的小孩最盼望的日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命中那些小事在线阅读第五节

    林思宁抬起头,面前这人身着浅灰色休闲西装,西装扣子被一丝不苟的扣好,里面搭配了一件灰蓝色衬衣,将他的皮肤衬得过分白皙。最让人侧目的是那人的腿,深色的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笔挺的双腿,流畅服帖的裤子将他腿部的线条勾勒的恰当好处。这人生得一副好相貌,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淡色的薄唇轻抿在一起,嘴唇有些微微有些起

  • 大华名厨第九章

    09车的油表已经亮了黄灯。檀羡也不知道这黄灯亮了多久了,可别让她连加油站都开不到。幸好车上有导航,跟着导航走,大概十来公里外的地方有个加油站。只是在异化发生后,油价一跌再跌,石油石化行业亏损严重,不少加油站早早就关停了,导航所指的加油站也未必有油可加。林姜在后座上探出头往前看,“这车不会没油了吧?”

  • 浩霖有事第10章在线阅读

    二个小时后权至龙开着低调又奢华的车停在了林荫道拍摄场地附近,全身上下焕然一新。浪奔头大墨镜,繁复的首饰,色彩拼接大胆又十分好看的外套,加上黑皮鞋,如果不是车窗没有拉下,不知道的人看见说不定会以为他今天要出席颁奖典礼。权至龙看了看手机里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头,天知道在刚刚两个小时里他还特意去了一趟美容

  • 盗墓:开局卸岭力士之浪屿第一中学出事

    华贵奢华的汽车,高速公路上飞驰,楚坤坐于车内,无暇关注车外景色,他紧盯着手中关于周研的报告,神色说不出的古怪。“啊?”正在开车中的萧言回应道。“楚坤副部长,这份报告没有错,因为这份报告属于机密文件,周研来浪屿市读书的时候,资料从京都送过来,一直保存在南建分部人事部中,今天才取出来,期间没有丢失过,所

  • 青旗沽酒趁梨花我还真是个富二代

    中午的时候,到了饭点,陈凡直接在办公室喊了一嗓子,“中午丹桂轩,我请客,有去的一起啊!”“真的假的,陈凡这个扣比居然舍得请客?”“还丹桂轩,人均一千多呢,这货开玩笑呢吧。”“我看这家伙是被绿了,彻底疯了。”“……”议论声不绝于耳,显然没人相信陈凡会做出请客这种事来。在同事们的眼里,陈凡素来以抠门出名

  • [我的英雄学院]助手在线阅读第六章

    听见女生的答案,姜糖怔了一瞬,浓密纤长的睫毛低垂了下去,似是在考虑什么。几秒后,姜糖起身回到了中间,一双眼眸清丽又明亮。“嗯,我知道了。”她自己也不是很喜欢那种类型的衣服,不穿便不穿,她并不在意。“乖!”,现场粉丝见状齐齐应答,每个人的脸上都漾着浓浓的笑意。对于粉丝老对她说乖,姜糖心里不是很理解但也

  • 秦时明月之羽筱歌衫激情山林间

    不一会儿,二人就来到了萧勇去年噩梦之地,坐在了去年的老位置上。此时此刻,和煦春阳照在二人身上,大家都感觉舒畅万分。“萧勇哥,去年真是惊险万分啊!现在想想,我都还心有余悸呢。萧勇哥真是吉人自有天象,幸运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萧勇哥,你以后的福气肯定会很好。”“感谢清妹子!

  • 火影之吃屎系统之拔刀术——归寂刃(6)

    当毒岛津川来到剑道馆的时候,毒岛枫已经来到这里多时了,正在做着上午时分没有完成的扎马步的日常课业。扎马步锻炼的不止是身体,还有精神,因为这个过程中需要聚精会神,所以哪怕明知道毒岛津川的到来,毒岛枫也没有动弹一下,说一个字。毒岛津川也不在意毒岛枫的无视,静静的跪坐在榻榻米上,等待毒岛枫完成这项日常课业

  • 卖破烂后我成了大佬第6章在线阅读

    第006章那天夜里,温氏整宿都在辗转反侧,几乎彻夜未眠。她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没问题,明明就是六郎占了大便宜,他一人的开销就抵得过其他五兄弟,怎么反倒变成他可怜了呢?至于读书辛苦啥的,这年头干啥事儿不辛苦了?下地干活就轻松了?留在家里忙活屋里屋外那些事儿就轻松了?平头老百姓,尤其像他们这种地里刨食的,

  • 女神之耶路撒冷第2章在线阅读

    睡梦中我感觉有一道光照在我的脸上,然后就感觉口渴的厉害,眼没睁,两只手就开始摸索起来。我感觉自己摸到一丝冰凉,猛的起身“阿黎……阿……”我以为她又回来了,但映入我眼帘并不是她,而是江曼。她穿着睡衣,趴在床边睡着。也许是听到我的动静,她揉了揉睡眼,抬头看向我:“你醒啦?”“江曼姐,这是哪?我衣服呢?”